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CP:jaydick

-在榭寄生下接吻

圣诞快乐!在前夜先送上了~ @Cheesecake 


青年的背肌厚实,匀称,及到腰部的线条一律透着清晰的力量感,他双手抬起仿佛试图在揉弄那经冲洗而发红的耳廓,汗水从他的脖颈边缘的湿发间抖抖索索地落下来,背线的肌肉惯性地收缩着几下,随后汗珠便下滑得没影了。

 

杰森·托特出了浴室的门就发现迪克·格雷森仍然在弄之前那些圣诞的装饰物。

 

男人把整个客厅弄成了红色与巧克力色的大面积混合,那棵搬进来的圣诞树正挡住了青年新买回来的跑步机,而那些包装好的和没包装好的礼物都堆在上面,有几根粉色的丝带甚至掉在了地上还没有拾起。

 

看来在这个圣诞节结束之前,他是没有机会试试这个新玩具了。

青年拿着浴巾揉擦着头发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变化,那根放在衣架子上的浅绿色枝条最终吸引走了他的眼光。

 

男人真的把这里弄得像一个家一样,令他这个主人公完全看不出来是自己绝处逢生时才需要的那间简陋安全屋。

 

“感觉怎么样?”迪克·格雷森将烤炉里的火鸡取了出来放在桌子上,是的,他还买了一个烤炉将之登堂入室地搬了进来,杰森·托特甚至觉得对方接下来就会考虑在这里多装一个泳池或者台球室来以供身心健康及娱乐。

 

“我并不喜欢那么红的颜色。”但此刻,青年口是心非道,这种过于热闹的氛围只是令他有点不适应罢了。

 

抓了一把放在桌上的糖果,杰森·托特躺在沙发上剥着糖纸,不时地将糖抛起丢入嘴中。

 

男人盯了他一会,伸出手来摸了摸他那一头红得发亮的湿发。

“不喜欢红色?”

 

当然那不是真的。

青年拆开手上剩下的最后一颗糖,贴上对方的面庞用嘴唇缓慢地渡给了对方。

 

去年的圣诞节,他们在韦恩大宅度过。

 

穿成圣诞老人的超级小子康纳·肯特跟着活泼的小红鸟前来作客,他们在室外堆着雪人,然后不知道说笑着什么打起了雪仗,前者被后者压进了雪里埋出了一个深深的坑。而布鲁斯·韦恩则花了许多时间在书房里训斥着禁止达米安再像上上一年那样在室内随意点燃爆炸——阿尔弗雷德因此差点去做一个有些风险的心脏手术。

 

那时候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站在客厅的窗边,迪克·格雷森把手上还温热着的咖啡递给他的时候,他拿起来喝了口,然后就是如同现在这般的一个吻。

他们从各自的城市赶回来,没有别的原因与理由,只不过为了一起度过这个合适团聚的节日。

 

硬糖的滋味渐渐融化在唇齿间,苹果甜的香气散发在有些热的呼吸里,他的舌尖舔过糖的顶端,然后就扫进对方的口腔里去捣乱,迪克·格雷森低低地闷咳了一声,然而贴合的嘴唇却没有因此分开。

 

他们倒在沙发上这样缠合了许久,直到迪克·格雷森终于记起来他自己所要做的事情。

“我的火鸡。”

 

那盘火鸡无辜地躺在桌子上,动也不动地留给他一个屁股的背影。

 

“等一下就可以尝尝我的作品了。”

迪克·格雷森推开青年搭在他身上的手臂,他问斯蒂芬妮要了一个酱汁的配方,在火鸡拿出来的时候涮上,等第二次烤熟后就会有更加浓厚纯正的滋味。

 

他站起身来,往衣架上去拿围兜,青年拽住了他的胳膊。

“等下。”

 

杰森·托特再一次看了看那衣架上的枝条,发着芽结着小果子的那几根已经微微压起下垂着了。

老人和天真的人总说在圣诞夜里与榭寄生下接吻会有什么好运发生,但那不是他的信仰,也不可能成为他的信仰。

 

握住脖背上的浴巾,青年伸手用它去套住迪克·格雷森的脖子,这条浴巾的长度相当有限,两个人因此被迫着在一旁的衣架下再一次凑近了。

他低下头,咬住了对方的嘴唇。

“还有一次。”

 

——可是圣诞节总有一些奇妙的事情会发生。

 

FIN


评论(10)
热度(31)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