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盾铁】狗(上)

离婚通常意味着人生中的另一次清算,初次始于成人的那刻,衡量自己的价值然后创造绝对属于自己的财富,然后第二次清算到来的时候,托尼•斯塔克一点也不后悔自己没有签署什么婚前协议,绝对没有。

 

他当然不会要求美国队长脱掉他买的西装,皮带,和白色纯棉内裤,而史蒂夫•罗杰斯看上去也没有打算逼他吐出那长达好几年的爱心早餐,午餐,还有晚餐。他们在这个“清算”的过程中对待互相可友好了,轻微的争执完全不影响他们盯着彼此放狠话的同时还能礼貌地把其他复仇者送出会议室。

尽管事实上大多数人是自己开溜的。

 

他们可不仅仅是一对人到中年而变得貌合神离的公事夫夫,他们是复仇者——复仇者要做的事有很多。

 

他们细致地划分了复仇者团队,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各自得到了一半愿意和他们搭档的伙伴们。在西海岸,他们的另一间办公室,史蒂夫会带着一半复仇者去那里工作,即使史塔克大厦顶楼的那张大床和大床上的人不再是他的了,但他总可以拥有其他别的的东西,比如,纽约的复仇者管辖权仍然有一半在他手中。

 

基于以上,托尼就认为他们的清算有待商量,但复仇者的其他人却表现得对此毫无意见,他们才懒得理解每个星期有五天,有一半人要乘飞机回来集合这件事在根本上到底有多么不靠谱,这是领袖们才该管的事。

他们那两位分开而治的领袖们——钢铁侠不再捧着他那印着美国队长图案的马克杯喝着昂贵的咖啡嘲讽其他人的无能了,他总是靠着门边眯着眼睛不断用目光扫视着周围,而美国队长则靠在另一旁,手上握着杯可怕极了的不加糖黑咖啡,把经过客厅企图东张西望的人身上的毛病分析了一遍且毫无道德地说得极之响亮。

说真的,谁也不想理睬这对脸色臭得一样可恶的旧情侣。

 

他们看上去可理智了。就差没互相在大庭广众拿起离手最近的工具往对方砸去,聪明如黑寡妇也有点后悔一个星期前拒绝了让神盾局的人来给他们做点心理检测。

 

“你的脾气变差了,史蒂夫。”

黑寡妇倒了些红酒在对方的杯子里,这一晚终于托尼和没有和史蒂夫共处在一个客厅里,斯塔克集团需要一个总裁去参加他们这个季度的晚会,而自从清算开始后,公事外他们呆在一起就会出现让人感到严重不适的气氛,假如他们以前不会一起靠在沙发上没完没了地接吻,或许这就不会有那么的严重。

 

金发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礼貌性地接过了酒杯抿了一口。

“有很多东西很难说清。”

葡萄酒在试图让他变得放松些,可美国队长仍然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他想要将那些令他怦然心动的和致使他厌恶不堪的东西都转化成实体来显得客观一点,但那真的很难做到。

“你知道有时候托尼会做一些傻事。”

他只是这样说道,同样的,他意识到自己也在犯傻,这也是他为什么最近越来越焦躁的原因之一。

“我们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处理,没有办法不面对对方。”

 

“你们基本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女间谍指出这一点。

“你们只是在拆家,我想是这样形容吧,鉴于你们一直声称这是个‘家’。”

 

“没错。”

他叹了口气,他想起了自己生气时候不小心掰断的椅背。

“我们互相的影响非常恶劣,分开一些时候会比较好。”

 

“那你只需要把我的狗留下,别带走就好。”

非常的熟悉声音在他们身后冷冷地响了起来,穿着一身盔甲的男人显然是直接飞上来的。史蒂夫意识到那个晚宴的着装应该是西服和漂亮的酒红色领结,但现在情况明显变了。

 

他上前了一步,对方也跟着朝他走近了一点,降下了面罩抬着头瞧他。

 

“你又做了什么,托尼?”

“哈,做我该做的。”

“复述你的任务,钢铁侠。”

“除暴安良。”

“……”

 

娜塔莎•罗曼诺夫探员若无其事地放下酒杯从他们之间走开了。

 

恋人之间总有一些小秘密,有时候是针对彼此的,那会造成伤害,而有时候则是共享的。

 

他们第一次贴近彼此的时候曾发生了一件相当荒唐也有趣的事。由于前半个小时前史蒂夫的表白或者如何,他们最终独处在一张沙发上,托尼已经喝得非常醉了,以至于金发男人捧住他的脸颊试图亲吻他还在喋喋不休的那张嘴时,他在幻觉里还以为对方是只黏人还有点可爱的大狗,于是他咧开嘴,朝着对方喵叫了一声。

 

那逗乐了史蒂夫,第二天酒醒后的钢铁侠固执地声称自己只是太想要一只金毛犬了,并为此列举出了许多理由,漂亮柔顺的金毛,水汪汪的眼睛,还有好身材和忠实的品格。史蒂夫不为所动,他更喜欢,更想要一只猫咪,哪怕有点爱挠人也无所谓,某种程度上他就是喜欢接受挑战。

 

但最终史蒂夫还是接受了对方的答案,他们一起假设那会是只漂亮又勇敢的拉布拉多,不给它取名,只是喊它“狗狗”,然后在假设里做了更多的假设。

 

而事实上,他们从没有真正地计划去养一只宠物。那会占据他们大量的时间,他们的工作,任务已经够严峻了,失去一只心爱的宠物会让他们平添不必要的心碎。对于史蒂夫来说,在想象中有一只他们共同照料的宠物,那已经足够好了,他们会暂时忘记那一天任务里不尽人意的地方,托尼会躺在他的肩膀上大谈特谈他的爱宠计划。

 

那让美国队长感到非常快乐,他会揉弄对方那头微微卷曲的棕发,然后微笑着答应对方他会在第二天的晨跑时顺便带他们的狗狗出门散步。

 

他甚至还喜欢听托尼说着如果洗澡时候狗狗甩了他一身水,说他会把对方拎出来痛骂一顿的内容。那其实有点好玩,因为史蒂夫总会有种错觉托尼仿佛是要他从浴室里拉出来痛骂,但他洗澡从不玩水,两个人一起也不。

他只是会黏住对方,延长洗澡的时间而已。

 

他们一直设想它,完善它,除了没有真正养它,别的几乎什么都做了。

 

“你最好别哭。”托尼说道,他没有卸掉装甲,径直躺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那实际上比哭来得更加糟糕,垂下眼的金发男人把手放在了两侧攥了起来,抿紧的嘴巴好像不打算理会他的挑衅,他真希望自己真的是永久性的铁石心肠,不会在事后为此而感到后悔。“那是我的狗。”

 

——他甚至不想让自己参与或保留他们一起共有的幻想了。

意识到这点使史蒂夫既愤怒又伤心,他看向阳台的角落,他曾经想象过那里该有个狗食盆,然后他抬起头来,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他们的清算远没有结束。

当索尔从仙宫回来的时候,所有人才意识到他们一点也不了解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分开的原因,他们一直在——致力于看热闹,直到雷神和蔼可亲地搂住了他的另外两位搭档,询问着他们近来的性生活可好。

 

钢铁侠大喊着“很好”的同时,美国队长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一群人下意识地向他们所在的位置后退了一点。

 

从三年前他们就在猜测钢铁侠什么时候床上会有个漂亮妞,并不是说复仇者不信任这位领袖和那位领袖之间存有的深厚感情,但成为爱侣,那可是一件比生活更难经营的事情,退回成为朋友这种事在他们这群人之间有时候反而是件好事。

但事实是,三年来钢铁侠床上都只有一个胸肌饱满,手臂肌肉也过分结实发达的金发“妞”。

 

“我们仍然睡在一起。”

史蒂夫抢先一步地说道,他已经看见克林特偷偷地拿出手机在按动了,即使分开他也不想让钢铁侠重新回到娱乐杂志的头版头条。

“这毫无疑问。”

 

“可队长,你们已经分开了。”

黑寡妇配合着这位队长投来的眼神轻松地克林特的手机没收丢进了她腰间的装备带里,然后露出有点讥讽的微笑提醒道。

“托尼告诉每一个人,说他那张大床从此以后只有他和他的盔甲。”

 

“口是心非而已。”

他简单地说道,但这已经把他身旁的男人给激怒了,后者甚至不自觉地踮起脚来瞪着他。

 

“哈喽?我要先确认一下这里还有我说话的位置吗?我,才是当事人。”

托尼•斯塔克总不能故意去拉掉那另外半条被子把对方踢下去,那太小气了,虽然他以前就干过。

“只是狗狗想你,我才让你睡上来的。”

 

史蒂夫注视着他气得翘起来的胡子。

“是你没照顾好它,所以我不得不回来。”

自从“狗狗”问题后,他们比以前更僵持,更加行为诡异了。

 

“所以你们真的养了条狗?我还以为娜塔莎只是在讲冷笑话。”黄蜂女在半空中向他们疑惑地眨了眨眼睛,“从没见过你们带它出来玩。”

 

失去美妙的手机而显得足够可怜的克林特悻悻道,“那是因为他们疯了!”

而这一次,他终于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同,在钢铁侠侃侃而谈他的拉布拉多,和美国队长脸红着结结巴巴说完他的养狗心得之后。

 

复仇者们一致认为这对前情侣患有严重的妄想症。


评论(4)
热度(37)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