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有趣

他沉默地吻了吻对方的手背,然后向他们身后的人微笑。

 

迪克·格雷森被对方用力地挤进了狭窄的洗手间里,现在是哥谭夜晚的九点四十四分,布鲁西总裁的晚宴才开始了一个半小时,头盘和汤刚刚被他用完,那里面的沙拉和鹅肝酱都是他的最爱,他几乎毫不客气地全部吃完了。

 

时钟在水池的上方不紧不慢地走着,但他现在甚至不敢保证他能够赶得上最后的甜品。

 

青年用手臂抵住他的手臂,隔着那层据说是牛皮做的外套,迪克·格雷森仍然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的热度。

 

总是不克制地展现自己莽撞而冲动的威慑力,想要以此来证明自己足够有能力去做一切——杰森·托德就是这样一个人。

 

青年将对方嘴中的残余红酒用舌头固执地扫空了,摩擦着口腔内壁的黏膜似乎还要彻底尝个够一般。但事实上这个吻十分失败,因为迪克•格雷森的蓝眼睛正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意乱情迷。

 

该死,他就知道那是不可能会发生的情况。

杰森·托德松开那只攥住对方胳膊的手,想要抓一下头发,但在抬起之前却被对方握住了。

 

迪克·格雷森沉默地吻了吻他的手背,后者看到对方的脸上就像两个小时之前那样再次微笑露出了,但这个微笑不再像之前掩盖他们的争吵而显得那样礼貌而得体——迪克·格雷森张开的嘴唇离开他的手背,很快地分开含住了他的手指。

 

牙齿舔过手指的两侧让舌尖去捣弄缝隙间的肌肤,这种亲昵有种湿漉漉的黏腻,指缝这逼仄的空隙带来轻微的挤压感,杰森·托德注视着对方翕合着嘴唇舔弄着,他的手指僵直得要命,但又不愿从这温热的口腔中伸脱出来。

 

迪克·格雷森很快就感觉到了这一点,他抿住嘴,慢慢地吮吸着对方大半根得食指,然后一点点地吞吐而出,被津液泡出的肌肤很快有点凉意,然而下一秒他的牙齿却咬在手指微微突起的关节上。

 

被咬紧皮肤,感觉牙齿贴近在手骨上的滋味带来了奇妙的战栗感,青年克制地发出一声喘气。

 

他在入席前和迪克·格雷森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在过去,他们不相为谋了很长的日子,但最终还是走到了一块,这种不清不楚的交往被他认为是类似于恋爱的关系,但杰森·托德始终没有找到什么理由去和对方真正地严肃交流一次。

直到他看见对方穿着西装样子,他忽然意识到这个宴会可能是个公开的良机,但迪克·格雷森说不,他不想要公开。

 

具体是不想在这一刻这个地点向这些人公开,还是纯粹地拒绝不想公开——被怒火点燃的青年在听到拒绝后已经懒得思考这其中到底有多么不同的差异。

 

而他们现在却躲在这狭小的洗手间里忘记了之前所发生过的一切,杰森·托德那根从口中勉强脱离而出的湿漉漉手指还带着透明的丝液,随后又笔挺地探进对方那头柔软的黑发里。

 

他发现自己的呼吸还是那么的沉重,但变得更加复杂了,贴近的身体让他的吻重新回到了对方的嘴唇,贴了一贴。于此同时大腿顶着对方的西装裤之间,两个人的腿部交在一起让鼓出的那块布料突出得更加明显,彼此之间都能感受到对方勃起的部位。

 

这种慢性的摩擦里带着强烈的热度,心跳都仿佛加快了起来,喘息声透过唇齿间泄漏了一点点,还没等这风声消匿,杰森·托德没解开对方的皮带就已经射在了西装裤上。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主张我们在这里公开关系的原因。”迪克·格雷森看了眼裤子溅上的白色精液,伸手抹了一把靠近青年的脖子,“你会很高兴,但他们会立刻猜到这是什么,我可不想成为这种关注焦点的对象,也不想你砸坏掉那些可怜的桌椅。”

 

这是个很有趣的判断,青年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后向他露出了一个满不在乎的表情。

“其实我觉得那挺有趣的,迪基鸟——”

 

迪克·格雷森手快地将手指上的那些液体抹在了他的嘴巴上,露出了更愉快的神情来。

“是吗,有趣?”


FIN


评论(5)
热度(65)
  1. 五倍根号四Richmon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