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真爱之光

迪克·格雷森痛恨这世界上的所谓“真爱之光”。

 

它的解释为,当一个人遇见了他一生中的挚爱,身体的某个部分就会感应到这种美好的事物而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个家庭里的每一个人都为此烦恼过,但没有一个会比他处境更糟糕了。蝙蝠侠的光只是在落在手臂上,只需要一根束缚带加上遮光布料就能掩盖它。而达米安和提姆——他们要到成年后才会得到这种可怕的天赋,现在他们最多担心的也不过是会不会成为对方的光这种无稽之谈的事,因为网络上总是传出“未成年前长期相处会导致真爱光芒错乱产生”这种可笑的谣言。

 

而迪克·格雷森那漂亮的,非常轻便的真爱之光在大腿根部的上方。

没错,那个翘得一直很招摇的屁股间。

 

专业而可靠的身体检测报告详细地记载了这资料,他的光被证实是甚至是一种蓝色的光芒。浅浅的,带着一点微弱的透白光晕,就像是某种晴朗天气的云层。

 

迪克·格雷森在那之后思考了有一段的时间,但不幸他的结论依然是——

去他妈的光芒。

 

如果意味着必须先被操了屁股才能发现真爱是谁的话,他情愿自己永远夹紧裤子做人。

 

在那之后他并没有放弃恋爱,尽管每一次都失败了,很不幸。

 

当然,他知道那可能不是“真爱”,他没见过女孩们为他发过光,尽管他们都很欣赏彼此,可他同时也意识到对方不是那个人。

 

这一点上迪克·格雷森有时候会为此感到痛恨,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因为那种光而对正在进行的交往产生了动摇,或许那种真爱童话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

况且女孩们对他的屁股也不感什么“兴趣”,而即使感兴趣,他也没能听到谁惊呼过“迪克你那里在发光”。

 

但事情总是这样的,未必能得到最好的,有时候理想往往不如偶遇。

 

可他真不想偶遇到杰森·托特的时候,对方还戴着一个又大又臭的红头罩,活像一个水桶精一样握着枪对准住自己的额头。

 

迪克·格雷森一瞬间觉得自己可能根本不会发光,而是只会气得爆炸。

 

他俩打了大概四十多分钟就结束了,虽然谁也不想搭理谁的样子,没错,即使隔着头盔迪克·格雷森都能感受到对方的不耐烦,但这条街上的,那最后一辆末班公交车已经来了。

 

路边只有他们两个人,彼此却挤了半天才上去,司机对于这种Cosplay像是司空见惯了,大概也对这种幼稚无动于衷,等他们交了钱后就将目光转回了前方。

 

迪克·格雷森坐在车尾叉着腿,玩着短棍一边盯着那个戴着头盔巍然不动的车门边傻子,他忽然觉得没那么生气了。

 

韦恩大宅实在有点远,他俩下了车在夜色里走了又有半个小时。

 

一路上迪克·格雷森都在按捺住说教的冲动,而青年比他更加沉默,这行径比之前那几句嘲讽的态度还要令他烦躁得多。

 

“离我远点,格雷森。”

他们终于走进大门的时候,青年这样说道,奇怪的是那并非像是命令,尽管平静得很,迪克·格雷森却听出了一点无奈的意味。

 

他慢下脚步看着对方的身影,叹了口气,他都开始不知道他们之间是谁更无奈一点了。

 

直到他发现杰森·托特回归后的一周,全家除了他都和这家伙达成了不错的和解。

 

达米安和红头罩玩了会电动就成了“最佳拍档”,而提姆发了他们三个人的自拍传上了INS,从头盔里解脱出来的青年,露出的面容还有点凶悍的样子,但嘴角却真实地在上翘着——

 

那真是丑死了。

糟糕的灰色滤镜一看就是杰森的主意,迪克·格雷森很不耐烦地给照片点了个赞,他才不会说自己觉得嫉妒或者不受重视什么的。

 

但天啊,连布鲁斯都在午饭时间不经意地告诉他,杰森在看见他整理过的卧室时微笑了。

 

迪克·格雷森抬起头来,放下手中的叉子。

所以为什么现在长长的餐桌上,他的最遥远距离位置上的那个人,会还带着红头盔坐在那里假装看报纸。

 

他感到了一阵可憎的冷漠。

 

家庭聚会其实就是混合着一堆零食的游戏比赛,还有男生之间那些龌龊的讨论。

鉴于今晚蝙蝠侠在家,他们都不想再继续上一次的“尺寸”话题了。

 

于是红罗宾公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他得到了他的真爱之光了,某些时候这会因为爱情的到来而随之提前降临。

 

“在我的肩膀背后。”少年耸了耸肩膀,“康纳那天抱上来的时候,它忽然就亮了。”

 

这个答案显然毫无悬念,坐在沙发上的其他三个人表示了相当一致的认同。迪克·格雷森为他感到高兴,但同时又涌上了某种不太好的预感。

没错,今晚的话题果然偏向了这见鬼的真爱之光上。

 

他每一次都在打哈哈逃避过去,但心里很清楚这会是在劫难逃的事情,尤其在他又一次输给达米安这小鬼的时候——他们都输给达米安这小鬼的时候。

 

显然这次他幸运地逃过了追问,因为达米安·韦恩的问题指向了另外一个还没有公开谈论过此事的人。

 

“说说看,托特。”少年哼了一声,“你有找到让你发光的家伙吗?”

 

他们都没见过青年带任何人回来过,罗伊可能是他在外唯一信任的朋友,但后者和星火凑在一起时眼里发出的光已经证明了一切。

 

戴着头盔或许真的能够起到什么强化作用,前一刻他们还在百无聊赖地翻着沙发上的东西,但下一刻青年回答了这个问题。

“没错。”

 

迪克·格雷森的目光被强制般地转移到了坐在沙发对面带着头盔的青年身上。这话题真不是什么好玩意,每一次都让他感到说不完的郁闷。而现在这种情绪变得更强烈了,让迪克·格雷森连话也不想说了。

 

“你们怎么没搞在一起?”少年反应得很快,讽刺地补充说道,“难道那家伙没发光?”

 

杰森·托特以一个同样的答案回答了对方。

“没错。”

 

这个家庭聚会以时间过晚而仓促终结了,毕竟其中一个只有十岁。

虽然十岁的看上去最大胆妄为不过。

 

不用担心夜晚时间的迪克·格雷森坐在客厅里没走,红头罩青年站在不远的厨房间门口在喝啤酒。

 

他就是宁可站着喝也不愿意和自己坐在一起。

迪克·格雷森看着那个背影暴躁地想道。

 

他们的房间就隔着一面墙壁,每天碰头的次数没法数清,但他就是没再见过杰森•托特的脸。

好吧,他一点不怀疑青年恨他,他们有太多理由讨厌彼此了,但迪克•格雷森情愿忘记那些理由。

 

他直接从沙发上跨了过去,挡在对方准备离开的厨房门前。

对方显然一直都在走神才会被他捉了个正着。

 

 “你的头盔好像变红了?”

迪克·格雷森看着青年的头盔道。

他本来是想找杰森谈个清楚的,但现在又一次改变了主意。

 

“……新上的漆。”

青年闷声道,啤酒罐被他握在手上,一副没喝多少的样子。而那头盔显然还在变得更红,迪克·格雷森死死地盯着头盔的边缘,那真是相当奇怪的红色,尤其是在整个地方只有客厅远远的小灯在照着的时候看上去格外明显。

“和你无关,格雷森。”

 

“不,你得看着我说话。”

迪克·格雷森在他转过身想要把啤酒罐放到旁边的时候拉开了他的头盔。

 

那可能有点疼,迪克·格雷森感到轻微的后悔,他听到对方闷哼了一声,似乎撞到了鼻子之类的部位,啤酒罐则直接被甩在地上流出了一大半还没喝掉的液体。

“你必须……”

 

他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摘下头盔,他眼前所见的是一个正在“脸红”的杰森·托特。

 

红色光晕在青年的两颊上闪烁着,在这整个黯淡的环境里散发着说不出的暧昧。

 

“呃。你是早就……”

迪克·格雷森想要声明自己并不是有意以这么粗鲁的方式来揭穿真相的,他只是受够了每次都隔着头盔和对方说话,但“真爱之光”的冲击力显然太大了。

 

他只能语塞到说不出话来。

 

青年带着厌倦的神色看了他一眼,从他手中拿走了僵化的,黯淡的红色头盔。

 

杰森·托特当然知道得早很多。

早到他爬出池子找回的第一件旧东西竟然是一张最没有用的合影开始。

 

那毕竟是无聊却又快乐的过去,他让自己凝视了很短暂的一会才撕掉了它,但抬头那一刻杰森·托特没法控制镜子里自己脸上发出的红色光芒。

 

他只能低下头去重看被撕掉的另一边——那张充满快活又愚蠢的笑脸就在上面安然无恙着。

 

他只知道杰森·托特总得回到哥谭,回到这里,他的起点。但他总不能带着一脸所谓的真爱之光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配上一个红色的头盔成为“红头罩”或许会更好。

 

尽管它真的没什么作用,因为迪克•格雷森穿着背心从房间出来向他打招呼的时候,他还是感到了失落。

 

没有那种光,不可能有那种光。

杰森·托特一点都不在乎那失落到底源自于什么见鬼的理由了。

 

迪克·格雷森现在也无法解释自己围绕着红头罩没完没了地说话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或许是纯粹的内疚,揭露对方的隐私并不是友善的表现。

 

但他脑海里的声音却不是这样告诉他,他看到对方的光不止是惊讶,还有混乱发酵而出的惊喜,他没法辨别那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呃——守护弟弟不被外人欺负的心情?

 

“承认吧,你就是想和他玩到一块去。”抢走他手上的麦片倒在自己的碗里,达米安·韦恩没好气地说道,“你就不能把你脸上蠢死的笑脸收收吗?我开始想念之前那个苦大仇深的迪克·格雷森了。”

 

“我有这样过吗?”迪克·格雷森看了一眼对方,“你倒的巧克力牛奶太多了,我会告诉布鲁斯的。”

 

“见鬼去吧你!”

少年捧着自己的零食头也不回地回房间了。

 

迪克·格雷森选择拎着两罐啤酒去打扰某人的独处时间。

那一夜后青年依旧戴着那个头盔,被当事人发现固然是尴尬的,但总比全世界都知道红头罩的真爱是夜翼来得好一点。

 

他进去的时候青年正躺在床上把玩着新买回来的模型,只看了他一眼,又转回了目光。

 

迪克·格雷森习惯了对方这种态度,他只是把啤酒罐头放在了床头的柜子上,然后抢了半个枕头坐在对方身边。

“怎么样,找到了你的新工作了吗?”

 

“没有。”青年翻转了一下手上的模型,他似乎因为自己脸上开始发出的微弱红光而停顿了一下,“你别像个老妈一样,格雷森。”

 

“我还以为我们达成共识了呢。”

那红光还在变深,或许迪克·格雷森内心是个变态施虐狂,他早就这么怀疑自己了,他乐于在单独相处的时候看到青年脸上一点点变深的红光,开始只是像脸红,到他现在伸手去夺走对方模型的时候,那红光就变成了花园里玫瑰花才独有的漂亮颜色。

好吧,其实也和那个头盔颜色差不了多少。

“让我们忘记不愉快的误会之类的,好好相处。”

 

“你和那些女孩也这么说吗?还是更假模假样一点?”

杰森·托特看了一眼对方腰间露出的皮肤,那过短的背心真可笑,毫无疑问是缩水的结果。

 

“但她们可没有为我发光过。”

迪克·格雷森说出口才意识到这一句并不合适之前的内容。

 

所幸的是对方并没有回答,只是将他手上的模型拿过来放回了一旁的架子上。

 

“我是说,我没有想过她们会对我发光。”

迪克·格雷森摸了摸鼻子,那是假的,很多次失望消磨掉了他的期待。

“但我挺高兴你能够……嗯……”

他思考过这个问题许多次,他不知道他有没有机会看见自己的光,但眼前却正有人为他而发光着。

“所以你应该是喜欢我的?”

 

他索性那么说了。

 

“不,我的意思并不是我们可以试试或者怎么样——”他看到对方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变得紧张起来。“发光并不是唯一的证明方法。”

 

他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光,这世界的光并不总是双向的。但如果他没有发光呢?——那么他和杰森还能怎么相处下去。

迪克·格雷森觉得自己正在往重心偏移,他还以为自己只是想修复友谊呢,但爱情?那真是把他搞糊涂了。

 

在这胡言乱语里青年的声音冷冷地响了起来。

“如果你想说我们可以恋爱但我又不是你的狗屁真爱的话,那没关系。”

杰森·托特的脸色一点不好看,即使有那些红光衬托也看上去毫不愉快的样子。他的手掌重重地捏过迪克·格雷森裸出的腰部往下滑去。

“不是我也能操你。”

 

迪克·格雷森立刻从背后感觉到对方裤子里那根正在发热的玩意。

 

他俩似乎要在床上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而穿得太少的可能成为最终输家,当杰森·托特把男人那条裤子脱下来的时候另一只手还压着对方的手臂上,而迪克·格雷森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很介意对方那么做。

 

青年那些从嘴里发出的脏话最终停滞在了空气之中。

一点点的淡蓝色的微光正从他刚刚扬言要“操”进去的地方发出。

 

“你在发光,迪克。”

他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用那根已经勃起的东西顶了顶对方的屁股,然后换上一根手指往那里伸了进去。

“我就知道你也暗恋我。”

 

“也?”

“闭嘴。”

 

 

FIN

 

 


评论(22)
热度(352)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