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大哥教你怎么做恶魔

严重kuso导致ooc程度较重的AU,天使&恶魔的设定。

送给朋友的生日贺文。

生日快乐,希望你一切幸福快乐,就像两只小的一样》《

1

“我必须对此忏悔,毫无保留地供认我所犯下的罪行。”

长椅上坐着的男人合住双掌,向那个站在台子旁边的黑色身影忧郁地说道:

“就在昨晚,我违背了对亲爱的上帝所发的誓言,多吃了半只烤鸡。”

 

“……没错。”

这场忏悔已经进行了半个小时,男人仍然在叙述他的感受。

“我在上面还撒了一点芝士,那是我第一次加这种配料,但是味道还不错。”

迪克•格雷森犹豫地沉思了一下,但那沉思显然什么都不是,因为他接下来向自己亲手撒上的配料发出了控诉。

“它可能会使我的体重再胖上几斤,这是不道德的。”

 

坐在他身旁的青年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鬼知道他是怎么被对方拉坐在这里而不是站在台子边装酷的,总之此刻他翘起了黑色的尾巴,推了推对方的腰部,示意着对方离开。

“……好了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拿自己那双洁白而美貌的翅膀当手刹车的天使,迪克·格雷森可能是第一位,他站起身来那双无辜的蓝眼睛盯着对方,露出了像是伤心的神情。

“噢,杰森,这可是教堂——我需要忏悔。”

 

“这不是你的教堂。”杰森·托德不耐烦地说道,他抬眼看向对方,“你知道我们是不同阵营的吧?”

别开玩笑了,一位天使来向被世人认为邪恶的恶魔忏悔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内容包括两块鸡翅和一根没咬干净的鸡肋骨?

——说不定加百列会把他俩抓去审判的。

 

“没什么稀奇的,能够获得达芬奇的青睐才让人感到受宠若惊。”

迪克·格雷森不满地摸了摸自己嘴角边的油渍,他一直希望有那种举世瞩目的艺术家能够观察到他的风采,但天堂已经颁布了十三条禁令来禁止天使们炫耀自己的美色,因为这样可能会泄漏他们本身的秘密,尽管连他们本身都不知道那会是什么秘密。

“事实上,一位英俊有力的恶魔经营着一家教堂才会令人感到奇怪,但我很高兴你仔细地聆听了我的忏悔。”

 

“这是伪装!”头上的角被对方气得突显了出来,杰森·托德瞪视着打断了他的话。“不然我们要怎么将那些凡人进来?说我是恶魔协会驻地人员,欢迎他们预备候选进入地狱吗?”

 

“但从来没人来这。”迪克·格雷森顺手地抓了一把对方头上冒出的黑烟,“所以我是你的第一个顾客,而且我的忏悔也和你息息相关。”

 

青年痛恨地抓了抓自己头上的尖角,“你他妈又做了什么?”

 

“在烤鸡后面,我顺便替你吃掉了一些冰箱里甜美的负担。”

迪克·格雷森向他眨了眨眼睛。

 

3

杰森·托德能感觉到腰部有一群赘肉魔灵正在不断地聚集,这让他的腰围将在短期就会变成一个可怖的数字,然而此刻他身旁的男人正将翅膀大摇大摆地展开着作为他们身后的靠垫。

 

他拿起可乐重重地吸了一口。

 

合租的豪华公寓配上超大屏幕的电视机,震耳欲聋的音乐节目正带来这才该是恶魔与天使的后现代的生活。

 

“你害我成了个胖恶魔。”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里的主持人,他正在讲述这个唱完歌的年轻残疾女孩身上所发生的故事,杰森·托德喜欢这些故事,它们非常有教育意义和警示作用。

 

“没错。”迪克·格雷森对此供认不讳,他狠狠地用修掉尖利指甲的手指戳了戳对方的腰部。“你拥有那么漂亮的腹肌与背线——那可不是一个恶魔该有的。”

 

“胡说八道,你在嫉妒。”

杰森·托德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但对方堂而皇之地承认自己的无耻。

“没错。”

 

这种行径在这位看上去优雅温柔的天使口中会变成“诚实”的表现,青年想起以往的经历来放弃了回驳,他抿紧了嘴巴,然后继续专注于电视节目。

“哦,该死。”

那个愚蠢的选秀开始唱起了奇怪的摇滚,他厌恶地打算切换频道去看看那些卡通节目,但灯突然暗掉了,随后电视也切成了黑屏。

 

又是停电,他们这里的电力系统总是混乱得要命。

杰森·托德起身打算去翻抽屉里的打火机,但他身旁的男人拉住了他。

“别浪费时间,让我和隔壁借点光来。”

 

简单来说就是偷电。

青年翻了个白眼。

“我希望你别那么做,你已经使得天使的形象在我心中完完全全地崩——塌了。”

 

但这个愚蠢的天使并没有像往日那样迅速地偷来光明‘照耀’整个房间,而杰森·托德发现‘崩塌’这个词从他口中离开的的那一秒他们就开始跌落了,跌落到一个奇怪而黑暗的漩涡之中。

 

这可不是通往地狱的好路。

 

“完蛋了,我们要死了。”

迪克·格雷森焦躁地说道,“可怜的小翅膀,我还没有从你手中抢过那对没吃完的鸡翅呢。”然后他伸手一把抓了过去。

 

青年的脸阴沉得几乎消失在昏暗的光线里了。

“我们早就死了。”

 

3

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实际上他被迪克·格雷森搞得根本没工夫去细想,黑暗中走出的,自称来自远古,身份高级的未知神明向他们讲了一段很长的外星语,但最后杰森·托德腰间的翻译机只将那些长篇大论翻译成了一句话。

“我们搞错了你们的身份。”

 

“难道我是六翼天使的转世?噢,天呐,我从来没想过这一层,但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我和大多数天使似乎都不太一样……”

迪克·格雷森似乎要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青年只好冷漠地打断了前者的臆想。

“闭嘴,你只是爱吃。”

 

他得到了对方受伤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杰森·托特生出了一点点的恻隐之心,他向那个站在那里的神明问道。

“你们是怎么发现这件事的?”

 

“那只鸡,它是我们派去人间潜伏的特工,另外你牙齿咬下去的力度比普通人重两点三倍。”

翻译机将这种理由毫无语法错误地,流畅地翻译了出来。

 

“你说得没错,其实我只是爱吃。”迪克·格雷森转过头向青年说道,但后者并不打算理睬他的样子,于是他补充了内容。“力量是天使同样拥有的东西。”

 

“但邪恶显然不是。”

杰森·托特冷淡地说道。

 

“所以——我很高兴现在我能够转职了。”

男人咧开嘴不怀好意地向他微笑了。

 

 

4

交换大概只用了一分钟左右,他看着对方作为一个恶魔,合格地勒索回一盒全家桶,再次舒服地躺在了豪华的大沙发上,杰森·托德握着遥控器慢慢地开口了。

“所以我现在是那些堕落天使之后第八位有过双重身份的?”

他的眼睛还盯着自己裤子上掉落的白色羽毛,这一切就像是个奇怪而离奇的梦。

 

 “是在我之后的第九位。”

迪克·格雷森纠正道,然后看了他一眼,将手上的鸡腿递了过去。

“你可以一起分享我的美食,小翅膀。”

 

——没错,他给新任天使取了一个甜美的外号。

 

“谢谢。”青年抓着吃了一把,他的食欲又回来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要偷走我的食物,地狱的伙食并不理想,关于这个你以后会知道更多的。但在那之前——你可是正宗的天使。”

谢天谢地,他没看错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恶魔。

 

“那不是我的,但应当是我的。”

对方说道。

 

这毫无道理可言,杰森·托特沉默了一下。

“我也是你的?”

 

“没错。”

男人微笑着露出漂亮的小尖牙来,杰森·托德看这张面孔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有作为恶魔的天赋,但他仍要说些什么来解答心中还残余的困惑。

“难道这是大多数天使的作风?”

 

他可不想和奇怪的家伙一起工作,尽管大多数的日子他已经和身边这个比一般奇怪都奇怪的家伙共度掉了。

 

“不。”

迪克·格雷森看了他一眼。

“是原野上欲望的呼声。”

 

他得到是脸涨得通红的天使一只。

“不要再偷看我买回来的小说了,迪克——格雷森。”

青年压低了声音,毫无威胁性地威胁道。

 

这位已经驾轻就熟的恶魔愉快地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来。

 

FIN


评论(4)
热度(97)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