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盾铁】圣诞假期

1

在圣诞假期回到复仇者大厦或许并不是什么好主意,Steve Rogers在打开门受了一鼻子灰尘的时候想。

 

即使他们已经在事前通了长达一周的电话,他还是很难想象Tony把日子过得有多糟糕。

 

起初他们的交流只有信,Tony并没有用那个手机,快递员的效率并不高,他要等一到两周才能收到Tony的回信,而那内容无聊得完全不像是出自Tony stark之手,毫无逻辑,混乱得要命,有时候还会对于他旧房间里那点破衣服进行了点评价不高的吐槽。

 

然而Steve还是看得很高兴,因为这是好的讯号,他写信的频率为此极速上升着,寄出的次数却没有实际的变化,导致整个书桌上都堆积他写好却没寄出去的信。

 

他有时候也想过假装不小心寄出去会怎么样。但那没有发生过,他太认真也太仔细了,只能将那些堆成一摞小山的信整理好放在他空空如也的桌柜里。

 

他寄出的信永远那样的含蓄而礼貌,或许有点没意思吧,他会担心对方或许哪一天就此不再回信了,但每当他想要说点什么或者袒露心迹的时候,他就又想起对方在头盔下的那一句。

 

他们很可能不再是曾经的朋友了。

 

或许保持一定的距离会让Tony的感情不再受到伤害,他的钢笔在信纸上打了个转,最终将那些写得不合适的句子给扔掉了。

 

直到国王陛下有一天经过他的房间,他暗示着这位美国队长可以谈一些有趣的话题,比如瓦坎达的能源,那像是钢铁侠会喜欢的东西,他当然准许对方——只透露只言片语作为通信内容没什么问题。

 

渐渐的,他们开始提及那件事了,起初是Tony在信里提到了他的胳膊,Steve一下子想起了Natasha说过的事情,他想起之前他们打的有多狠,即使他的血清都让他恢复了好一阵,他含含糊糊地说不清他想要表达的,然后Tony坦白地给他回信了。

他说他痛恨那时候的黑眼圈,导致他出席好几个宴会都要戴着墨镜。

 

Steve得说他对着信抱歉地笑了出来。

于是他在信里写了他还没有注射血清前,被挨打后用鸡蛋敷眼圈反而被烫伤的经历。

 

那一次他只收到了对方一整张涂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回信。

 

后来他们就提得更随便了,但好像他们总是避免不了争吵,他们会谈论那该死的法案,那些不够合理的应对方法,他承认Tony有些想法并没有错,但他同样希望对方能够理解自己,。

 

于是他们的关系又恶化,几乎吵了整整一个月,尽管Tony信里的那些用词变得粗鲁不堪,Steve咬着笔杆的时候还是坚持不懈地回答着对方那些糟糕可怕的形容词之外的内容。

 

他们需要分享观点,他从没怀疑这点,只是有时候他们还缺少一些经验。

 

然后在一个不算有趣的夜晚,他打算入睡前的十分钟里接到了来自那个特别手机的电话,Tony似乎从外面刚回来,才拆开他寄去信的样子,对着他大声说话。

“你有些地方当然是对的,我从没不承认这点,我不承认的是,完美的美国队长和他那张漂亮到死的脸蛋总是搭配得那么合适。”

 

他对着自己的手掌露出了一个尴尬又快乐的微笑。

“Tony,够了,别再试图假装没有赞美我。”

 

他们聊了一整夜,Steve怀疑对方或许喝了点酒,但那没能打住从他心里涌上来的快乐。

所以第二天他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他们打电话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寄信,直到有一天Tony提到了他的假期,他在嘲笑Steve接下来只能在瓦坎达担当终身荣誉外国游客,后者无声地接受了这种嘲笑,接着前者忽然提到他一直待在纽约,他想给自己一个特别的假期。

 

Steve赞同他的想法,然后男人的语气变得怪怪的了,他开始说一些在Steve听来像是某种暗示的话语,类似他办了一点和协议无关的东西,可以方便某些人顺利回到美国或者其他地方,享受一个假期甚至更长时间。

 

“你会来的吧,队长。”

“当然,Tony。”

他们就这样结束了那个通话,最近的假期是圣诞,他们之间像是有某种心照不宣的默认。

 

sam说他们在作茧自缚,说他不如带好钱包穿上他那套已经很久没动过的西装去约这位显赫的钢铁侠进五星级酒店,那没准就能成事。

 

Steve觉得不可取,他还想要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而不仅仅是上床之类的。

他提到了上床吗?不,那不是他圣诞假期回到这里的缘故,绝不是。

 

2

所以现在面对着带有微风迎面而来的粉尘,Steve Rogers皱紧了眉头。

 

“……抱歉,我没想到你们这么早就,额,回来。”

从楼上走下来的男人看到他的神色不善解释道,似乎在思考怎么形容他们的到来,这使气氛变得尴尬起来,Steve甚至能立刻回想起他们那时候糟糕透顶的态度。

“或许我该换掉dummy做个更靠谱的机器人。你知道,我总是直接穿mk46回工作室的,这里没有什么必要打扫。”

 

“没关系,我们能够处理。”他的心为后面那一句话而消沉了一下,他很难想象Tony总是一个人待在工作室里,尽管以往他们在的时候也是如此,但那总是有点区别的,于是他听见自己过分踊跃而积极地说道,“对吧,bucky?sam?”

 

让这个家焕然一新下,或许Tony会觉得安慰些。

 

“所以——我的房间还好吗?”

结果是他可爱的同伴一起跑去洗手间清理下水道了,Steve 只好专注着清理着大厅的问题,当他弄完了那些充满污渍的地板开始提问的时候,Tony正好回头交待完了他给幻视注意墙壁的几句话,困惑地看向了他。

“Steve?我给你腾了间新的——我以为你会带女朋友回来?金发的那位?”

 

“我——我们——”

Steve Rogers的话卡住了,他想解释那是友善的帮助,但他想起他得解释很多,包括那些不太美妙的回忆,然后他看着手上的抹布。

“bucky,去把你自己要吃的水果洗掉,还有洗手。”

 

“让让。”

被点名的人无所谓地说道,示意着赖着躺在沙发上打游戏的猎鹰腾出道来。

他们一忙完就占地开始玩自己的,到哪里都这样。

 

最终他们把整个屋子装饰得像一个儿童乐园,Tony执意要把那些红色彩球都挂在树上,幸好那棵树很大,他们还在附近牵上了彩带,要不是场地宽敞加上灯光已经调成非常明亮的状态,他们还真有可能随时随地绊上一跤。

 

整个夜晚终于到了快要交换礼物的那个时候了,Steve有点紧张。

他给女孩们买了几件足够暖和的毛衣,bucky和sam会得到他们最想要的最新款游戏,幻视很喜欢他准备的新菜谱,而Tony,他有点担心对方会不会喜欢自己的礼物。

 

就他还沉浸在这种无所谓的思考里,坐在旁边的青年说话了。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stark。”

 

“什么?你可别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放下水果刀对你的精神状况可能会比较好。”

显然这礼物来得令人震惊,Tonystark也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魅力可以让冬日战士讨好自己。

“我们的事已经过去了,那是操蛋的九头蛇的错,知道吗?我希望你最好别再说那个单词,Steve。”

他说到最后看着盯着自己的Steve说道。

 

后者只好摇摇头,接着迷茫地转向准备了礼物的当事人。

“bucky?”

 

冬日战士永远带着他的那个小背包。

他痛快地放下切苹果的水果刀就把那个背包从沙发的缝隙里给拖了出来,鬼知道那是怎么放进去的,但他又给拿了出来。

 

他拉开背包拉链的时候SteveRogers做了平生最没有勇气的一桩行为,他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掉出来的成堆信封甚至落在柔软的地毯上,茶几被铺满了小半,有些甚至没有信封,信纸的颜色隐约可见粉红色的那种,上面还写着大大的“Tony”。

他发誓他绝对有听见幻视那轻微的一声惊叹。

 

3

圣诞假期变得开始有点折磨人了,从那天他站起身来立刻收拾起那些心开始就变得折磨不堪,他甚至还结结巴巴地把他准备的马克杯递给了对方,在场除了他本人和Tony,都对他露出了一目了然的那种微笑。

 

Tony会怎么想他,一个企图重修旧好的不轨之徒?或者是别有用心的肮脏队长?Steve无法接受这种可耻的评价。

 

然而钢铁侠仍然对此一言不发,从他那Steve甚至一句嘲讽或者玩笑也没有听到,他们当晚甚至安然无事地一起共进了圣诞晚餐,而忧心忡忡的他只吃掉了四分之一火鸡而不是往常的全只。

 

他问过bucky,对方的答案一如既往的简单。

“我以为你忘带来了。”

 

是的,没错,他一度想要带来,最终还是畏缩了。

他一点也不相信这个躺在沙发上蹭着sam手上开心果吃却悄悄偷换成果壳的家伙。

 

这群家伙已经腐坏了!

 

但他无法对此充满怒火,只好板着脸走回了厨房间。一进去他就后悔了,幻视正在那里,那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抱着的女孩。

单纯少女和一个实际只有“两岁”的男孩的爱情故事,这简直有点匪夷所思。

而他们正在对于手中那个碗里看上去类型不明的果酱进行交互性的品尝,Steve Rogers决定忘记看到这一切,他替他们拉上门,往楼下走走。

 

那里原来是他的锻炼室,他回来到现在一次也还没用过,以前他总是愿意邀请Tony一起练习,对方虽然脸上一副兴趣不大的样子,但十次里总会答应他七八次。

他偷偷了解过那剩下没接受的几次是因为公司和装甲有点事情要忙。

 

此刻他打开门的时候又后悔了,这可能是他后悔次数最多的一个假期。

那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那里在对着木桩练习呢。

 

“没错没错……队长,我在恶补我的格斗技术,或许五十年后我们能够打平?”男人看见他就收手了,但那双棕色的眼睛并不直视他。

 

“我可以指导你,用不了五十年那么久的,Tony。”

他抱着拳若有所思,盯着对方的脸道。

“Tony,你知道那天有一些信不见了吗?”

 

男人舔了舔嘴唇,摇了摇头。

 “不,额,我不知道。”

 

4

然后Steve就确认了Tony对自己在撒谎。

 

他抱拳向对方微笑,他让Tony接下来经历了一个充满难忘的训练,糟糕的是当对方终于掌握到技巧翻身骑上来的时候,他的那条宽松棉裤不合时宜地突起了某个部分。

 

Tony stark没有对此进行嘲笑,因为他也一样勃起了。

 

接着他们两个就仿佛被那种尴尬感给黏在了一起,午餐和晚餐都共度在了钢铁侠专属的工作室小厨房间里,那里只有冷冻的快餐,Steve往里面加了两个鸡蛋端了出来,然后听着对方大舌头地说着话一边吃掉了整碗。

 

他依依不舍地在吃完饭告别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把对方的东西都带了出来,鉴于不确定物件的重要性,又不想麻烦Friday的心情,他决定自己回去一趟。

但Steve发现工作室已经上锁了,而Friday告诉了他Tony一个人呆在楼上的客厅。

 

圣诞夜之后其他人都出去玩了,Natasha做的担保他们在酒吧待到十二点就会回来,所以他并不是很担心那些。

 

客厅里只有一盏灯亮着,他走近的时候听见对方低声地在朗诵着什么。

“他们任我们走向了这一方,
好像已证实我们俩走错路,
我们才有时候坐在僻路旁,
面带淘气相、浪荡相、甜美相,
试一试能不能觉得不孤独。”

 

Steve记得那是他在留在某封未交出去的信上的一首诗,或许不止一封。

 

他在一家书店里无意间地读到了它,那些词汇组合而成的句子令他着迷,以至于他在简单地回味了几遍后就牢牢地记住了它。有时候,他回想一些往事就会想起这首诗,而有时候,他想到Tony也会想起这首诗。

 

而现在他思念的那个人,正轻声读着这些他曾无数次回味的词句,Steve忽然意识到那种分离是令人感到孤独的,那是他在这个新世界里从未有过感受过的滋味。

被Tony stark入侵过的世界,有那么一点嬉笑声的残影留在他的心里,渐渐成了一种经久不衰的回响。

 

Steve Rogers站在那里直到对方抬起头注意到他的存在。

 

5

被人捉到自己说谎又拿着证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无法信口开河地胡说八道,道歉也显得太没诚意,于是Tony stark没所谓地扬了扬头。

“队长?”

他永远都是一个厚颜无耻的家伙,没错。

 

“假期并不合适这么忧伤的诗歌,Tony。”Steve说道,一边接过对方递来的信纸,固执地斥责和补充。“你知道私自拿走别人的信是不好的习惯,还有,记得开灯。”

 

他听见Tony大笑了一声,“拜托,队长,这可是给我的信。你看,那上面写的Tony可不是我加上去的。”

 

“而且我才奇怪你竟然会写下这样的东西,那个乐观正直永不放弃的美国队长去哪啦?”

 

Steve站在那里看坐着的男人,后者低着头无所谓地玩着手腕上的表带,

“我可没想你为难,你知道的。”

 

Steve当然知道,Tonystark的那些话永远只是用来掩饰自己的不安和没完没了的躁动,或许偶尔他乐于见到其他人窘迫的样子,但从来不真正为难别人。

 

“抱歉。”

Steve道。

半年多来,他一直都在道歉,但永远找不到真正让对方释怀的理由,或许他们之间要的本来就不是什么歉意的借口。但这已让他变得焦灼,他不断地告诉自己,你必须做点什么。

 

于是他的手掌碰在对方的胳膊上,Tony条件反射般向他看去,他不自然地回以了一个微笑,然后手掌又向下滑了一下。

 

现在他坐了下来和对方共用一张沙发的沙发,他的手紧紧攥住对方的手掌了,那双棕色眼睛凝视着他,那嘴巴上面的小胡子似乎几天没好好经打理又变得乱了点。

 

“我只是想说,那没什么可为难的。”

无意识地让距离拉近,他们的距离简直要犯下一个错误了,Steve不断警告自己但那没用,对方的神情同样难以捉摸。介于紧张,忐忑又故作镇定的模样,他很难形容自己的这种恶趣味,但他觉得自己没法从这张脸上移开目光,一点也不能。

他听见自己还在说话,同时空闲的那只手掌伸出托住对方的脸颊。

“一点也不。”

 

他眨了眨眼睛,吻住了对方。

 

6

当Tony stark一边抓着他的金发,亲吻着他的肩膀一边松口低声发出让他脱掉内裤的命令时,SteveRogers终于能说这个假期是一个完美的计划了。

 

 

而如果让前者来说,假如他们十二点没有在客厅里被那群人抓了个正着的话,那就算得上“还不错”了。

他真是没什么兴趣让别人来欣赏他和Steve的屁股,一点也不。

 

fin


评论(2)
热度(52)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