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停夜之时

注:非正常设定,鬼故事。
时针指向十一点的时候,杰森·托特从浴室里擦着湿发走了出来,毛巾没夹住的水滴落在地上,被拖鞋踩过后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一个人所居住的客厅没有开灯,光线在严实的窗帘下显得很暗,只有浴室里那还没关掉的白炽光隔着门散出隐隐约约的光来。水声已经被关掉了,潮气仍然透出溢在洗手台上的镜面上,暗暗地覆盖起一层雾来。

他靠在墙壁上,拖鞋的声音停顿下来后,紧接着是按着开关的两声响,但客厅的灯像是坏掉了一样,怎么都没有反应,紧接着整个空间开始变得死寂了。

独立的安全屋没有任何邻居作伴,可往日路过的野狗猫儿今夜也没有出现。

“怎么搞的……”
杰森·托特眯起眼睛,新换上的电线才过了没两周,但此刻他的手还在揉擦着头发,一正点点地抹干发丝的边缘,挤掉那些水分将之扔进柔软的毛巾里。

这些没有动静的动静不太正常,他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明明窗户都关着,他的脸颊却在不知不觉中感到一丝有些凉意的发麻,不知道从哪而来的微风吹在了他的脸。
杰森·托特甚至有种有人在朝他面上呼气的错觉,但脸上那一点点的气息冰冷得像死人。

那浴室忽然“砰”地响了一声,白光也跟着震了几下,整个房间在这短暂的数秒里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中。
他放下浴巾,伸手去拿一旁桌上的枪,有一只手从那枪的对面牢牢地握住了他的手。

“是你。”
他放松了下来,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没有笑,但却依然熟悉到只一眼就能认出来。“他妈的吓死我了。”

“是我,我过来看看你有没有饿死。”
迪克·格雷森将他手中的浴巾接过来,按在他的脖背上,他的语气倒是比表情更为惯常一些。

他顺带着将枪也取走了。

当杰森·托特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忽然压得很低,就像是耳语一般凑近了。
“……别抬头,让我们继续说话。”

杰森·托特在同时感到对方的手握住了自己,濡湿的手感里,有东西跟着滴在了他的手背上,原本滴答滴答的声音闷在手背上,并听不出声音,却更让人感到难以呼吸。

黑暗中他看见的这黑色深得有些像墨水,但在空气中透着的却是另外一种气味,更接近于……腐烂后的坏血。

在这种天气里,起码已经死了五个小时以上。

杰森·托特意识到自己今晚一直在这里,从未离开过。他屏住呼吸,这一次选择立刻相信男人的话。
“好吧,看看你都带了什么吃的?”
他从喉咙里挤出和那一句低语无关的回答来。

这样的反应立刻获得了对方的认可。
“谷物麦片,还有阿尔弗雷德带来的点心,以及你最爱喝的牛奶。”
男人慢慢地说道,然后再一次像刚才那样换了声音。
“……把手摊开来。”

“没问题。”
迪克·格雷森从来没有骗过他,假如他真的是的话。 

这种下意识惯性的假设让杰森·托特去看了看身旁的人,他们的眼神正好撞在了一块,迪克·格雷森的表情有些缥缈,从一开始,他坐在沙发上抓住杰森·托特的手时,就处于这种状态中。

青年变得警觉了起来。
他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他从一开始就不该放开那把枪。

真正的迪克·格雷森怎么会去拿他的枪?那家伙是个短棍爱好者。

仍然处于大约是停电的状态下,他瞥见那墙壁上的影子不正常了起来,那几乎是鬼影重重,时不时地抖动着起伏着,无声的默剧比起那些带有蛊惑人心的配乐剧,另有一种诡异难测的战栗滋味。

对方仍然在替他擦头发,手法与力度和迪克·格雷森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杰森·托特没法不去在意和考量这些,然而当他越是去在意,就越确信,这个“迪克·格雷森”不是真的。
“你是谁?”
他张开的手已经被那滩滴下来的血侵占得发麻了,杰森·托特开口道。

男人抬头看向杰森·托特。
“我是谁?”
他眨了眨眼,就像准备过无数次介绍一般自然。
“理查德·迪克·格雷森,第一任罗宾,现任夜翼。”

他的手指贴在青年战栗着的肩胛上,“以及你的爱人,杰森。”
“迪克·格雷森”朝他微笑着说道。

这种倒错的状态下,微笑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把枪还给我!”杰森·托特终于怒吼道,在那些暗血滴满他开始垮塌的肩膀前,他伸手试图去抓住男人。
“给我——”


杰森·托特醒来了。

客厅没有开灯,仍然是灰暗的模样,但从噩梦中惊醒却给杰森·托特一种劫后余生的亲切感。

男人的手温柔地抚摸着,圈住他的脖子,那一点点微凉的刺激让他变得更加清醒起来,“还好吗?”

“没什么。”杰森·托特只是还是没法立刻止住喘气声,一边试图用手挡住不受控制的虚弱神情。“只是个噩梦。”

“别担心,小翅膀。”迪克·格雷森的声音贴在他的耳边,男人的另一只手正拿着浴巾抹擦着他的发梢,硬邦邦的物器顶在了他的背部。
“……不会再有人和你抢那把枪了。”


手指缝里那双破碎的蓝眼睛燃着诡异的亮光,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
fin

评论(4)
热度(34)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