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盾铁】《狗》完整版

很糟糕的写完了后续,感到非常抱歉……


离婚通常意味着人生中的另一次清算,初次始于成人的那刻,衡量自己的价值然后创造绝对属于自己的财富,然后第二次清算到来的时候,托尼•斯塔克一点也不后悔自己没有签署什么婚前协议,绝对没有。

 

他当然不会要求美国队长脱掉他买的西装,皮带,和白色纯棉内裤,而史蒂夫•罗杰斯看上去也没有打算逼他吐出那长达好几年的爱心早餐,午餐,还有晚餐。他们在这个“清算”的过程中对待互相可友好了,轻微的争执完全不影响他们盯着彼此放狠话的同时还能礼貌地把其他复仇者送出会议室。

尽管事实上大多数人是自己开溜的。

 

他们可不仅仅是一对人到中年而变得貌合神离的公事夫夫,他们是复仇者——复仇者要做的事有很多。

 

他们细致地划分了复仇者团队,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各自得到了一半愿意和他们搭档的伙伴们。在西海岸,他们的另一间办公室,史蒂夫会带着一半复仇者去那里工作,即使史塔克大厦顶楼的那张大床和大床上的人不再是他的了,但他总可以拥有其他别的的东西,比如,纽约的复仇者管辖权仍然有一半在他手中。

 

基于以上,托尼就认为他们的清算有待商量,但复仇者的其他人却表现得对此毫无意见,他们才懒得理解每个星期有五天,有一半人要乘飞机回来集合这件事在根本上到底有多么不靠谱,这是领袖们才该管的事。

他们那两位分开而治的领袖们——钢铁侠不再捧着他那印着美国队长图案的马克杯喝着昂贵的咖啡嘲讽其他人的无能了,他总是靠着门边眯着眼睛不断用目光扫视着周围,而美国队长则靠在另一旁,手上握着杯可怕极了的不加糖黑咖啡,把经过客厅企图东张西望的人身上的毛病分析了一遍且毫无道德地说得极之响亮。

说真的,谁也不想理睬这对脸色臭得一样可恶的旧情侣。

 

他们看上去可理智了。就差没互相在大庭广众拿起离手最近的工具往对方砸去,聪明如黑寡妇也有点后悔一个星期前拒绝了让神盾局的人来给他们做点心理检测。

 

“你的脾气变差了,史蒂夫。”

黑寡妇倒了些红酒在对方的杯子里,这一晚终于托尼和没有和史蒂夫共处在一个客厅里,斯塔克集团需要一个总裁去参加他们这个季度的晚会,而自从清算开始后,公事外他们呆在一起就会出现让人感到严重不适的气氛,假如他们以前不会一起靠在沙发上没完没了地接吻,或许这就不会有那么的严重。

 

金发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礼貌性地接过了酒杯抿了一口。

“有很多东西很难说清。”

葡萄酒在试图让他变得放松些,可美国队长仍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他想要将那些令他怦然心动的和致使他厌恶不堪的东西都转化成实体来显得客观一点,但那真的很难做到。

“你知道有时候托尼会做一些傻事。”

他只是这样说道,同样的,他意识到自己也在犯傻,这也是他为什么最近越来越焦躁的原因之一。

“我们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处理,没有办法不面对对方。”

 

“你们基本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女间谍指出这一点。

“你们只是在拆家,我想是这样形容吧,鉴于你们一直声称这是个‘家’。”

 

“没错。”

他叹了口气,他想起了自己生气时候不小心掰断的椅背。

“我们互相的影响非常恶劣,分开一些时候会比较好。”

 

“那你只需要把我的狗留下,别带走就好。”

非常的熟悉声音在他们身后冷冷地响了起来,穿着一身盔甲的男人显然是直接飞上来的。史蒂夫意识到那个晚宴的着装应该是西服和漂亮的酒红色领结,但现在情况明显变了。

 

他上前了一步,对方也跟着朝他走近了一点,降下了面罩抬着头瞧他。

 

“你又做了什么,托尼?”

“哈,做我该做的。”

“复述你的任务,钢铁侠。”

“除暴安良。”

“……”

 

娜塔莎•罗曼诺夫探员若无其事地放下酒杯从他们之间走开了。

 

恋人之间总有一些小秘密,有时候是针对彼此的,那会造成伤害,而有时候则是共享的。

 

他们第一次贴近彼此的时候曾发生了一件相当荒唐也有趣的事。由于前半个小时前史蒂夫的表白或者如何,他们最终独处在一张沙发上,托尼已经喝得非常醉了,以至于金发男人捧住他的脸颊试图亲吻他还在喋喋不休的那张嘴时,他在幻觉里还以为对方是只黏人还有点可爱的大狗,于是他咧开嘴,朝着对方喵叫了一声。

 

那逗乐了史蒂夫,第二天酒醒后的钢铁侠固执地声称自己只是太想要一只金毛犬了,并为此列举出了许多理由,漂亮柔顺的金毛,水汪汪的眼睛,还有好身材和忠实的品格。史蒂夫不为所动,他更喜欢,更想要一只猫咪,哪怕有点爱挠人也无所谓,某种程度上他就是喜欢接受挑战。

 

但最终史蒂夫还是接受了对方的答案,他们一起假设那会是只漂亮又勇敢的拉布拉多,不给它取名,只是喊它“狗狗”,然后在假设里做了更多的假设。

 

而事实上,他们从没有真正地计划去养一只宠物。那会占据他们大量的时间,他们的工作,任务已经够严峻了,失去一只心爱的宠物会让他们平添不必要的心碎。对于史蒂夫来说,在想象中有一只他们共同照料的宠物,那已经足够好了,他们会暂时忘记那一天任务里不尽人意的地方,托尼会躺在他的肩膀上大谈特谈他的爱宠计划。

 

那让美国队长感到非常快乐,他会揉弄对方那头微微卷曲的棕发,然后微笑着答应对方他会在第二天的晨跑时顺便带他们的狗狗出门散步。

 

他甚至还喜欢听托尼说着如果洗澡时候狗狗甩了他一身水,说他会把对方拎出来痛骂一顿的内容。那其实有点好玩,因为史蒂夫总会有种错觉托尼仿佛是要将他从浴室里拉出来痛骂,但他洗澡从不玩水,两个人一起也不。

他只是会黏住对方,延长洗澡的时间而已。

 

他们一直设想它,完善它,除了没有真正养它,别的几乎什么都做了。

 

“你最好别哭。”托尼说道,他没有卸掉装甲,径直躺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那实际上比哭来得更加糟糕,垂下眼的金发男人把手放在了两侧攥了起来,抿紧的嘴巴好像不打算理会他的挑衅,他真希望自己真的是永久性的铁石心肠,不会在事后为此而感到后悔。“那是我的狗。”

 

——他甚至不想让自己参与或保留他们一起共有的幻想了。

意识到这点使史蒂夫既愤怒又伤心,他看向阳台的角落,他曾经想象过那里该有个狗食盆,然后他抬起头来,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他们的清算远没有结束。

当索尔从仙宫回来的时候,所有人才意识到他们一点也不了解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分开的原因,他们一直在——致力于看热闹,直到雷神和蔼可亲地搂住了他的另外两位搭档,询问着他们近来的性生活可好。

 

钢铁侠大喊着“很好”的同时,美国队长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一群人下意识地向他们所在的位置后退了一点。

 

从三年前他们就在猜测钢铁侠什么时候床上会有个漂亮妞,并不是说复仇者不信任这位领袖和那位领袖之间存有的深厚感情,但成为爱侣,那可是一件比生活更难经营的事情,退回成为朋友这种事在他们这群人之间有时候反而是件好事。

但事实是,三年来钢铁侠床上都只有一个胸肌饱满,手臂肌肉也过分结实发达的金发“妞”。

 

“我们仍然睡在一起。”

史蒂夫抢先一步地说道,他已经看见克林特偷偷地拿出手机在按动了,即使分开他也不想让钢铁侠重新回到娱乐杂志的头版头条。

“这毫无疑问。”

 

“可队长,你们已经分开了。”

黑寡妇配合着这位队长投来的眼神轻松地将克林特的手机没收丢进了她腰间的装备带里,然后露出有点讥讽的微笑提醒道。

“托尼告诉每一个人,说他那张大床从此以后只有他和他的盔甲。”

 

“口是心非而已。”

他简单地说道,但这已经把他身旁的男人给激怒了,后者甚至不自觉地踮起脚来瞪着他。

 

“哈喽?我要先确认一下这里还有我说话的位置吗?我,才是当事人。”

托尼•斯塔克总不能故意去拉掉那另外半条被子把对方踢下去,那太小气了,虽然他以前就干过。

“只是狗狗想你,我才让你睡上来的。”

 

史蒂夫注视着他气得翘起来的胡子。

“是你没照顾好它,所以我不得不回来。”

自从“狗狗”问题后,他们比以前更僵持,更加行为诡异了。

 

“所以你们真的养了条狗?我还以为娜塔莎只是在讲冷笑话。”黄蜂女在半空中向他们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从没见过你们带它出来玩。”

 

失去美妙的手机而显得足够可怜的克林特悻悻道,“那是因为他们疯了!”

而这一次,他终于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同,在钢铁侠侃侃而谈他的拉布拉多,和美国队长脸红着结结巴巴说完他的养狗心得之后。

 

复仇者们一致认为这对前情侣患有严重的妄想症。

 

“够了。”

雷神伸出手臂,将他们一左一右地重新搂回了他的怀抱里。他的笑声听上去充满真诚,但接下去的话语又仿佛容不得他人对此产生半点质疑。

“你们应该养一条真正的狗。”

 

这绝对是钢铁侠听说过,最荒谬的建议之一。他上一次听说这样的建议是来自,好吧,他不确定自己真的有记得。

 

那很有可能是来自佩珀,也可能是罗迪,没办法,钢铁侠亦或者托尼•斯塔克少数难以拒绝的那几个人都在这里面了,他们最爱对他发号施令而他认为这尚还可以忍受,不仅是因为他们爱他,还有他也一样爱他们。

罗迪的要求过分得令他印象深刻,因为佩珀只会要求他管好自己,而这个家伙却代表军方要求钢铁侠和美国队长一起共同拍摄“提倡安全性爱”的避孕套宣传海报——那听上去真的超诡异,何况似乎里面还藏有难以言喻的信息量。

 

然而注意到史蒂夫在认真听讲的时候连金发都竖起来的样子时,钢铁侠就意识到这项要求在他这里已经完全无条件地通过了。

 

他的卧室角落里至今还留着那一打的海报。

 

但无论怎么说,还没有一个可以和尊贵的雷神索尔给出的建议相媲美。

 

托尼为此用力地翻了个白眼,在头晕目眩之前他拿起一旁的扳手对准了装甲台上的手臂部件,注视着那些金属的地方,涂装色还没刷上,但他已经想好了用什么颜色。

 

“把午餐放在那边的台子上就够了,队长。”

他侧过头看了一眼从门口进来的人说道。

 

距离他们被复仇者们首次一起鄙视才过去了四个小时,但是午餐时间早就过去了,他只是不想对于那些荒谬的奇思妙想作出任何回击,即使这有点不够斯塔克。

“谢谢你抽空过来,但如你所见,我还有很多工作。”

托尼抬起沾着机油的胳膊向对方假笑了一下。

 

“没有关系。”

美国队长端着餐盘坐在了离他远远的那张小沙发上,那平时是托尼通宵后最爱躺下的位置,现在却被男人端坐在那里。说完话的男人就那样沉默地,耐心地坐着,他一直善于这样的攻势,带给某人足够的安全感然后进一步地施加压力。

“我的时间很充裕。”

 

某人,或者说托尼,真的相当讨厌这一点。

也许他本能够专注在技术问题上,但承认自己的心思不在那儿是比较简单高效的做法。事实上,他一直心不在焉,想着许多听上去有点可笑的内容,而那些很有可能也正是对方现在最关心的内容。

他丢下扳手,转过身看向对方,史蒂夫•罗杰斯正拿起他的工程力学杂志像模像样地在那里翻看着。

“好吧,我们不妨先谈谈?”

 

引起一场和史蒂夫之间的争吵,要比在纽约城市高空送走一枚核弹来得容易千百倍,他只需要假装听不见对方的话。

 

有时候他会选择听不见“一部分”,这是他的诀窍之一,少量的“听不见”会让史蒂夫对他又气又笑,好吧,那可能更接近于的调情手段而非沟通方式,但有时候,比如一些他极度讨厌的话题时,统统听不见就成了钢铁侠的风格。

 

他正在将这种风格保持到底。

 

而美国队长蓦地站了起来,每次他这么做的时候都带起一种微妙的压迫感,这次连机器人也没能幸免,小呆受到惊吓往后乱退着“砰”地一声撞上了橱窗。

“放下你的工具箱。现在。”

他提高了声音说道。  穿着工字背心的男人摘下他用餐时候仍然戴着的护目镜,抬头看着他,嘴角弯了一下。  

 

“所以你真的想要条狗。”

托尼用力地嚼着餐盘里的牛肉,假装不在意说道。反正他就是故意激怒对方的。他弯腰往旁边靠过去,伸手拿住一顶金色假发丢到受惊后围着他正转动的小呆头上。

“喏——你要的机器狗。”  

 

戴着金发的机器手一下子就忘记了刚刚的恐惧,转过来兴奋地晃动着,向史蒂夫发出了几声它能做到的最像狗的叫声。金发男人克制着捂住自己耳朵的冲动,勉强微笑着摸了摸它的金发。

 

他们十分钟前在争吵,十分钟后却瘫在沙发上一起唏嘘感叹,史蒂夫用手搂住对方的后背,听着对方打了个嗝后的嘀咕。

“说真的,我们上哪弄这样一条狗?他长得又壮又结实,但看上去又很可爱,还得会自己上厕所——”

 

史蒂夫补充了他的话,“还有洗澡,两个月前他就会了。”没错,在他们共有的脑洞里。

 

“完全正确。”他们同步且一致发出长长的叹气,然后托尼继续说道:“他和他的主人一样,充满勇敢,智慧,适应能力也极强。”

 

 史蒂夫怔愣了一下,抿着嘴唇不让自己看上去想要露出笑容,他匆匆地说道,甚至还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其实我觉得他更像你一些,即使偶尔有点邋遢,你得注意这点了,托尼。”

 

托尼转过头来,瞪视这个不懂害臊的美国队长。

他试图从对方脸上其中找出一丝破绽来,但他看到只有他相当喜欢的那种笑容,最终他放弃了,然后带着点无力,强调地说道。

“我说的本来就是我,还有根本没人觉得钢铁侠邋遢——”

 

因为那些工作带来的汗水与邋遢感也是钢铁侠的魅力之一,史蒂夫在心里想,他几乎忘记自己刚刚在发火了,就像对方忘记本来不想和他说话的一般。

“没关系,那其实挺好。”

 

复仇者们在当天下午三点出发,一起合力消灭了四处攻击纽约的下水道怪物。美国队长在通讯里大声提醒着自己的团队注意那怪物身上附带的奇异黏液时,钢铁侠一个手炮砸碎了他脚边的井盖,从那里面沾着一身可怕的恶臭物爬了出来。

 

作为一个好人,史蒂夫还想假装没有看见这样窘迫的场面,但他的手已经不受控制地先往对方那里伸了过去。

“还好吗?”

 

“提醒我下次在盔甲里放个空气清新剂。”

对方言简意赅道。

 

顺利的任何和工作总令人感到神清气爽,只不过钢铁侠要在浴室冲洗了半个小时后才愿意这样认为。他用浴巾擦拭着还湿漉的头发走回所有人最爱的客厅,沙发的位置空着一半显然是故意留着的,史蒂夫抬着头在看他,手上还把他最喜欢的那本杂志拿了起来。

 

他怔愣了一下才接过那本杂志坐在了对方的身边。

 

杂志上的金融消息可没法博得钢铁侠的欢心,他的目光全逗留在广告纸上的页面,一边侧过头去偷看对方——美国队长正弯着腰在泡茶,一边讲着其他人的情况。

 

他在对方那听到了女特工的任务安排,鹰眼和猎鹰的下周假期,或者还有一点点雷神和他那个糟糕弟弟的消息,但托尼想的却是别的。

 

他们前一天在一张床上睡觉,前十二个小时在众人面前丢脸得一塌糊涂,前六个小时争吵,又和好,前一个小时,他们还并肩作战。

但这不意味着什么,托尼很清楚这一点,他知道史蒂夫也明白。

 

“所以我们真的要领养一条狗?该死,其实我讨厌狗屎。”

但他还是试图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样子开口问道,他开口就意识到他仍然在乎极了,那很糟糕而钢铁侠没法控制这桩事。

 

他们没法不来往就离开彼此。

 

“我想是。”而史蒂夫轻声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他的声音几乎就快听不见了,但托尼却听得很清楚。“我想我可以负责解决那些狗屎。”

 

这句话有点不太文雅,但托尼觉得它出乎意料的动听。

 

或许是夕阳太过漂亮的颜色蛊惑了他这位花花公子,也或许正中了美国队长怀旧的心意。他们靠在沙发上接吻的时候,托尼开始相信这一切会有好的转机,或许他不必分割他那超过五百亿的家产也能赢回他最想要的——尽管按着他后脑勺温柔咬着他嘴唇的男人根本一点也不在乎那些绿色钞票。

 

事情在第二天就发生了突破性的转折,神盾局联系了一名领养宠物的专家。史蒂夫得到了很多只狗的挑选权,这同时也带了相应的影响,他们不必再讨论是否要听从索尔的建议一起去弄只真正的狗了。

 

“去吧,选两只好看的回来,但我得说我享有优先选择权。”男人坐在沙发上嘀咕着,“该死的我怎么没想到买一只呢。”

 

史蒂夫穿上外套,看了一眼靠在沙发上的男人,只一眼他就知道对方对此没什么高兴的。但当美国队长抬起头对着天花板只呆呆地说了声“我很快就回来”时,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在和谁做着基本无效的沟通,而那个当事人只是——弯起膝盖,躺在沙发上把杂志盖上自己的脸。

 

不是一个好主意,史蒂夫过去会那么说,但现在他匆匆离开了。

 

他回来的时候已经超过了工作族们下班的时间,但街头仍拥挤混乱着,某个人曾告诉过史蒂夫这就是城市繁荣的证明之一,但他还是因为红灯时候那些刹车声和按喇叭声皱起了眉毛,

 

他两手空空地回来,大厦里常住的人并没有外界想象得那么多,除却英雄的身份,更多人愿意在“下班”的时候做一个普通人,他们有自己的家,所以史蒂夫轻而易举地在经过两层楼后,在实验室里找到了对方。

他不想询问贾维斯,也没有到询问的时候。

 

日落的黄昏仍旧很美,尽管夜色已经侵占了大半个天空,但末根处还是渗着一些夕阳的颜色。

 

“是的,那儿的狗都很可爱。”史蒂夫开始说的时候,仍然能够回想出那个房间布置出来的样子,那几乎是一屋子的爱与热诚,对动物充满爱意的人们在里面下了许多功夫,他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养了很多只金毛,还有泰迪,沙皮犬,有些我也说不上来,它们都看上去不错。另外他们还养了猫,那真的……挺棒的。”

 

钢铁侠喝了半杯咖啡放了下来,掉过头来看他。

“听上去显然是你会喜欢的那种。”

 

“或许。”史蒂夫耸了耸肩膀,“我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观察他们。”

 

这相当有趣,托尼咧开嘴朝他笑了起来。

“因为他们很麻烦,你想到就感觉头疼。”

 

他摇了摇头,“不是那样,他们看上去还没有你让我会来得头疼。”

他说的可是百分百的实话,然后得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白眼。

 

“所以。”托尼用一种轻松的口吻说道,那听上去真的自然又随意。“其实你想说的是,那里没有你心目中那条合适的狗。”

 

史蒂夫沉默了一下,他必须得先承认这个答案。

“是的。”

 

“但其他也很棒。而那不是你不想要它的原因。”

托尼继续说道。

 

史蒂夫在心底默认了这一点,尽管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如此确信。

“我只是不确定我们在这个情况下会需要它。”

 

他不知道那个吻能带来的含义,也不止那一个吻留下的问题,但好的解决方法显然不是直接带一条狗回来。

 

“如果你想要,我并无反对意见。”

钢铁侠回答了他。

 

“那会让你变得更加寂寞。”

史蒂夫低声说道,整个房间里现在变得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了,他看到对方的表情在渐渐隐去那种神情,那种在消极,失落的时候强加出来的神情。

“我不想那么做。”

 

他们都会变得更加寂寞,就好像以前那些凋零的岁月里所发生的那样。他们会试图抚养它,由于过去的想象和假设太过简单与完美,然后失望,迷茫,接踵而来,史蒂夫从不畏惧那些,但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得到它们,那条曾经只在想象中的狗将他们之间拉扯得有多紧密,现在就会将他们推得有多遥远。

 

他没有喝完那杯马克杯里的咖啡就独自回到了西海岸。

 

世界并不是总有那一种惊天动地的大事件,有时候只是一些劫犯,甚至小偷。但随之而来的烂摊子却不会变,他们仍然在小心翼翼地观察,监督这个世界,以防止有难以预料的风险意外等待他们被迫接受。但在那之外的世界,大大小小的报纸每天都在讨论他们之间的财产分隔问题,就好像复仇者在此时又不止是需要小心提防的危险与威胁了,而是成为了一笔看起来极为丰盛的谈资,钢铁侠与美国队长的权力之争就像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最有可能崛起的一个历史节点,但事实上他们过得,几乎平静如一潭死水。

 

他们参加了一些人的葬礼,钢铁侠穿着西装站在美国队长的身旁,免不了葬礼总会在意个难以愉快起来的阴雨天,他们合打着一把伞,托尼•斯塔克侧过头去看对方,金发男人正盯着墓碑上的字。

 

史蒂夫侧过头看回他的时候,盯着他打理整齐的小胡子笑了一下。

“你带了钢笔。”

他说的完全是另一桩事,但托尼知道怎么回答。

“没错,我的习惯。”

 

他们散场的时候握了下手,鉴于钢铁侠据说要发布一些新型清洁能源的数据,史蒂夫注意到对方走得格外快,他看着对方上车,红色的跑车一瞬间就消失在雨和雾里,然后山姆撑着另一把伞靠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担心,你还有你的养老保险金。”

 

“我会考虑把你调回去的,山姆•威尔逊。”

史蒂夫开口道。

 

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来得很快,并没有那么多的试探和揣测,解决了一桩不算严重的抢劫案,后托尼用一杯咖啡请他去了那附近的咖啡馆,尽管史蒂夫对于咖啡并不热衷,但他总还算是愿意坐下来和他身边的这个男人度过他的非工作时间。

 

那杯咖啡时值不到三美金。

 

但现在对方这样说道。

“我想只是不合胃口而已,队长。”

 

托尼•斯塔克是真的感到胃部强烈的不舒服,加上他的团体,他可爱迷人的复仇者搭档们正在一边念念有词着。

 

“关系越亲密,他们就会越疏离,这是人类的自我防护机制,托尼是个超级幼稚鬼,现在队长也被感染了。”克林特说道,“你看见了吗,娜塔莎,他痴痴地看着托尼的背影但是就是一言不发。”

 

“那只是目送。”他躺在沙发上按住自己的胃部说道,“停止使用那些你从言情小说里找来的词语,克林特。”

 

女特工表示赞同,“那让你显得矫情极了。”但她的目光又落在陷进沙发里,正哼哼唧唧的钢铁侠身上,“但令你也一样,托尼。”

 

托尼觉得自己不反驳只是出于尊重女性的原因。

 

人们坚信他们会发生更多的事情,但一切都好像戛然而止了。

承认没有狗就好像打碎了孩子们对于圣诞老人的遐想,他们会成长,尽管没有那么快乐,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不再半分不合地靠在他们那张压根不专属于他们的沙发上争吵,他们真的成了远距离的工作伙伴,并且从执行开始就变得非常坚固,宛若美国队长的决心一般。

 

 

当大半个秋季过去,史塔克大厦在不知不觉中又加固了两层的时候,托尼开始承认,神话一个人是错误的。而邀请对方加入复仇者仍然是他做过的最好决定之一,因为这直接避免了他被酒精谋杀,以及死于那些不正经的事件里。

 

钢铁侠如今的大脑里饱含不知多少辛酸的人生哲学,他靠在那些盔甲柜子边上的椅子上睡着前,已经忘记了自己回驳自己的次数。

 

史蒂夫弯下腰去拾起了那些掉在地上的草稿纸。

那些数字他永远搞不懂是什么意思,很多人也不会明白,史蒂夫在心里默默感叹,但那些意义不会因此就消失不见,钢铁侠的成功也是如此。

 

但醒过来的托尼•斯塔克就像个笨蛋。

“我的生日到了吗?”

他睁大了眼睛试图扶着一旁的椅子,但半个身子仍躺在那儿,看上去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

“队长?你带来了其他人的礼物?”

 

“不,没有礼物,只有我。”

史蒂夫听见自己这样说道。

“另外你的生日还有很久很久。”

 

他们的单独相处简直让托尼感到窒息,他清醒过来的那刻就这样意识到,何况史蒂夫还在讲话,简明扼要地指出他最近的不正常状况。托尼从来没有搞懂过这一点,为什么在他自己身上所发生的,对方总是能早一步,甚至好几步就发现异常,他们可隔着遥远的距离,也没有了那些亲密的消息和联系。

 

“即使就暂时而言,你也很不对劲。”

史蒂夫的蓝色眼睛看着他,托尼看着对方的嘴巴一张一合着。

“他们至少四十多个小时没见过钢铁侠从这里出来挖苦他们不够活跃的思维细胞了,他们不想念挖苦但挂念他们的老朋友。”

 

他完全不知道如何回答眼前人的话,他的手臂还挂在对方的肌肉里。

 “一个星期前,我想我该收拾一下自己。”

这不是个好开头,托尼告诉自己,但他张开了嘴就得说下去。

 

史蒂夫简单地“嗯”了一声作为应答。

 

“但我去拉抽屉的时候发现你拿走了安全套,所以我想我们……”

“你需要用安全套?”

“这该是我问你的问题。”

 

“事实上,我发现那里都是用剩下的。”史蒂夫慢慢说道,“所以我把它们清理出来,扔掉了。”

 

“我以为那是我们完蛋了的讯号。”

托尼瞪着对方说道,然后他感到松弛,忍不住把话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我感到……失落。”

 

而对方听上去冰冷极了。

“所以你想要用安全套?”

 

“我只是想把它们扔掉。”

钢铁侠选择将台词变得再简单明了一些。

“闭嘴,罗杰斯。”

美国队长发出的笑声让他恼火极了。

 

他站起来,推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找到他的遥控器。

“你来得正好知道吗?队长。我尝试做了一个小玩意,它绝不像九十年代那种电子宠物游戏,我们有上千万张动态图作为参考,它的模型绝对比你在电影院看到的特效还要奢华,而交互AI参考了贾维斯的——”

他看见史蒂夫在认真地听着,这很好,好到令他叹了口气,中断了那些解释和说明。

“你知道我并不是想在你面前卖弄这些。”

 

史蒂夫的回答是,“我非常明白。”

 

“尽管我没必要在你面前卖弄,但还是得说它超级棒,简直无与伦比,没有一只宠物会得到主人那么多的注意力。”

过分的夸大是对自己的不自信,托尼让自己忽略了这一点,但史蒂夫没有忽略。

 “听上去似乎如此,托尼。”

 

“但我发现那行不通,我们都以为那是关键不是吗?”他站起身来转了一圈,拿起按钮关掉了屏幕上还在跳动的模型。我们的关键在于,我们就该让那条狗死掉,我们应该坦诚宣告死亡。

 

“我每天都有给他喂东西。”

史蒂夫微笑。

 

“但在我这他病了很久。”

要让钢铁侠来承认这一点,他也仍然感到难受。

 

史蒂夫的声音听上去没有变化,他只是平静地说道。

“你认为它死了。”

 

“我认为我们还是复仇者。”

托尼垂下头,那让史蒂夫看不到过去那双明亮的眼睛此刻的样子,这让他想起他们最低谷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不愿见到彼此,但现在是恰好相背的时刻,他们在为那些做着补偿。

 

“我们得做得像点复仇者的样子。”

钢铁侠扯了扯嘴角说道。

 

恨总能比爱长久,他毫不费力就能知道这一点。托尼•斯塔克已经在过去的岁月里在很多人身上实验并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别的,像生活,在发生了那些令他们愿意彼此憎恨的事后,当磨灭的热情随着时间又暗自死灰复燃,他就像他曾经的十五岁那样,在自己把那只愚蠢的机器狗给踩坏的盾牌重新修好时,他总还是能够爱上那个人。

 

这就很糟糕了,尽管钢铁侠能够现在立刻在屏幕上默写出一百个全世界最伟大的公式,但对于这件事,他依然无能为力。

“索尔不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里德也不能。

 

“因为我们的问题就出自于我们。”

很不幸那场冲突在某种程度上揭开也撕毁了托尼•斯塔克的幻想,他们甚至不是对合格的搭档,他们把世界弄得乱七八糟,他甚至害死了对方。

这正是他迫不及待在对方回来的时候开始着手准备另一份协议的原因。

 

“这并不总是常有的。”

托尼忽然说道,从那些思绪里跳出来面对男人的目光,和想象中躺在他腿上的那只金毛犬。

“概率上来说,它可能比我忽然破产或者你成为首富的几率还要低上一半一半,如果我称它为无限接近于零,原谅我……那并不是有意的冒犯。”

 

“没错。”

史蒂夫轻轻地说道。

“我喜欢你这个比喻。但我想我们搞错了需要的顺序。”

 

人们在床上了解很多事,他们上床,然后共享秘密,财产,试图证明性爱之外的意义。他拿走他们床头的那盏台灯,而托尼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个定位仪,那结果是他又交出了电子追踪器,战争在他们之间变是一场你来我往的背叛,它悄无声息地剥夺了那些原本值得他们去珍惜的东西。

 

 “并不仅仅因为我们是复仇者。它不该是我们感情的一部分,在那里面,我只意识到了一点。”史蒂夫相信许多事,他对于这其中的大多数都抱有极高的期望,可造之材太多,而世界的复杂程度又总难以想象,因而他的生涯里,无论审视任何一桩事情,总需要掺和上方方面面的内容。

而那条狗是个例外,他发现他们如此轻松而不费力地构建起了和它的关系,但事实上他们并不是以想要一条狗的初衷而养了它——

“那正是因为你爱我,而我也爱你。”

他需要托尼,世上没有比这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它不是真的。”托尼武断地说道,然后他感到一阵头痛,他没法判断那是身体的不适还是因为眼前他又一次无法独自收拾的局面而难受着。

“我们找不到方法来维持信心。”

 

“我们的信任危机已经过去了。”

“什么时候?”

“你会知道的。”

 

“我们分别的时光已很漫长,别把它当作一种惩罚来对待自己。”

史蒂夫手摸在那些柔软的图纸上,抬头看向对方。

“我可以用我军营生涯的经验来告诉你,这种真实感受有多么的直接,托尼。但我不要那么做,不能那么做。”

他冷静地说道,他早该这么做了,但是他没能够,只因为他也在不断地尝试着学习,他们都该需要学习更多,没有人能够轻易摆脱过去的阴影而安然生活。

“在那里我学会了很多,但有些事无法学会,你必须自己去感受,那没法作弊,即使你是钢铁侠。”

 

他们之间曾经有东西是错的,在那个对视里有个警铃一样的东西忽然敲打了他,也敲打了托尼。跨回来远没那么简单,离开又让他们都感到不自在,但总要有个人先那么做,他们不能那么含含糊糊地通过一些看上去脉脉温情的东西就保持着关系,史蒂夫的本意不是那样,他只是想要对方快乐。

 

他向前跨出了最后一步。这已经是退无可退的空间了,没有盔甲的钢铁侠神情复杂地看着他,但史蒂夫觉得坦然,从未有过的坦然,因为他们之间不必再有任何的掩饰。

“我们当然会维持到下个世纪,只要我不再被冰冻起来。”

他向对方微笑,又垂下眼睛。

“我想我们之间不可能永不发生争执,但那没什么关系,我承认那会存在。”

他轻声说道。

 

他的额头贴紧着对方的额头,彼此的呼吸声几乎可以听得见,托尼显然没有挣扎的意图,史蒂夫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对方用手捏住了自己结实的手臂,那不疼,反而让他有点想要落泪,这对于大兵而言可是非常罕见的情况。

但现在也没什么了,对方手指插入他的那头金发里,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叹息。

“哪怕依然是谎言,战争,还有鲜血?”

 

“在那之前我们不必做任何揣测。”

史蒂夫说道。

 

“我痛恨看到你死去,也害怕自己死去。”

托尼•斯塔克爱怎么做就怎么做,那可一直都是他的权利。

假想一些有趣,不凡的可能本身就是科学家的天性,但美国队长比他想象中做的还要更好,那某种意义上让钢铁侠的大脑过载死机了。

 

“我想最好的方式永远是——你知道的。”

史蒂夫凝视着眼前这个人,就好像他永不厌倦这么做一样,这让棕色眼睛的主人变得松动,发出低低的笑声。

“是的,当然,我很明白。”

 

他们的嘴唇就快要贴近在一起的时候,美国队长再次开口道:

“我们还需要遗弃那只狗吗,托尼?”

 

钢铁侠伸手拉住他的皮带,回答了这个问题。

“假如你吻我,那就不。”

 

FIN


评论(3)
热度(70)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