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盾铁】谈恋爱不如跳舞

复仇者学院游戏设定。学院AU性质。

1

一开始Fury要求Steve就读这所复仇者学院的时候,后者是不同意的。

 

首先,Steve自认要比这一届的学生们大了好多岁——好多好多好多岁。尽管那些把头发洗剪吹成蜂窝头的少年们一个个看上去都比他老练又圆滑的样子多了。而他,怎么说?他穿着几乎没人穿的制服和外套,那头灿烂的金发上还残留的肥皂味,就像个好不容易考上大学的傻气新生。

 

他才不想被谁当作傻大个呢。

他受过很长时间的特工训练,效果和能力一样的出色,所以他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而不是待在这个学校里——漫无目的地跳舞。

 

没错,他说的就是跳舞。

像是被强制着摇摆着身体的Steve抬起头,向对面的人勉强地笑了一下。

 

但比起在这里,他现在更不情愿的是走到外面去。那真的有点吓到他了,黄蜂女总在到处自拍,而他看见那自拍里自己尴尬而严肃的表情就深深地后悔答应了这个请求。而那个来自异域的金发女孩则更加的奇怪,他终于有一天忍不住询问她为什么眼睛频繁抽动得如此是否身体有所不适,然后他身旁的Sam咳嗽了一声,含蓄地提示着他那绝对,毫无疑问是个搭讪。

 

他坐在长椅上怀疑了一个下午的人生。

 

那些教学楼的课时在日程安排里少之又少,他不必去健身室,这些资源值得让给这方面还不够好的同学们,而他,因为那一剂神奇血清的成功加上永不疲倦的精神,他的体术训练已经达成了连续五年满分的好记录。

 

Sam因此乐忠于拉他去跳舞,而这舞蹈——简直是酷刑,更可怕的是他意识到自己居然渐渐习惯了从白天跳到黑夜,然后冲澡,再回到寝室睡觉。

 

他的摩托车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可怜地被他放在停车处最左边的角落,那里大部分的地方都被一辆巨大而奢华的跑车给霸占了,Steve对那有点好奇,但他不打算向任何人追问这种小问题。

 

他偶尔也会在Sam去和姑娘搭讪的时候偷偷开溜去其他地方。像他们跳舞的地方对面就有一个小卖部,但Steve并不太愿意去那,那里的服务生是一个长得很奇怪的机器人,他很怀疑对方是否能正确理解自己的话,更何况他还没有老到只能和机器人谈心的程度。

 

除此之外,他也不打算再去射击场了,那是小黄蜂和黑寡妇最喜欢的地方,女士们优先。他几乎轻松地熟悉了每一个地方,剩下唯一的那一间“神秘的实验室”没有探索。

 

说到“神秘”,那绝对不仅是因为他入学考试比较残酷的化学与物理成绩,Steve早就听说那里被人霸占了,而娜塔莎讲的话向来都不会出错。

 

 

所以当Fury在办公室向他提到可以去那里看看时,Steve还是迫不及待地停下了他那双摆动已久的脚往实验室走去。

 

再见了康康舞,桑巴舞,迪斯科。

尽管Steve一直都只致力于跳一种他自己也根本说不清的舞。

 

2

这一天,他一打开实验的门就看见了很糟糕的情形。

 

从来没人告诉过他如果看见有人被电出“全身骨扫描”般的样子后应该怎么做,所以他只好拎着灭火器一气呵成地喷了上去。

 

结果就是他一屁股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手上的残留泡沫。而在他面前来回走动的某人喋喋不休地说着话,Steve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地方已经似乎对他非常熟悉了,不停地念叨着“你个蠢货”“说过了别来打扰我”“说吧谁派你来谋杀我的”“是害怕得不敢说话了吗———”之类的内容。

 

暴躁,自负,傲慢。

他在内心小声地评估道。

 

“Steve,我是今年的新生。”

等到对方弯下腰向他挥手来证明他没有瞎掉的时候,他抬起头看了眼对方嘴角边上故意蓄出的小胡子,然后将目光转移到因为事故而变得狼藉不堪的地板上,自我介绍道。

“Fury说我可以来使用这里的实验室。”

 

“很好。”对方说道,“让我看看你会点什么吧。”

 

搞实验不如跳舞。加试剂不如跳舞。什么都不如跳舞。

在第二十二次实验失败后,顶着金色爆炸头的Steve乱哄哄地想道。他手中的试剂正发出一股奇异的臭味,像是他有一次买过了的死鱼在厨房里被遗忘了三个月才有的那种味道。

 

然而青年显然没有这样的苦恼,Steve很好奇对方是怎么能够穿着一身漂亮帅气的黑色西装,同时又把这个丑不拉几的怪东西戴在脸上的。

 

“你为什么把红色的水桶挂在脸上?”

他犹豫着,开口问道。

 

而对方的答案是。

“我建议你立刻出门左拐,不,右拐,先去池子里照一下自己的模样,然后去喝点柠檬汽水之类的享受你最后一刻的校园时光,接着回到Fury的怀抱里——赶紧退学。”

 

“不。”他用自来水抹了抹自己的头发,一点点冰凉的感觉让他反而振奋了些,“你应该听我的,尽快停止这种危险行为,很不安全。”

 

“所以你是来取缔校园违禁行为的?”

青年戒备了起来,瞪着眼睛看着Steve。

 

“不。”

Steve直视着对方,说实在他并不想威胁也不打算威胁对方——

“但我也可以让它变成是。”

 

3

他们打了一架,就在那个水龙头的旁边,他刚开口想要解释点什么,对方伸手却往自己这边猛地冲来——打开了水龙头就拼命往他身上泼水。

 

Steve真的,非常讨厌这种被从头浇到尾弄得浑身都湿漉漉的感觉。于是他拿出背后的盾牌,湿漉漉的手掌握紧着盾牌上的绑带,想要挡住泼上来的再说点什么,但对方莫名其妙地变得更生气了,从不知道哪里拿出的手臂盔甲冲他狠狠地开了一炮。

 

那又打翻了Steve刚刚没搞定的化学试剂,最终他们顶着两个大小不一的爆炸头坐在了实验室的台阶上。

 

“所以,你一直待在这里?”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从没见过你。”

 

“当然不。”

青年指了指自己西装上的名牌,那上面清楚地写着他的名字——Tony·Stark。

“你当然知道这里最特别的那个建筑,史塔克大厦。”

 

“你是说那个……丑丑的建筑物。”

他努力地回忆了一下,幸好那真的令他印象深刻。

 

“……我们还是再打一架吧Rogers。”坐在他旁边的青年垂头丧气道,“你再诋毁一次我的审美试试。”

 

“抱歉,Tony。我只是不明白。”打完那爆炸性的一架,Steve反而感觉平静多了,“这里有很多事情……都让我不太明白。”

 

4

Tony Stark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他前半生以来最多的问题合集。

 

太空犬为什么放在学校门口?气球为什么总丢在花坛边上?那些摇摆着的大型玩具又是什么?那几个研究所为什么只让一个人进去?还有黑寡妇为什么偶尔会从小纸箱里忽然跳出来?

 

他只好一个个向对方解答这些困惑,说真的,有些地方他也从来都没注意过。

“呃,随手放的?那个应该也是随手放的?那个绝对是Fury随手买回来的。至于研究所,它造的确实有点小,我会考虑追加投资的——以及娜塔莎的事情真的有人知道真相吗?”

 

 

对方看上去似乎很满意他的答案,Tony得意地想,摆平一个傻小子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但接着对方思考了一下,又继续问道。

“还有,呃……她为什么那么热衷于自拍?”

 

“你说的是黄蜂女。”Tony撇撇嘴道,“别想啦,老兄,她有一个特别帅气的男朋友,这也就是你问题的原因。”

 

Steve感觉自己的好奇给对方带来了一定的错误理解,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就站了起来。

 

“说真的,这里的人都很特别,你来这里做什么?哦抱歉我并不是想特意说你不够特别,你看上去挺棒的,很帅,也很能打。”

站着的Tony看上去有点心不在焉了,Steve注意到这一点。

“只是……你懂的,这里的人更像怪胎。”

 

Steve不打算对青年这番话发表任何的意见。

他只是跟着站了起来,然后手掌像是安抚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尽管那上面还沾着灰。

 

而显然这种善意举动Tony能够接受,并且朝他露出一个微笑。

“走吧,你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避免跳舞?我会给你找个合适的地方的。”

 

Steve想说他得先把他的爆炸头给处理掉——但最终他还是默默跟着眼前这个棕色爆炸头一起走了出去。

 

3

一路上Tony都在不停地对Steve做各种测试,尽管听上去像是不断地审问或追问,Steve仍然耐心地回答了对方那些所有思维跳跃的问题。

 

这个情况持续地进行了好几天,上午Sam拉他跳舞完,他就会抱着从隔壁买的便当去实验室找Tony一起分享,就像是作为回报之类的。而后者会一边摆弄着那些机器人,一边想办法在Steve露出失望表情之前抽出时间带他出门继续逛逛。

 

Steve觉得挺高兴的,一来他下午可以少跳四个小时的舞了,二来现在的四个小时,他在Tony身上找到了点乐子,比如看着对方一边嘟囔着冰淇淋的味道不够纯正又一边挖着自己罐子里的那一份。

当然他不会告诉对方。

 

说实话Tony对于他当初的那一句话的重视程度已经让他开始担忧了,Steve并不是在大惊小怪,因为对方已经开始发誓要带他找到容身之所。青年甚至去查看了那些仍然在改建的地方而Steve并不赞成对方冒然上去张望,但后者最终还是硬要上去,然后碰了一鼻子灰后才回来抱怨。

 

Steve对此的心情比较复杂,怎么说他真的深受感动,尽管他同时又表现得想要严厉批评对方,而这种矛盾的内心活动一直直到他们走在校园公告牌附近的时候,一鼻子灰的人忽然被勾搭走了。

 

没错,Steve目瞪口呆地看着Tony就这样跟着那个异域女孩(她叫什么来着?)若无其事地调起情来。青年甚至用手接住对方的飞吻不停地笑,就像完全不记得前一分钟自己在和Steve谈论西装裤子的尺寸问题。

 

“Tony。”

他这样喊道,但对方只是向他甩了甩手,看上去一点也不像要理睬他的样子。

 

Steve没法控制自己的脸都涨红了。

他保证那和害羞没什么关系,他只是有点生气。

 

好吧,是生气得要命,他学着某个人的态度在心底发誓道,如果五分钟后对方还不回头想起自己,他就再也不会找这个家伙一起分享午餐了。

 

五分钟后他满脸通红地走开了,然后在那个他痛恨至极的地方跳了一下午的舞。

 

4

他们的学院新生不断地再增加,设施也越来越豪华了,Sam在每天的飞行演练后都会和他来讲这些值得关注的消息,Steve一边站在那个老位置上跳舞一边和对方讨论一些他们最近的任务,偶尔他也去操场跑步或者健身室锻炼他那身乏陈可善的肌肉,但次数并不多。

 

好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不想再碰到那个家伙了。

虽然他十五分钟前才得知对方又炸了一次实验台但成功地造出了无与伦比的新装备。

 

Steve很生气自己的反应,因为他在替对方高兴又自豪,还有一点点的紧张和担心,就好像他完全忘记了——之前校园里发生的那一幕。

 

他们才不是朋友,他只是个闯错地方的倒霉鬼,他们根本没话可讲。

他这样对自己说道,跳舞的脚步就那么慢了下来。

所以他们讨论得那么兴高采烈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Steve觉得可能今天要少买两个便当吃了。

 

但有些人不是那么想的。

 

“额……嗨。”

上一次接住从天上掉下来的东西,Steve清楚地记得那是个炸弹,但现在他手上的东西无疑是他买了很多次的那个便当套餐。穿着金红色盔甲的“钢铁人”和他打了个招呼,然后他意识到这就是对方的新装备了。

“我的装备换新的了。”

 

“恭喜。”Steve板着脸说道,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的鼻子去嗅便当的香味,但该死他已经闻到了猪排的味道。“希望你不会拿着它乱闯祸。”

 

他把便当放回对方的手中,而对方显然不想让他往外走了,但Steve也不想在对方面前再跳那只傻傻的舞,不止是舞蹈的问题,还有最近黄蜂女突发奇想地包办了他们的舞蹈音乐,他对此真是一句话都不想评价。

 

“我们可以再一起到处走走,那种魔法不会再起效了。”

那手臂的盔甲展开露出一个小小的投影,影子小人们凑到一起后又立刻分开了。

 

真滑稽,Steve恶意地想道,然后当他的大脑有所运转的时候,他的表情也跟着愣住了。

“等等。”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

 “你说那是魔法?”

然后将便当从对方的手中又拿了回来。

“所以你没有不理我。”

 

“当然。”对方升起那红色的头盔,Steve终于看见了青年的表情,那双棕色的眼睛透出不可思议,这让他感觉在不断地变好。“那怎么可能?傻大个。”

 

好吧。

Steve只希望自己能忽略那个气人的称呼,而不在接下来他们共度的时光里忍不住去训斥对方。

 

6

他们在天文台上吃了午餐,然后在藏书室里偷偷背着Loki抽走了他瞌睡时拿着的书,Steve想说他并不想这样欺负人但最后在对方的目光下如此动手的确实是他。离开了藏书室后,他们又去了Tony几乎不会去的健身室,Steve又在对方的注视下紧张地打爆了沙包,然后假装严肃地要求对方做五十个俯卧撑,结果十个之后Tony就宣告要“终结他们的友情”,他只好把对方从地板上拉了起来。

 

他们还一溜烟地躲进了最新建造的瓦坎达公园,然后在夜色降临后笑个没完地回到了Tony的那栋大厦。

 

青年要求对方重新评估一次这里,而Steve只愿承认他现在觉得这大厦没那么难看了,仅此而已,绝不会为Tony Stark而额外加分。

 

他们站在阳台上的时候,Steve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他应该回到他的宿舍里,然后明天再和对方讨论一切的话题,但他发现自己还想待在这里,或许是他们破损的友情终于重修旧好了,Steve第一次有这样的恋恋不舍之情。

 

但Tony显然没有,他在张望外面,似乎发现了什么动静。

“嘿,好像有人在外面弹吉他?”

 

“是巴基。”Steve小声说着,一边偷偷地看着对方的表情。“他……他想追娜塔莎,但是总是找不到娜塔莎。我们发现他每天都在等她,而娜塔莎一直非常神秘,你知道的……很难在长椅边公告牌上等到她,但他还是坚持要那么做。”

 

“他在追她,当然得无时不刻地等候在那。”Tony对此似乎相当有见解,振振有词地说道,“Steve,你的朋友可比你懂得绅士之道啊。”

 

“可我也在等你。呃……我是说,等我们和好。”

Steve意识到用词太过轻挑而出现了些有点可疑的错误了。

 

但对方显然没意识到他忽如其来的紧张,那张年轻的脸庞还在好奇看向楼下的情况,声音里有点轻微的不耐烦。

“那是个愚蠢的错误,我以为你觉得我太没用,不想理我了。”

 

“怎么可能?你?”Steve有点好笑地看着他,他可没错青年一瞬间的没精打采,但那让他觉得快乐——有时候他真怀疑自己出了点问题。“你会造那么多东西。”

 

“是发明。得了吧,快看你的朋友,嘿。”

Tony真的在紧紧盯着下面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他可没见过黑寡妇会这样温柔地搂着一个人的后脑勺,“娜塔莎和他接吻了。我可从来都不敢这样做。”

 

“当然你也可以。”

“什么?”

他转过头来就被一个吻给按住了。

 

Steve那双蓝眼睛比他还惊慌失措地盯着他,嘴巴却贴着他的嘴唇使劲地亲。Tony很想朝对方翻白眼,然后批评一下这完全不合逻辑的做法。

但他实际上只是回吻了对方。

 

Steve沉醉在里面没有感觉到对方任何的波动,除此之外他还在不停地感谢。

感谢斯塔克大厦的高度,感谢迷人的夜色,感谢没有人能看见他发红又发烫的耳廓。

 

7

Steve现在天天都在跳舞,他对此似乎已经麻木了。

他的朋友们也对此麻木了,因为他们几乎就再也没能够在跳舞结束后逮到他的身影。

 

“比娜塔莎还神秘。”

冬日战士一边弹着其它一边评价道。

 

Steve对此一无所知,他终于搞清了一个不算问题的问题,那辆跑车当然是Tony的,但现在要坐在他摩托车后面跟他出去的兜风也是Tony。

 

“我想泡你的时候当然能搞到手。”对方这样大言不惭道,把抓着他裤腰带上的装备带,顺手摸了把他的屁股,将头靠在他的背上命令着他。

“出发吧,不然我就把你带你去外面的夜店跳舞个没完。”

 

Steve决定等到地点之后他再好好批评对方。

 

FIN


评论(2)
热度(65)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