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手办爱好者的男友

祝21六一儿童节快乐~

有OOC略崩了,默默跪在了他俩给的纸盒上

1

杰森·托特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手办这个概念是在翻窗进入夜翼房间的那个晚上。其实他有钥匙,阿尔弗雷德也在家里,蝙蝠和罗宾倒是或许不在但那无所谓了,因为反正他一贯如此行事。

 

迪克·格雷森说好留给他的球衣就摊在床上还没收拾,他俩周末约好去看球赛而不带上某个烦人的小屁孩,青年对此觉得可以接受并且感到满意——因为上一次那些可乐和爆米花喷到他的球衣的时候他的手已经握住裤子口袋里的手枪了。

 

所以他本来应该直接去拿它的,但是目光却不知道为什么被放在床头柜上的小玩意吸引走了。

 

杰森·托特弯下身,盯着“小玩意”。

他得说他一下子没法描述这具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穿着蝙蝠侠的外装和披风,戴着那个标志性的头罩,容纳在一个看上去只有六分之一的身躯里,然后摆出了一个抓捕罪犯常见的追击动作。

 

青年皱起了眉毛,但当他伸手摸向披风的时候又咧开嘴笑了。意识到那只是个无聊又幼稚的玩具,而不是什么外星科技或者匪夷所思的魔法攻击让他觉得自己没那么无知,即使这玩意真的惟妙惟肖到了一定的境界。他的手抓住那披风的下端将玩具给捧了起来,然后另外一只手的几根手指用力地揪住“蝙蝠侠”手中的蝙蝠镖想要拔出。

 

杰森·托特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来拿走球衣的,但这不妨碍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指间忽然出现了一根断掉的蝙蝠侠手臂。

 

2

迪克·格雷森收集模型与手办起源于他的罗宾时代。尽管蝙蝠侠与罗宾永远隐姓埋名,但不妨碍人们会对他们总有着特殊而狂热的关注,无论那出于正面亦或者负面。市场上有那么一批精明的商人开始做一些他们的玩具来贩售,尽管还不能和现在的做工相比较,但同样受到了大众的欢迎。

 

当他去买冰淇淋和麦片却抱着戴着眼罩的罗宾熊回家的时候,韦恩集团的附属品牌紧接着正式宣布他们将推出了有关蝙蝠侠和罗宾的一系列模型玩具,质量会比市面上的所有现版本更好,造型也更还原。

 

然后迪克·格雷森得到了他第一只手办,一个穿着绿鳞短裤的罗宾。

 

关节的可动性挺高,颜色和比例看上去也不差,但摆出的动作总带着一点滑稽的味道。他思考了很久之后才选择抗议,短裤太短显得他的腿看上去有点恶心,但鉴于他的制服确实是这样的绿色和长短,在手办之前他还只是轻微地觉得那有些羞耻呢——但看见成品以后他感觉已经无法直视了。

 

蝙蝠侠的回答是让他快点穿上制服出门巡查。

 

后来他偷偷买了第二代罗宾的模型,尽管同样的制服同样的眼罩,但似乎又没那么糟糕了。当然那小子对此毫不知情,迪克·格雷森也完全不打算让他知道有那么一回事,手办被砸坏会让他心痛的,他永远记得第一只超人模型不小心褪色的时候,布鲁斯·韦恩被他烦得打电话找来了公司里的上色师。

 

对方在将威风凛凛的超人还到他手中的时候含蓄地提醒他“不要频繁抚摸一个部位”,听上去有些糟糕,但某种程度上,这让他成了一个靠谱的行家。

 

在那之后他收集又收集到了猫女,双面人,小丑,企鹅人,以及特别宏大的刺客联盟套装。

 

但令迪克·格雷森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得到了一个特别版的“罗宾”手办。

 

那没能阻止他的拳头打在布鲁斯的身上,包装盒里的罗宾已经下葬了,黑白色的纸面压在那玩具的底下没带给他任何的安慰,尽管他真的从那上面看到了过去那个少年身上的活跃模样,还有那种令人无法讨厌的趾高气昂。

 

在那个期间里他错过了很多手办,包括他自己的特别版夜翼和马戏团限定版,就连网上每个爱好者都声称必入的“贝恩和蝙蝠侠”他也只是看了一眼。这些不仅仅是因为那个少年的离开,也因为布鲁德海文的情况越来越严峻,不断升高的犯罪率使得他的工作和夜巡几乎紧紧地贴在一起没有任何空隙可言,他把那些模型和手办都收进盒子里而不再拿出来炫耀了。

 

所以谁也不知道他的衣橱里,现在藏着大大小小十几个的红头罩手办。

除了因为想要找点东西来补救之前手残的,红头罩本人。

 

3

杰森·托特一开始只是想,找点什么看看。

 

短暂的怔愣后他就直到把“蝙蝠侠”的胳膊装回去压根不算什么困难的事,掉出来的那手臂上还有一个凸起的圆球,一看就是个可以装卸的关节。直到他把那个圆球从手臂上单独地拆了下来,那上面的断开划痕显然不再是玩具公司会预设的“正常拆卸”步骤。

 

纸团丢在垃圾桶的旁边没有被扔准,上方书桌上铺满了杂志书籍还有零食,只看了一眼就让杰森·托特觉得头痛了,他面对另一边,拉开衣橱只能算得上一时间没有方向的行为之举。

 

令他惊讶的是,衣橱里并不杂乱,几乎是和外界完全不同的干净空间。那些颜色奇怪的衬衫和牛仔裤都被迪克·格雷森整整齐齐地叠在最下方,在那上面则有序地堆放着大小不一的十几个红色盒子。

 

他伸手抽走最上方的那个,包装盒的另一面曝露在他的眼前。偌大的“红头罩”龙飞凤舞地书写在上面,暗红色的字迹就像他头盔的做旧版本,半透明的正面盒子里一个小型的“红头罩”被安置在塑料壳子里,拿着手枪的姿势就像是——说实在的,杰森·托特也不知道这到底像不像平时的他。

 

他的球衣现在可能在床单上哭泣了,因为他的注意力一再地转移似乎再也回不到正题上。显然无疑那都是他的模型或者手办,他把每一个都举起来观察了一下,造型的质量不太一样,有些用了他的那套旧制服,有些则是他现在那身棕色外套,还有一些配备了便装和泳裤,他得说那有些夸张,尤其是那条大红色的泳裤,他从来没买过这种颜色的泳裤,内裤也没有。

 

但共同点是迪克·格雷森都买了这些。

青年坐在床上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觉得有些东西来不及阻止了,开枪也没用。

 

4

迪克·格雷森一开始并不明白是谁搞坏了那个“蝙蝠侠”。

那个材质本身就有点糟糕,他想给它换一个支架才放在床头上提醒自己记得做这件事,现在他只好把整个上半身的关节都换掉了,实际上那比单独的替换要方便得多。

 

他本来在猜测是达米安或者阿尔弗雷德进来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因为提姆对这些玩具不感兴趣,而那些泰坦的小伙伴们更喜欢窝在客厅里吃披萨而不是参观房间。

 

但到了周末约定的时间,他一看见走过来的青年,就明白那些猜测全部错误了。杰森·托特那乱糟糟的头发和没精打采的表情混在一起简直百年难遇,尤其是只轻微地哼了一声作为招呼,而不是平时那种“你怎么又穿成这样了”“别对着我傻笑”的没礼貌劲。

 

“你的球衣。”

他把球衣丢给对方,捧着爆米花向对方眨眼微笑。

“迫不及待想要的——不是么?”

 

青年只是接过球衣套上就跟着他进场了。

 

这是个他俩少数不想打架又很想打架的场合,球赛的输赢会让他们有打架的冲动,但那实际上又和他们本身无关,只是身为体育竞技爱好者的参与热情而已。所以他们通常只是没完没了地斗嘴和否决对方的意见,或者在不满的时候拿自己喝光的可乐杯去砸对方这样的程度。

 

如果碰上了难得的对决,赢的人如果得意洋洋还要评头论足一下对方的球队,那就有可能被对方套住球衣一顿乱揍。

他们至今还没发生这个事情的原因是因为今天就是对决日。

 

球赛真的非常精彩——精彩到杰森·托特得承认即使输掉了比赛也没有任何惋惜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用力鼓掌的时候看着自己身上的球衣又走神了。他的脑子都是那堆成小山的红盒子,十几只枪眼黑漆漆地对准着他。

 

对方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让我们找个吃东西的地方。”

 

5

“我在值夜班的那天,你又从窗子里溜进来过了。”

“正大光明的那种。”

“你知道我球衣就放在床上吧,你可以直接带回去。”

“没那么迫不及待。”

“那只是来参观我的房间?还顺便把床头柜那只蝙蝠侠的手臂给弄断了。”

“没错,是我干的。”

“然后顺便把我的其他盒子都扛走了。”

“……”

 

没错,他抱着十几个玩具盒子溜走了。

 

他们坐在咖啡里,穿着各自的球衣面面相觑。

迪克·格雷森这边的表情显然相当轻松,“别担心,我不会因为这点小玩意就把你抓起来的,现在是——下班时间你懂的。”

 

“你可以把它都放在安全屋里,但别总打开着,那会积灰。那里面还有说明书,你知道那怎么用的吧?”迪克·格蕾丝呢在对方瞪视下收回那些有点过分担忧的解释,继续说道,“说真的,你难道不觉得该回馈些什么吗?那些大部分可是限量版的,我得花很大的功夫——”

他那听上去永远说不完的话停在了半当中。

 

他们现在的面面相觑里加上了一点脸红的成分。

 

“呃——把自己送给你?”杰森·托特心不在焉地说道,然后才意识过来自己在说什么。“我是说,把那些对你很重要的手办都还给你。”

 

杰森·托特看到对方眨了眨眼,朝自己露出了那种一点也不想理解的笑容。

“实际上哪个都行。”

 

 

6

“其实我不止收藏了红头罩的模型,超人也很多,从最早的那种就收集了。所以不夸张的说,我很有可能是世界上超人模型拥有最多的爱好者。”

“闭嘴。”

“所以你只买了夜翼的?”

“闭嘴。”

 

这周没有球赛,杰森·托特只好陪着那个烦人的男朋友一起去看模型展了。


评论(10)
热度(217)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