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盾铁】四十小时

漫画复仇者V5设定。


1

纳摩冲上来一拳揍在了他的脸上。

Steve原本咬紧的牙齿为此轻微地颤动了一下,接着又回到了合实的状态。那痛感几乎对他等于没有,或者他根本就不在乎痛不痛这一点。他看见纳摩的身后,汉克在伸手拉扯着对方想要阻止这种无意义的行为,因为他们接下来会回去,然后重新开始商讨这个问题。

 

Steve意识到这一切都是错误,巨大的错误。他看见斯蒂芬正和托尼站在不远处的那里,一动不动地,只是这样看着他们。

 

他知道那是为什么,因为这里并非真实。被改造过的记忆就像是某种不稳定的物质,他处于清醒,却又能充满痛苦地回到这个记忆断层里面,目睹着他们站在那儿无动于衷得很,然后Steve推开那些人,冲上去拎住了对方的领口。

“你骗了我。”他低声说道,“我的好兄弟。”

 

“是的。”

对方抬眼看了一眼,露出一个无所谓的微笑来。他背后的白色微光正散发着莹润的光芒,这种光芒围绕了他们的四周,最后变成了一种冰冷的空洞。

 “我已经承认过了。”

 

他们被时间宝石送到了这个扭曲的空间里已经有四个小时了。

 

2

估算时间勉强是Steve的长处,但对于铁人来说,这可能是他一生中又一个难熬的时间点了。因为四个小时前他们终于在他的工作室里爆发了一场怒火熊熊的对峙,或者说得更严重点但也更诚实点——Steve当时真的想要他的命。

 

那个当时很有可能差点就卡在他喉咙上的盾牌现在依然被美国队长紧紧握在手中,后者全副武装,制服,腰带,还有那份怒火能够让体力始终处在最佳的状态上。

 

让Tony Stark一言不发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根本不想说话。他手臂上有半个未装载完成的装甲,以及一个拿在手里企图用以威慑对方的头盔。

 

简单来说,那一无是处。

如果他能记得手上握牢一把螺丝刀,那么事态或许会好点。但也可能更糟,比如在这个空间毁掉他们之前就毁灭彼此。

他不确定到底哪个会更接近于正确的答案。

 

那么在长达四个小时的沉默后,听见Steve的声音仍然令他感到喜悦这件事,也就变得没有那么奇怪了。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他用手碰了碰自己的下巴,那大概是混乱中撞出的淤青带来了一阵疼痛,让他忍不住咧开嘴来。“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没错,Steve确实知道这一点。

但他想起他们达成和解的那一天,他总是能够很轻易地回想起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无论那带来的是痛苦还是喜悦。

“你说过你会赢回我们之间的友谊,我们之间一起的努力会超过所有人,而我从没怀疑那些。”

那个拥抱,他喜欢对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的感觉,尽管他从未说过,但内战的那条沟壑在那一刻实际上早已经被他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别再追忆那些了,你知道我很多都不记得了。”

那是他自己犯下的错,但他可不想现在再道歉一次或者流泪之类的。

 

“但我们能记得的还有很多。”

Steve将手从盾牌上抬起又放下。

“你在伤害我,Tony,正视这个问题。”

 

“不。”

这一声“不”让Steve的心头涌上强烈的失望,但对方又接着说了下去。

“那正是我不想伤害你的证明。”

 

3

他们在被困于扭曲空间的第五个小时后,像十年前那样打了一架。美国队长丢下了盾牌,钢铁侠放弃了盔甲,以纯粹的武力来做着只属于他们之间那可笑又狼狈的发泄。

 

那白光变得暗了一点,几乎细不可见,但Steve注意到了这一点,他撩开对方压在自己腹部的手臂,往那些边际的角落里扫了一圈。

“它在变化。”

 

对方回答的语气就像是在和他谈论某个小报新闻一样。

“当然,这又不是我们的蜜月套房。”

 

Steve叹了口气,伸手把躺在地板上懒得动的男人拉了起来。

“严肃点。”

 

“事实上,我暂时也没法确认那是为什么,但它找到过你,所以总还有点规律可循。”Tony假装着思索了一下,实际上那四个小时里他可没像对方那样多愁善感地神游着。“它还会出现,然后它就能带你离开。”

 

Steve感到安心,因为这一切还没有到最糟糕的程度。

“那你呢?”

 

“说真的——你还关心这个?”对方发出一声大笑,转头看向他,随后压低的声音就像是平时发牢骚那样自然。“如果我多带了把扳手,罗杰斯,现在恐怕是你求我带你出去了。”

 

“我一点也不怀疑这个。”Steve露出了微笑,当他意识到自己在这样做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对方正顺着他的话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那只让他的微笑变得更为深沉且无法自控。

 

“当然,你知道我能造出很多东西,并不意味着我会用他们做点什么,这只是,好吧,可能有点像核威慑,但只针对我们的,热衷于入侵地球的宇宙敌人。”

 

他们共度的第七小时,Steve拉了拉对方的手臂,铁人的部分盔甲被他随便地扔在了一边,而靠在他肩膀上的男人则发出了轻微的,匀称的呼吸。

 

很奇妙,那让超级大兵也忍不住有点困意了。

 

4

Tony是被“摔”醒的,失去了重心被一只手臂推到了地上,他伸手抓了把头发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嘀咕道。

“怎么了,大个子?”

 

“没什么。”

将头套脱下来,让那头因为汗水而变得湿漉的金发放松一些,Steve在回答后顿了一下,他用手按住自己的太阳穴,让震荡的意识平静下来后才继续说道。

“只是梦见你在嘲笑我。你们都在。”

 

好极了,没过几个小时他们就又要爆发了第三次内战了,Tony拉了把自己身上的背心这样想道,然后他就这么说了。

“那是个梦而已。”

 

“问题是,我还能分清吗?”

Steve试着缓解自己的情绪,但他的脑子全是那些该死的梦境。

“自从你让斯蒂芬动手之后,还是说那些梦境也是程序里的一部分。”

 

“如果那是,我就会承认的,很不幸那不是。”

他松开对方的手,让两个人之间留出一条空隙来。

“我暂时——还没有疯到那个程度。我只是觉得,你可能就要变成一个麻烦了,Steve。”

他看着对方头顶的那一簇冒出的金发,嘴角微微露出笑意。

“所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那样下手。”

 

那条空隙成了他们之间巨大的嫌隙,他们就这么彼此分开着坐在了两边,Steve听得见对方在不停抛弄头盔的声音,而Tony则知道对方一定又在对着手掌心上那些纹路发呆。

 

“你有在咖啡里动过手脚吗?”

Steve忽然开口道,他注视着对方的背影发现对方停了下动作。

 

“我希望没有,Steve。”

对方的回答要过了一会才传回了Steve那里,压低了的声线和简单的语句让Steve觉得对方像是忽然变成了幽灵,那声音里充满了虚无感和不真实。

“我别无选择。”

 

Steve盯着对方的后脑勺,他一点也不为那儿感到悲伤,他甚至觉得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正在收紧的拳头了。他刚刚还握住对方的手过,他也曾经在“那杯咖啡”后吻过无数次眼前这个人。

 

他们一起工作,生活,交换着彼此伟大而忠诚的信任。那让他一直以来都在感激能够拥有他们的相遇,感激他们共度的时光,感激有这样一个人将他从过去带到了现在,而此刻他们站在时间的遗忘处,他既想吻他,又想恨他。

 

他想把对方重新一拳打倒在地,听对方承认这份可悲的错误,来得到他们之间还能维持下去的理由。

但这不可能,那玩意已经不见了。

 

和那杯咖啡无关,Steve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那种可憎到令他发狂的恨意就像是噩梦里的尖声嘲笑一般爬上他的脊背,他挺直了身板却让它们变得越发坚固。

 

“你背叛了我,背叛了我们,托尼。”

他这样静静说道,仿佛是作为对方诚实回答的奖励,同时他的拳头攥得更紧了。

 

“得了吧。那是因为我们想做同一件事,而我总是有办法讨你欢心,史蒂夫。”

因为他是铁人,他总能控制好每一个变量并让它们乖乖听自己的话,但美国队长永远是变量之外的事项。他试图去“驯服”对方,而那一度也快要成功了,但随之而来的是噩耗,他看到了对方失望过头后的那种表情,但他没法说抱歉。

 

“不,因为我们是搭档。”

Tony当然知道他们本该是搭档。但他没打算再考虑这个问题,尤其是在他已经决定和光照会摆平那些事情后,他非常清楚这一点。他和Steve之间的关系越少思考越好,因为清算的时刻就快要到了。

 

事实上现在已经到了。

“你的正义和坚持救不了这个世界,但我可以。Steve,你只需要放宽你的界限来理解一下这个事实,那会点亮你的人生的。”

 

“你不能。”

Steve说道,那声音里Tony没得到他预料中应有的那种愤怒,反而冷硬坚定的可怕。

“你们在做一种不切实际的预测,抢先一步造出那些武器,但那有可能产生更严重的后果。就像我们曾经做过的那样,提前选择计划,提前选择行动。”

 

“我……”

他想要说话的嘴巴半张着,肩膀无力地耸了下去。被揭穿的感觉让Tony感到虚弱,他没法低下头说点什么好听的话,而对方恐怕也不再稀罕他那些为了衬托谎言而留下来的俏皮内容了。

“我现在想喝点酒了。”

 

5

这是他们待在这个空间的第二十五个小时。

 

“你需要进食吗?”

“如果你指的是美国队长的肉,可以考虑。”

 

小包装的压缩饼干被利索地丢在Tony的T恤上,后者抬头看的时候那漂亮的金发男人侧过身去。

 

Steve总是忍不住想要开口,当他开始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暂时放弃了责备对方。他讲了一点他想到的目前解决问题的思路,然后可能不小心地,冲动地夹杂了几句或者十几句对于对方身上小毛病的批评,当他回转思路想要说清楚他的真实意图时,Tony站了起来,将那些饼干碎屑随便从衣服上拍开。

 

“别再提那些有多好了。”

男人敷衍地笑了一下,然后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样子。

他受到的审判已经够多了,来自他最好的朋友,最亲密的人。每一次注视,都是一次对他发起的严峻庭审,一对一的那种,由美国队长自愿负责,然后毫不留情的执行。

“就因为我们是对搭档,还是说我们是对见了鬼的爱人,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得心连心,谁也不能做点对方不同意的事?当然我总是赞同你的……而你一直在质疑我。”

 

“那是因为你一直都很出色,但出色到了一种很危险的地步,托尼。”

他和对方对视着,Tony抿紧的嘴唇微微地张开,像是停滞了一会才发出了极其微弱的声音。

“……而我非常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那声音真的很轻,但Steve一点也没有错过。它几乎让Steve想要忘记了那仇恨的源头,但连他自己都不确定这是否真的能够做到。他们只是暂时被困在了这里,离开之后面对那一团糟的世界,重要或许都不再是重要的事了。

 

Tony重新地坐了下来,背对着他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不自然的哼声。

“所以?我们暂时不吵了?”

 

“可能吧。”

他心不在焉地答道。

 

6

如果没有他最爱的SteveRogers,Tony Stark将毫不怀疑自己会在第三十个小时的时候就死在这里。

 

而Steve发出的滑稽牢骚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他的焦虑。

“真希望当时那一拳打上去的时候,发现那是红骷髅而不是你。”

 

“你对他的爱还真不少。”Tony没法控制自己的嘴不去回应对方,“这里应该来点装饰物,比如皮沙发和绿色植物之类的。”

 

Steve意识到对方口中的那些,实际上正是他自己的审美需要。

 

但三十一小时后的TonyStark就开始严重地没耐心起来。

 

“我们应该已经是死了。他们可能也已经死了。……说真的有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吗?或者那个世界上,无论哪个世界。”

 

“闭嘴。”

 

“要不我们做爱吧,怎么样——”

 

Steve忍不住用余光去看对方,对方正把他的后背当沙发一般靠着,歪着头玩着自己的手指,把它们缠在一起的那顺又忽然松开。

“你又犯幼稚病了,托尼。”

 

“一点也不。想想看,史蒂夫,它把我们送到这里来,难道就没一点特别的用意吗?”男人懒洋洋地说道,他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不会引起对方的愤怒,因为那毫无疑问的会。“你是它的……算是暂时的主人吧。某种假设里,或许是你想要和我独处的内心被它发现了,它才会为我们弄了个这么简陋的小地方。”

 

“看清现状,它意识到我想把你拖进坟墓里的可能性比较大。”

 

这一次他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那很古怪,不管是争吵还是平日里,Tony永远是那个善于侃侃而谈的人,某些时候Steve会不愿去听对方的言论,但大多数时候他都对此感到喜爱和享受。

 

“而我们还曾经考虑过另一个坟墓计划。”

对方打断了他的思维忽然说道。

 

共度余生的那个计划,他们的工作之外的那个计划。Steve每次想到那个计划就会忍不住微笑,他们甚至还讨论过扩张复仇者的计划会不会和这个婚姻计划挂钩起来,Steve难得地在个人喜好上同意了对方一回,他们都想要一个隐秘而快乐的计划,而那帮家伙会毁掉它的。

但现在他嘴角的笑意只惯性地停留了下就一闪而逝了。

 

“而我们已经成为一对怨侣了。”

他盯着那已经变成灰色的光壁,这样说道。

 

 

TBC


评论
热度(21)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