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哥谭高中-阿甘妙世界AU设定

圣诞快乐!么么扎!

 @c⌒っ.ω.)天然组的攻略 


1

“我以为你已经毕业了。”

布鲁斯·韦恩说道。

精明的老蝙蝠尽管忙于工作和夜里乱窜,可仍然十分关心这只养鸟的学习生活。

 

“哦,留级了。”

迪克·格雷森愉快地回答着,然后他看见了对方手上的叉子插进了桌面。

 

“……那就带着杰森一起上学吧。”老蝙蝠抽出爪子将资料推在桌子上,“他是我的新养子了。”

 

迪克·格雷森兴致勃勃地跟随他的目光而去,很快地从门边出现了一只圆润的,饱满的红色长桶,然后倏地起身露出了双腿。

 

——红头盔成精了。

这就成了迪克·格雷森第一次见到杰森·托特时唯一的印象。

 

2

迪克·格雷森在思考过后坚决认为这该是一只小翅膀,属于他的小鸟,可以带着到处炫耀的那种。

 

当对方缩在桶里的时候,他就抱着这圆形的头盔到处向朋友们自豪地介绍着这是属于他的小鸟儿——他甚至做了一个鸟巢,堆满了新鲜的虫体供给杰森·托特的头盔品尝。

 

“迪克,这也是迪克吗?”

直到同班同学,外星人星火这样困惑地问道。

 

而迪克·格雷森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过了大概两个星期,哥谭高中的师生们才发现原来坐在迪克·格雷森旁边的那个红头盔是活着的。

 

因为杰森·托特正把腿和胳膊都从头盔里伸出来,他的四肢就像是面条一般灵活又怪异,过了一会才慢慢恢复成正常的模样。在群众的围观之下,然后那只胳膊又往头盔里掏了掏,把一份皱巴巴的试卷拿了出来。

 

“真棒。”

坐在他旁边的迪克·格雷森看着填满了字母的作业,高兴地变回了自己的原形,扑闪着翅膀的蓝鸟儿用力地雕琢着头盔,并在上面弄出斑斑驳驳看上去很疼的痕迹。

爪子上衔起厚厚的一沓空白卷子来。

“这是我剩下的作业。”

 

看不出表情的杰森·托特只伸出手把这只鸟儿抓了下来,将那叠试卷塞进了头盔里。

 

3

他们从那之后就开始一起活动了,尽管之前也属于“一起”,但看上去更像是迪克·格雷森单方面的恋物癖一般。

现在他们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比较属于传统的热恋,一起考最差的分数,交全是字母的答案,甚至吃一样的虫类。

 

当然事实绝非如此。

迪克·格雷森筹谋已久的计划终于找到了可趁之机,他将之称为“夜翼计划”,并且属意杰森·托特为这个计划的最佳人选。

 

简单来说——他认定这个家伙是他的小跟班了。

 

“我说过了,我不是鸟。”

对方从头盔里哼出气来。

“你这只蠢笨的迪基鸟。”

 

这对于迪克·格雷森来说是一种无法容忍的抨击。

“我可是一只会说十六国鸟语的罗宾鸟。”

 

“你的意思是,唧唧,唧唧唧,唧唧唧唧那种吗?”

 

“没错。”

对方拍了拍桌子,欣赏地赞美道,“看来果然你是只聪慧的小翅膀。”

 

“……我说了我不是鸟。”

杰森·托特已经考虑放弃陈述自己的意见了,但这回对方终于开始转变态度。

 

“不过或许我该想想你的话了。”

迪克·格雷森陷入了沉思,他伸手摸了摸对方光滑镜面般的头盔,鲜艳的红色真的令他感到兴奋,他一下子想到了别的地方。

“难道你是跳蛋?”

那些年偷偷上网的经历给了他不少特别的参考,他的表情渐渐凝重了起来。

“那你太胖了,没有人会需要这样笨重的跳蛋。”

 

“……”

坐在他对面的青年将胳膊抬了起来,双手扶着头盔将之摘了下来,露出一头漂亮的黑发,俊秀的面容微微带着怒气。

 

迪克·格雷森兴奋极了,过于意外或者猝不及防的情况让他有些语无伦次。

“哇哦……你的头盔居然能脱掉。”

 

“那是因为我想吻你了。”

长着一张少女漫画脸的青年认真说道,然后他就低下头来亲了亲迪克·格雷森的脸庞。

 

4

…… 

迪克·格雷森对于自己这种遐想十分满意,他舔着嘴角流出的口水,被对方伸出的手扭了扭脸庞才从回过神来。

 

事实上杰森·托特只是脱掉头盔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这样的局面有点尴尬,尽管遐想还没有发生到更进一步或者将跳蛋由对方手中藏到自己体内的程度,但还是让迪克·格雷森感到了良心上的谴责。

 

他可是一只正直的鸟儿,正直的鸟儿应当被奖励得到另一只可爱的鸟儿。

而杰森·托特就是那只可爱的鸟儿。

 

青年无法揣测眼前的家伙的思路,因为看着对方的表情,他已经料想到对方又在将自己视作一只嗷嗷待哺的幼鸟了。

 

从窗户外面飞进来的超人打断了他们原本可以进一步交流的这次机会,身上还带着碎玻璃和饭点上的酱汁,伟大的克拉克严肃向在场所有人宣布道:

“停下一切,跟着蝙蝠侠去医务室检查你们的情况。”

 

靠在门边上的老蝙蝠显然聪明的多,他一看就是从正常大门走上来的。

 

事情听上去好像扑朔迷离得很,据说是火星人发现了小丑出没在食堂里,然而当医务室排起了长队,当七成结果都安然无恙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不对劲的情况。

 

作为医师的绿灯颜色都变红了,呼唤着他伟大的朋友蝙蝠侠。

“恭喜你布鲁斯!当爸爸了!”

 

从人群中走出了一只小蝙蝠。

 

5

虽然毛有些不齐,样子也比老蝙蝠活泼得多,但迪克·格雷森不得不承认,他们简直就像一台印刷机里出来一样的2D模型。

 

而杰森·托特还是第一次发自真心赞同对方的观点。

 

老蝙蝠冷着脸很快拎着小家伙的皮毛飞走了。

 

“真是件有趣的事情。”

迪克·格雷森回过神来,看向正在朝他说话的鸟儿。

 

那是只小红鸟,长得漂亮也迷人,尖尖的小嘴撅得很高,笑得灿烂极了。

迪克·格雷森对他相当熟悉,但自从提姆·德雷克自愿加入了不良组织少年泰坦以后,他们来往的几率就有点低了,通常是在男洗手间里,或者男浴室里,而后者身边总是伴有一个强壮的男孩,长得就跟超人似的。

 

杰森·托特注意到那个像超人般的男孩此刻就站在他们的旁边。

 

他们都知道这个家伙——康纳·肯特。一个以六岁之龄读到高中的奇才,当然这是小红鸟动用了他那两只灵活的爪子才改掉了不少资料与档案才带上了这个家伙。

 

迪克·格雷森兴奋地扑腾着自己的翅膀向他们再一次介绍自己的小翅膀时,青年选择默默地带上了头盔。

 

他们睡在一个房间里,杰森·托特一般就缩在头盔里。

他拒绝了对方提供的那些鸟巢,而迪克·格雷森则自己拥有一个漂亮的小鸟屋,管家阿尔弗雷德企鹅偶尔会从南极带一些美味的鱼饼放在他的小屋子边上,那里有保温制冷的空间,既可以吃东西又可以清爽地安眠。

 

不过迪克·格雷森大多数时间实际上仍然是盖着被子躺在床上的。

 

放学后他们一同结伴离开学校,小红鸟叼着男孩的T恤领头带他飞着,迪克·格雷森觉得很有意思,但当他尝试那样做的时候,柔软的羽毛落了一地。

 

杰森·托特重得就像是水泥做得一样,放进头盔的时候从未感受到过。

“你真是太胖了。”

他啄着对方的肱二头肌生气地说道。

 

6

回到家中,不出意外地老蝙蝠正在审视着小蝙蝠,杰森·托特踏进房间的半只脚缩了回去,然后将身体收进了红头盔里。

他可不想参合到这种奇怪的伦理案件里。

 

在这种情况下,迪克·格雷森就会抱起它回到房间休息,但现在却没有发生。

 

倒挂在墙壁上的小红鸟和超级男孩躲在门后的墙角里,迪克·格雷森将头盔挂在了那些针织的围巾边上,让自己也缩了进去。

 

这场偷听毫无疑问地失败了。

 

他们被罚了六个月的伙食,青年伸出手臂抓着那死掉的虫子慢慢地吃着,迪克·格雷森转过头来,眼神中透着同情的温柔,最后转回豁达与爽朗。

“你看,你果然是只鸟儿。”

 

杰森·托特这一次选择用嘴巴堵住对方的想法。

 

“唔……这条味道还不错。”

再一次退为小鸟模样的迪克·格雷森温柔地嘀咕着道。

 

FIN


评论(2)
热度(38)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