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冬猎】长得好看

1

“停——你说的长得好看,是怎么一回事?”

青年坐了下来,坐在那张甚至没能放住他整个屁股的圆板凳上,翘着二郎腿狐疑地看了对方一眼。

 

冬日战士的回答很简单,他把之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我觉得你长得好看。”

 

这可能是一个很复杂的话题,涉及到人种问题和七十年代审美,又和洗脑是否影响人眼认知外貌息息相关。

总之,不管对方看没看见他现在的表情,青年觉得自己有点脸红了。

 

但下一句话就让山姆·威尔森不爽起来了。

“就像巧克力一样好看。”

 

“巧克力一样?你还没吃饱吗?”青年瞪着他,怒火冲冲道,“所以?这就是你对我的评价?那只黑猫不是更黑?他是纯黑巧克力吧!”

 

——黑人种族上最反感的话题之一,现在正在被某人打响第一炮。

 

“黑巧克力太苦了。”巴恩斯眯着眼睛,舔了舔嘴唇不在意地回答道,“不太好吃。”

 

没错,好吃,因为在类似于表白的话题“你很好看”之前,他们已经上过床了。

看着一个独臂男人用他的钢铁手臂去解决生理需求真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他们亲爱的国王陛下才不会理会这些庸俗的事情,而可敬的美国队长仍然疑似未能摆脱处男之身,那么在这点上,猎鹰迫切地有话要说。

 

当然他没能向对方说成那些充满专业和科学水准的性爱讲座,无厘头的谈话演变成了一个糟糕而带有一点点强制的口活,白色的精液漏在下巴上,滴落到青年黑色的胸膛口简直引起了第二次的欲望回升,他的屁股差点就被对方办了,但没有成功——红翼万岁,山姆·威尔森如是说道。

 

而事实上,他对于对方那根活跃的阴茎也没那么反感,单身汉的好处就在于这里,不用顾忌太多只需要一点点的谨慎就够了。所以他们第二次在浴室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掉在地上的肥皂,结实的大腿,手指上的洗发露,和那面充满雾气却被抓出手印的玻璃面。

山姆·威尔森觉得那是个可以接受的性爱,除了他的屁股被打了太多次外。

 

但他可没想到现在会有这么一出,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在还在为“黑色”话题而发火,迟钝的神经回归正常,青年只好咳嗽了一声,而对方的手臂还压在他的肩膀上,他肌肉紧绷的状态一望而知。

“我长得……也就一般帅啦。”

他给出了一个史上回应表白最差的内容。

“那个拍电影的家伙才叫帅。”

 

2

于是整个晚上他们都泡在了房间里看那个“拍电影的”的电影了。

冬日战士也不得承认,这个叫威尔·史密斯的演员确实有种巨星风范,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去注视他的表演。

还有就是他确实如青年所说的相当英俊。

 

青年选的电影相当有趣,他们那个未能展开的话题因此被搁置了下来,床上除了他们脱掉的袜子裤子就剩一袋水果和遥控器,男人披散着黑发躺在皱巴巴的床单上,一边盯着屏幕,一边手上还拿着他喜欢的黑布林放入嘴里。

 

但这已经很好了——通常对方都是专心致志品尝美食的。

被挤得只能靠在床头的青年忽然想到这点,咧开嘴笑了一下。

 

他们看完了独立日,又看起了第一部的黑衣人。

青年觉得自己需要讲点什么,毕竟他是这个电影之夜的发起人。

“他超赞的吧,你以后一定会求着我给你放他的片的。”

他摆出那种等着对方恳求自己的样子来。

 

“我不求你你也会放的。”

但对方气定神闲道,把水果袋子丢在床头柜上懒洋洋地继续说了下去。

“把安全套拿来。”

 

山姆·威尔森不禁露出了“???”的表情来。

“你想干嘛?”他问道,然后紧张地想起安全套就在床头柜的边上。

该死,他们之前做的有点太频繁了,都是冬日战士体能的错。

 

“我还是觉得你更好看点。”

冬日战士已经靠过来了,手臂贴着他的手臂。

 

青年暂时将这种理解成进阶版本的“我想和你打炮”。

 

但又有哪里不太对,就像有时候山姆·威尔森觉得这个沉默寡言之外说话非常惹人讨厌的男人并不仅仅是这样,不仅仅是单纯对抗着被九头蛇驯服的意志而存活,也不仅仅是为了平凡度日的那种沮丧消沉,被压抑了许多年的天性好像在逐渐回到他的身体里,就如此刻男人嘴角露出的微笑,带着一点点的不羁而随意——那可不属于冬日战士,巴恩斯中士或许。

 

呃,怎么说,对此他似乎是有点心动的。

他们的嘴唇贴得很近,在呼吸急促起来之前就黏到了一块,他的手臂被对方的手臂压着,舌尖在互相侵犯,谁也不肯让着谁,他甚至感觉到对方压痛了他的胸膛,但他不停提醒自己,别为了这点小痛大惊小怪的。

 

 “你的眼睛也很不错。”巴恩斯永远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睫毛卷得很特别。”

他凝视着青年,一根手指紧紧地按住青年的太阳穴上,尽管另一只手已经在探入后者的平角内裤。

“我喜欢这个颜色。”

 

鬼使神差地,青年就此眨了眨眼睛。

“你的也不差。”

这大概是他史上回应最好的一个表白了。

 

于是他们又做了,在威尔·史密斯的《黑衣人》才刚刚开始播放的时候。

 

3

为了弥补某个明明已经看过无数遍《黑衣人》的蠢货,詹姆斯·巴恩斯躺在床上回答着对方的问题。

他的手指还搭在对方的胸口上乱摸,回忆却倒退得从未有过的深远。他讲起了布鲁克林的生活,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尽管偶尔一点点的彷徨和迷茫,还有那个漂亮的红发女孩,他没追成她因为他当时看见对面的街道边有一家新开的水果店。

 

他说完终于看向青年,而后者的表情让他沉默了一下。

“别想了,你长得一点都不像她。”

 

“……谁他妈说我在想这个了?”

显而易见脸涨得通红的青年就是在想这个。

 

FIN


评论(15)
热度(72)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