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stony】其实你想要,但你从来没意识到。

Tony Stark并不是一个无聊的有钱人。

这里的“不是无聊”指的并不是他不懂得寻欢作乐,他搭讪那些他看得上眼的漂亮小妞们的成功率几乎是全中。

 

他总是能够很快地找准想要的目标——比如他觉得自己现在就有点喜欢这位新队友的身材。

 

那双蓝眼睛和简单打理过的金发,这是美国有史以来最纯正天然的搭配,对方冰封过的脸还透着一点困惑,然后他移开目光看向对方的臀部。

 

“漂亮的屁股,队长。”

他咧开嘴微笑道。

 

那一天他被美国队长邀请去搏击室一起锻炼了整个下午,在感觉自己下肢就快报废的时候对方终于知道什么是礼貌一般放过了他。

 

不约他,绝对不约,TonyStark提醒自己这一点是因为自己的节操守则不允许亲近那些可爱的同事们,而并非这位美国队长太难下手。

 

他的绮念很快就被真正地打破了,Steve Rogers恐怕是少数几个能让他在胡言乱语时候会恼羞成怒的家伙。

他们在正式的会议上打起来了,谁敢相信这一点?

只因他在举例时候用了对方那过分发达的肌肉举例科学进步的不自然现象,对方居然在他坐下的时候来了个肘击。

那么他去伸手拉开对方椅子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要知道他可不是唯一一个觊觎对方身材的家伙,或者说,谁不喜欢这些呢?漂亮脸蛋漂亮身材,那是科学之外少数有趣的东西,他敢说即使没有那些体质和特别烦人的意志力,美国队长也能在这个世纪混出不错的地位来。

 

何况美国队长的口才还出乎意料地好。

他的演讲水平放在争论之中也有着相当的优势,这令Tony Stark总是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想要给对方来上那么一炮让对方闭嘴。

 

他的下流念头就快被对方耗尽了,在对方那井然有序的逻辑分析下,就好像他只是个冲动的毛头小子,一切主张都幼稚而不尽如人意。

“有时候我真想打碎你那完美的牙齿。”

 

“起码你学会正视我的脸了不是吗?”对方抬起头看向他,这让Tony Stark没法像以前那样随便地就移开视线。“不再使用你那些对付漂亮小妞的下流语言,就好像你根本不会说话一样。”

 

“嘿,我要打断你一下。”他在心底承认对方有一部分是对的,但他才是那个真正毫无差池的人。“那些现代用语或许你听不太懂,队长,但你不可能不知道见过你的人对于你外在的评价,这或许也是为什么那个时代里你一度成为花瓶代言人的原因——美国甜心。”

 

他知道自己再一次说错话了,对方那漂亮的眉头皱了起来,尽管依然好看但却带来了点Tony Stark真的非常讨厌的那种严肃神情。

 

他们整整一周都失去了交流,世界和平的日子里就该这样做,直到他路过档案室里听见了对方的碎碎念,那些计划里面不周到的地方,还有更多协调分配整个团队的细节。

 

漂亮脸蛋老头子的心,TonyStark握着咖啡想道。

 

他们的相处变得再次缓和起来。这里说的并非是他的行动有多么主动,只是Steve不再绷紧着那些表情了,那令TonyStark感觉到一种安然的放松,恐怕他不能解释这种松弛的理由,但那真的挺好。

 

起码他们的战斗再一次变得搭调起来,他不必冲到最前面的时候一切就开始走向了合理的解决,伴随而来的是愉快的电影之夜里他们也不用再背对着对方坐在一起了,他甚至收到了对方的甜甜圈礼物。

仅表示礼貌地,他回送给对方了一个小小的充电宝,那上面有一个语音通话器,一个GPS导航仪,还有一个定位跟踪收发器。

当然这只是他从工作间里随便翻出来的一个小玩意,他只不过花了几个小时设计那个带有钢铁和盾牌的图案罢了——但感谢上天,Steve微笑地收下了,而且显然很高兴。——因为接下来他连Tony Stark满口打趣他的胸肌和臀肌时候也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

 

然后他们又开始吵架了。

这次可能严重得多,因为TonyStark甚至能得感觉到从自己胸口那个反应堆里涌上的悲哀,他们就永远不会是一路人,即使都他妈想维护该死的那套英雄荣誉。

 

Steve Rogers的几次欲言又止都在他的冷笑里消失殆尽,男人开始习惯皱眉,当他们因为一次总结上无法确认到底谁的决定更有意义而争到几乎面对面紧逼对方的地步时,Tony Stark忘记了自己那套身材赞美理论。

 

他真恨他,这根老冰棍,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个字眼,从鼻子里哼出的每一声——还有那些该死的,阴阳怪气的语调。

他到底为什么要因为对方而紧张不安?他一直都是这样,人人都已认识到的自大天才,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再交流什么。

 

结果他在听到那个来访的名字后还是打开了工作间的门。

 

那头金发像是紧张不安地翘起了几根,而后脑勺的一部分则被小心翼翼地压平了。他盯着眼前男人的额头,这种古怪的观察连他自己也无法辨认有何需要,于是他逼迫自己立刻打断这种沉默的注视。

“队长,如果你需要我给你修理手机之类的话,最好现在就拿出来。”

 

然后那双眼睛微笑了,收拢的蓝色显得更漂亮清澈,他并非第一次才意识到。

“不,我只是想来给你送这个。”

 

那是另外一个小玩意,只能算得上一个半成品。他丢在客厅的,出于一点点想要挽救同事关系的原因,而特意做给美国队长的一个书架阅读器。这上面的功能说起来有点傻,它可以在翻页的时候记下对方的分析和感受,然后帮助推荐更多的书籍和新闻。

 

他知道这个家伙或许喜欢说点什么,对于他不够适应的二十一世纪新闻界,对于这个他们都觉得有点寂寞的世界。

当然,他不会让对方知道那些分析感受会传送到自己这里来,他并不是偷窥狂,他只是——或许可以通过这些给对方再做点更好的升级之类的。

 

Tony Stark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不像是做了坏事被抓那么心虚,他刻意地耸动着自己只穿着背心的肩膀,想要陈述这个东西有多么简单。

“我的工作很忙,如果想感谢我的话不妨替我关上门就好。”

 

“你的那些无聊话变得越来越少了,对于我的不礼貌注视也开始转成正常的交流。”

Steve Rogers对他的抗拒不在意地说道,他不会承认自己为这些行为而小小地困惑过,直到意识到眼前的家伙行为一直都有那么多的矛盾。

“我们可以好好沟通,就像你现在这样看着我,Tony。”

 

“那些都是点小问题。”

“是关于你性命的问题。”

 

钢铁侠手掌张开又收紧,TonyStark试图抿紧嘴巴不再去说话,赞美对方已经变得过时,争吵又让他感到疲惫,和解大概是他们最好的办法。

“谁在乎呢。”

 

“我并不想看到你现在的表情,Tony。”

那双眼睛看穿了他,找到了一种让他无法抗拒的方式带来了巨大的诱惑,他非常清楚这一点。

 

他同样不喜欢看到对方那些低迷烦躁的神情,那好像是宇宙中最永远无法解开的困惑之一。当美国队长都无法找回信心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显得太过苍凉了,他更爱对方脸上那种欣喜的,自豪的笑容,在他接受对方每一个指挥和配合的动作后,他都能看见那种笑容。

 

这种被解开的真相本该让他变得羞愧而富有攻击性,本能或其它会让他毫无理由地苛责对方以至于让对方甩手走人,这样他才能一个人独处下来,随便放任自己做点什么可笑而滑稽的行为。

 

但这次恐怕不行了,他的目光没能移开对方那张渴望着得到回答的脸庞,

 

“如果你别再那么做,我会给你一个奖励。”

“你一直想要的那种,托尼。”

 

恐怕这是他们所有争吵和正常交流里他最不想听懂的,但又最为明白的内容了。

 

“……你说得可能有点道理。”

他的嘴巴最终还是微微地翕动了一下。或许他发出的声音有点太过微弱了,但那正好,他希望对方最好别听到自己在说什么,因为那真是听上去十分的无力。

但对方扬起的微笑正告诉他,他的祈求失败了。

 

Tony Stark得到了一个从脸颊到嘴唇的亲吻。

这可不是他这前半生中尝过最好的吻,但他一直都想要这样一个亲吻。

 

 

——其实你想要,但你从来没意识到。

 

 


评论(2)
热度(38)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