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胡王】秘密

我王凯旋上山下乡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接下来二十多年都要和这胡八一搭一块了。

但这也不是不好,胡八一这人,天生就透着点和别人不一样的劲儿,好像没有他搞不定的事,就拿摸金校尉来说好了,这家伙分金定穴,太有一手了。

不是我瞎吹,我和他就跟亲兄弟似的,他替我改过情书,我割爱送过军章,虽然这一切和另外一个人还有点关系,没错,是小丁。

年轻气盛那阵儿,我就知道她是我见过最好的姑娘。这些年一天天过去,见遍那地宫粽子,也看过摩登都市美国妹子,还是觉得她是最好的姑娘。

Shirley杨那婆娘得除开,不能算在讨论范围里面。


胡八一大概知道我是怎么都没有忘记过小丁的,可他也是个能耐人,从来不到我这里提,男人的心底总藏着个人,这秘密我们彼此有个默契,隐隐约约地知道,差不多也就够了。


可从那奥古地宫死里逃生后,这秘密是再也藏不住了。

大概我还真是个念旧的人,恼火了什么都管他奶奶的,通通一气说了出来。——那二十年前的彼岸花,我可是答应过小丁的,从来都没忘记。


可胡八一这小子翻来又覆去,说话不算话,这回我倒是真赞成Shirley杨说的了。


胡八一你真不是个男人。




回回坑我那些破事吧,得,我也不在乎。把我拐到美国那地方卷地铺睡大觉,这糟心事,我也习惯了。
但小丁的事不一样。

不过想想胡八一也算是仗义,从老美那破地赶回来,不然我和大金牙估计早被那帮神神叨叨的给搞死了。


我知道他心里也藏着这个秘密,我们喜欢过同一个女孩,她是个最好不过的女孩,为了我们才牺牲在了那里。 


我想我很难忘记她,胡八一也不会。


但这一次或许真该放下了。

Shirley赶回美国处理一些事情,胡八一抽了根烟从窗口往我这里走了回来。


 ——我看没过几年他也得成大金牙那副死样子。




 “都结束了啊。” 他还用着出来后那副不冷不热的语气,蹲我旁边拍了拍大腿,似乎还想追问点什么。 “怎么,不打算重新开始?”

我瞧了他一眼,“整什么重新开始啊,走着便是了呗。” 

“不想找个对象试试?” 

好家伙,奶奶的和我睡了二十年,现在才想起惦记我这终身大事了。

“没空。”我从鼻子里哼了哼气,往外面找到了份临时工,金盆洗手又洗了脚,养活生计这件事还是要操心的,“老子赚钱呢,不搞情情爱爱那点小破事。” 




“真没人?” 




“真没。”我被他问得一团火,说不出哪儿不对劲,“你咋管那么多呢?”


胡八一搭着我肩膀在那没说话。

我急了瞪他一眼,见这家伙嘴角翘了翘,像是很开心的模样,看到我的目光后又感觉抿起了嘴巴。


——这混蛋,十有八九是在笑话我。


“别指着我赚着了给咱换大床,那可是我在资本主义社会立足的备用金。”
我转过头嘀咕道。

他的答案很简单。
“就一直一起睡地铺,也挺好的。”

fin

评论(10)
热度(76)
  1. HarverylRichmond 转载了此文字
  2.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Richmond 转载了此文字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