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 枪伤 一个片段

像是为了缓解内心的压力或如何,他一进门就脱掉了那件棕色外套,身上只剩下那件老头衫一般的羊毛内衣,头盔紧接着摔在沉进脏颜色的地板上,青年的手紧紧地握住对方的臂膀,使劲地将男人的身体拖上一旁的沙发。


杰森·托特的手指在颤抖,他食指与中指间的缝隙里那些暗红的鲜血大多都已凝成了固态,只有一些擦到了男人的紧身服上。幸而那紧身服是黑色的,看不见什么其他的颜色——自然也瞧不清从里面缓缓流下的更多浓墨重彩。

 

清洁完毕的剪刀毫不留情地剪开那顺滑服帖的衣服,消毒后红肿着的伤口已准备就绪,青年专心致志地盯着那处地方,他手上的镊子在对方那块血肉模糊上猛地嵌入,迪克·格雷森几乎能感受冰冷而干净的金属材质在自己的身体里企图挖取那个会要了他命的子弹,一点点地向上提拉着,像是捣鼓着肉糜一般的糟糕质感,实则却是在努力避开着血管动脉等重要部位。


他的痛感已经麻木了,冷汗却还在不由自主地往下流。


再一次地清洁,足够的纱布与抗生素使得这次看起来流血量有些糟糕的情况转危为安起来,迪克·格雷森仰躺在沙发上不去动那只胳膊,他的脸因失血还有些苍白着,青年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将那装着血水的盆子放回洗手间里。


但不知为何,后者突然又放了下来。

他弯下身来,那只还沾着不清不楚鲜血的手贴近了迪克·格雷森的脸庞。


或许一个放松的吻会是最好的解答,迪克·格雷森已经微微仰起头来打算抚慰对方,然而青年伸手捏牢了他垂在脸庞的湿发。

他摸了一摸,只是那么轻轻地,不留痕迹地触碰了一下。


就好像除此以外别无所求一样。




评论(4)
热度(40)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