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盾铁】MEAN BOY

1

史蒂夫二十四岁的第一次开学变得神奇无比。

 

整个教室吵闹得就好像他宿舍里煮沸后的开水,坐在讲台上胡乱蹬腿的青年就好像是整个班级的权力中心,发表着一些史蒂夫听不懂但还满可笑的内容。他努力地保持不笑,然后好不容易在混乱找到空位坐了下来,但接着青年又从那讲台上跳了下来,坐在他前面的位子上,转过头递给了他一套据说是“小练习而已”的卷子。

 

 “抱歉,我不是医学生。”

史蒂夫用手拍拍对方的肩膀,在对方再次转过身时小声说道,他完全不明白那上面的“结石症”指的是什么。

 

青年盯着他的鼻子看了一会儿。

当史蒂夫开始觉得有些尴尬的时候,对方的回答令他更加尴尬了。

“那是微积分的意思。”

 

史蒂夫对于高等数学一无所知。

当然如此,他是个美术生,在文学和体育方面也有一定的努力和学习,但是数学,那学起来可不够容易,起码他在家和军营里的时候,没人会拿着数学课本和他谈论力和力之间的关系。

或许那可能是物理问题,但对他来说差不了多少。

 

“所以,你是个画家。”

他坐在食堂里正打算解开便当外面裹着的红布时,青年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是这样吗,史蒂夫?”

 

“只是还在学习画画。”

他简单地说道,他能感受到其他人都在往他们这边看来,尽管他不明白是为什么。

 

“所以你是靠这个考进来的?那你还是很有潜力,我喜欢画画——”

青年用手撑住头,史蒂夫没去看他,他在忙着拆开便当盒,只是利索地摇了摇头。

“是青少年体育竞技协会推荐的,我得了长跑的第一名,所以他们觉得我应该去上大学。”

 

他们之间出现了相当诡异的冷场。

即使史蒂夫注意到对方表情看上去有点扭曲,但他现在没空管这些,便当盒里的菜色还很新鲜,他本来都有点担心保温的问题,但显然一切都好。这一切都得以确认后他才抬起头看向对方,青年抿着嘴正看着桌子发呆,或许是在思考什么东西。

 

史蒂夫想试着以一种友好的方式圆场,于是他用手将便当盒推了过去。

“你想尝尝我的便当吗?”

他这样说道,并希望这可以产生一点好的效果。

 

2

那效果堪称非凡。

 

“没错,托尼,他挺有趣的。”

当史蒂夫下午穿过校园那些漂亮而阴凉的树荫走廊,回到他所在的寝室,他那位熟悉的室友山姆•威尔森对此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他们是一个体育比赛中认识的,史蒂夫很高兴他能够和一个熟人共住一个屋檐下。

“我们一起用了午餐,然后他说他做完实验室会来这里找我。”

他微笑道。

 

“托尼•斯塔克——他有两辆房车。史蒂夫。”山姆快速地回答道,像要把所有值得八卦的内容都从大脑里倾倒出来。“他是整个学校最有钱的人,毫无疑问。”

 

“我不知道这点,但看上去他挺受欢迎。”

事实上他觉得托尼非常迷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刚进教室的时候还嫌对方有些太过夸张了。

 

“噢——他就是最受欢迎的那个。”山姆顿了一下,“但我得提醒你,那是很不一样的,史蒂夫?”

“不一样?”

“没错。”青年看摊手道“那种受欢迎,和你的完全不一样,史蒂夫。”

 

“我担心的是我能否跟上他的步伐,他想要让我加入他的俱乐部。”

史蒂夫在思考“加入”这个词是否合适,因为显而易见对方已经自动把他列入了成员之中。

 

“你当然会的。”山姆扯了扯嘴角,史蒂夫就好像没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什么问题一样,但他才不会指出这一点。“你只需要赶上那些课程,那对你来说,没什么困难的。”

 

史蒂夫点了点头。

“我会的。”

 

3

他毫无疑问地加入了托尼的小团体。

当然,他不像那位总是安静做着实验的布鲁斯•班纳那样富有科学头脑,对史蒂夫而言,他感觉自己只是——总是坐在那里,然后托尼就戴着护目镜凑过来和他说话了。托尼会和他谈论一下他那些不同颜色的格子衬衫,或者翻看他手上的美术作品,甚至用手拉扯他那条紧绷的牛仔裤。

 

然后他抬起头朝对方微笑,从中感觉自己还是挺有用的。

 

“他们都超棒。”

所以史蒂夫对着追问他的克林特•巴顿这样说道。

 

他的宿舍可比之前热闹多了,他的老朋友詹姆斯·巴恩斯终于也从兵役生涯里退伍回来了,他现在晒黑得看上去就和山姆差不多,他们两个人坐在椅子上抢着游戏完全顾不上这边,只有啥都没有的克林特对史蒂夫的汇报勉强流露出一些兴趣。

“如果可以,我们真该邀请他们一起常常活动。”

史蒂夫说道。

 

“如果斯塔克能够停下那张嘴,也许还有机会。”克林特愤愤不平道,“他不高兴别人认为甜饼比甜甜圈好吃,故意和其他人说甜饼吃多了会得糖尿病。”

 

“托尼说话是有点夸张。”

史蒂夫温和地说道,起初他也有点不习惯对方给自己取的一系列绰号,“傻大个”,“老冰棍”,“美国甜心”之类的——但那听上去逐渐在变好不是么。

“但那真的会得糖尿病,克林特。”

 

史蒂夫在周二的早晨打开了自己的柜子,他拿出那些课本的时候,一封信掉在地上。

 

“先做个深呼吸,史蒂夫。”

赶到现场的青年仔细地打量了他一会,拿着那台最新搞出来的斯塔克手机,以快速的语调说道。他并且企图用手指转动着那正发着蓝光的屏幕来吸引路过的其他人的注意力,那很成功,一群人侧目看着他们。而史蒂夫按他说的那样做了,史蒂夫甚至还用手拉了拉自己身上的棒球外套,那是最大号的了,但他仍然觉得有点小。

 “告诉我,你有喜欢的对象吗?”

 

史蒂夫忽然意识到对方的眼神闪烁得不太寻常。

“呃?”

他说道。

“你?”

 

而对方回答是,“好了,让我没收掉这封危险的信。”

 

克林特夜里大声嚷嚷了托尼·斯塔克下午在化学办公室的昭彰事迹,青年直接引爆了一瓶化学元素来证明他的盔甲对于这些危险物品毫不忌惮,他提醒史蒂夫最好远离这个糟糕的家伙但史蒂夫不那么觉得,那绝不是因为他已经身在其中了,只是他觉得——托尼想泡他,显而易见。

 

他可不想把故事一下子就拉到这么遥远和深入的地方来,但这就是显而易见。

 

大学生活并没有那么难以应付,他们的课从早到晚没有任何规律,是的,史蒂夫完全想不通为什么他们的素描课会排在晚上十点,他错过了好几次托尼的邀请。而一个会做盔甲的青年嚷着要自己用手带着他画画——那听上去就更扯了。史蒂夫当然见过托尼做出来的设计图,也见过后者寝室里那些名贵的画作。斯塔克男孩在向他说谎,但史蒂夫还是拿着自己的蜡笔握紧对方的手掌画了好几张可能只有勉强及格分数的涂鸦。

 

呃,因为那其实没什么不好?对于史蒂夫而言,即使他从来没上过学,也不会对恋爱这种事有着过分敏感的抵触。

 

他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甚至只能让对方在自己的大腿上坐着,只因为他忘记了刚来时说好的约定。

“只有周五才能穿西装,而且只在我打扮得体的情况下,史蒂夫。”

 

“可今天是我的生日。”他小声说道,用手指拉了拉自己绷紧到已经快藏不住某个部位的裤子,“我能邀请你参加派对吗,托尼?”

 

他们的恋情未明,但史蒂夫可不想错过好的机会。

 

4

结果就是“小屋派对”开场前的十分钟,史蒂夫还呆在托尼的豪宅里,他们的家只隔着一条街的距离,史蒂夫在心底计算着时间,一边看着对方那没完没了的打扮。

 

青年的棕色头发打理过后上翘着,他丢掉那身可能显得有点太过朴素的黑色西装换了身酒红色的重新看向史蒂夫,史蒂夫盯着对方胸口半敞开的白色衬衣看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

“不行。”

托尼已经长得够好看了,反正史蒂夫就是不想对方那么做。

“这会着凉的,你第二天没法再吃甜食或者咖啡了。”

而且史蒂夫已经熟练地掌握了和对方谈判的技巧。

“那套黑色的就很不错。”

 

他在开场前五分钟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一切仍然井然有序。

作为派对主人,史蒂夫将能做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比如把那些橘子水和可乐都从冰箱里拿出来,他自己做的意大利面在烤炉加热得敲到好处,那些椅子,桌子的角,史蒂夫都已经小心翼翼地套上了布袋以免他的同学们撞在上面受伤。

 

然后史蒂夫上楼了,他有一个吉他就在他的房间里。

 

他抱着吉他下楼的时候,人潮已经到了,山姆灵活地放了音乐,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史蒂夫问道。

“看见托尼了吗?”

 

山姆耸了耸肩膀,“他似乎在门口那儿。”

 

史蒂夫几乎能料想到对方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不情愿,太小的空间,太多的人,一定会把他的西装皱巴起来。而光是想象到那个场景,就令史蒂夫感到好笑。

他早就建议过对方穿着那件T恤过来玩了。

 

他很快就看见了那个超级天才,对方正在和一个他不认识的女孩说话着,他听得到他们说话,但朝他们挥手或许大叫在这种派对上不太礼貌,史蒂夫挤开人群。

“你把东西放过去了?”

“嘿,一切都很顺利,他没发现。”

史蒂夫抱歉地看向被他的吉他撞到的,正在一边来回跳舞扭动着的同学们,他径直地走向那两个人,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他。

 

“别再玩他,我不觉得他是真正好脾气的那种人。”

红发女孩怜悯地说道,起码在史蒂夫对方正是如此,而他的棕发男孩甩了甩手。

“好吧,我只能说你对他一无所知……”

 

“托尼。”

史蒂夫说道,他打断他们的对话。

 

气氛一下就变了,即使音乐传过来仍然嘈杂热闹。

 “娜塔莎,你知道娜塔莎吧?”托尼似乎要让自己别显得太紧张,但在史蒂夫看来,他显然也没自己假设的那么镇定。“我们的好姑娘,她可厉害了。”

 

“听说你一直在为学生会工作。”

史蒂夫看向被介绍的那一方,尽管无心赞美,他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出色。

“你看上去很赞。”

他和对方握了握手,娜塔莎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我想我还有事要做,生日快乐,史蒂夫。”

 

史蒂夫对于这个生日祝福表示了得体的感谢,然后当他拿着吉他看向身边青年的时候,对方说道。

“而你看上去不太高兴。”

这时候,史蒂夫曾经喜欢过的那种托尼表情又出现了,一点点不满和得意的样子,但现在史蒂夫对此也不太满意。

 

“我不知道你和学生会有关系。”

史蒂夫说道,他盯着对方的脸,希望能从上面看到更多真实的反应,但对方的回答来得很快。

“不,我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情,只是……碰到而已。”

 

他现在意识到他们之间的不一样在哪了,史蒂夫想道。

“我想我们得提早说晚安了,托尼。”

 

5

“我和你上的不是一门课,托尼。”

史蒂夫盯着对方背后的黑板说道,他觉得自己最好现在就这样盯着黑板。在不过分信任自己的自控力这件事上,史蒂夫还没有做错过。

“我们不是一路人。”

 

“噢,这样。”

他没看到对方的表情,但对方的声音显然没有平时的昂扬了,随后他的前座位置被拉开了,青年坐了下来。

“没关系。”

他们做了一节课的卷子,史蒂夫抬头了几次,他的卷子做得还好,但坐在他前面的某人则时不时地转过身来,这极大地影响了他的效率。

 

他把所有卷子收上去后对方仍然坐在那里。

“我们还有说话的机会吗?”

 

“没有。”史蒂夫抿起嘴巴。“我想走了。”

 

青年站起来挡在了他的面前,实际上史蒂夫可以越过他然后出去,但那有点太伤自尊心了,所以史蒂夫不决定那么做。

“你知道我可以走出去的吧。”

 

托尼的手撑在门板上,看上去有点纠结。

“坦白一些,我也没有说你的坏话,顶多是一些不太合适的评价。”

 

“比如?”

 

“你的白色内裤。”托尼发出一声不高兴的嘀咕,“我本来和他们打赌我能在两个星期内让你换上红色的。”

 

“我本来也有红色的。”

史蒂夫静静说道,青年踮起脚瞪着他。

“你该早点告诉我。”

 

“我应该告诉你我内裤的事情?”托尼飞快地说道,“但我告诉你过我的——无所谓了。”

他松开手,让出一个空位来,史蒂夫没有动。

 

“你和娜塔莎之间的秘密。”

他动了动嘴唇,充满失望地说道。

“你打算永远不告诉我真相?”

 

6

“好吧,我交代了。”

他一直想搞进学生会,但他太不安全了,需要一个担保人,而娜塔莎可不好糊弄,因此他得有个担保人的担保人。而娜塔莎想要一个学校里的队长,比如充满勇气正义,坚强勇敢之类的。

那么史蒂夫显然是最佳人选。

 

向“被害人”陈述这些拙劣的计划显然让青年变得有些萎靡。

“她简直是个魔女,一直在那吓唬我之类的,我得说,我对她可完全不感兴趣,但听她的看上去总比不听要好。”托尼没精打采地说道,“这听上去我简直没用极了。”

 

是的,史蒂夫也发觉了这一点,当托尼·斯塔克变得又不再趾高气昂的时候,他心里重新有了那种冲动——介于一点好笑,同情,又充满喜爱之间的冲动。

 

“我得补上一句生日快乐,以及我很想念你提到过的吉他。”托尼撇了撇嘴,史蒂夫忍住不朝他微笑,“那天回去后我的梦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吉他。”

 

“没错,我当时还给你准备了我的生日礼物。”

史蒂夫说道,对方看上去吃了一惊。

“你的生日,给我准备了礼物?”

 

史蒂夫歪过头,揉按在对方耳廓边的手指下移到对方的脸颊上。托尼·斯塔克那张看上去就很牛逼的漂亮脸蛋此刻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显得紧张极了。

“是的,没错。”

毫无疑问对方之前曾向他说谎和隐瞒,但具体是什么,史蒂夫在对方坦诚前还从来没有确定过。他认为那很糟糕,但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加以揣测。同时他又不愿意和一个说谎的人再相处下去,即使他很喜欢对方,也不可以。

 

史蒂夫慢慢地,真正凑近了过去,托尼的棕色眼睛一直看着他,这让事情变得既难办又简单,他含住对方半张着的嘴,舌头轻轻舔刮着口腔那些敏感的壁垒,直到对方的舌头和他的缠在一起。

史蒂夫到头到尾都冷静得可怕,另外,他的手一直在对方的屁股上。

“告诉娜塔莎你们的计划结束了,我会作为你的男朋友,加入学生会。”

他说道,对方的表情变得再一次得意起来。

“我当然会告诉娜塔莎,再也不会有什么队长计划。”

 

而史蒂夫很满意这个答案。

“另外你得把的那份“情书”还给我。”

 

这件事他毫无疑问猜对了,他也承认,偶尔听见对方抗议大叫其实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FIN

 


评论
热度(28)
  1. 一根野生的大鸭毛Richmond 转载了此文字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