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牢狱之灾 (完)

监狱AU,犯人杰森X理查德警官。

 @c⌒っ.ω.)天然组的攻略  

圣诞快乐 礼物之一~ 知道这样太坑了 所以写了个安全屋的肉作为番外补充(虽然是没什么补充的意义 回头发


5

把一座监狱变作另一座监狱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当欲望不再掩盖变得赤裸裸,那些嘴脸狰狞得就像是个怪物,杰森•托特很难回忆起他们原本是什么模样的。

 

手铐和脚镣晃荡着撞击着在地上发出轰砸的声音,他身旁穿着囚服的男人瞪了他一眼,似乎在抱怨他故意施加出的杂音。而青年的表情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们两个互相都隐瞒了彼此,虽然并非有意。

 

但总体而言,迪克•格雷森对于自己从看守人沦为阶下囚的转变表现出十分豁达高尚的适应性,这尤其体现在他已经是将第四个上前不礼貌的家伙的牙齿给撞下来了,对此杰森•托特只有看戏的份。

 

他们往那条过道走过去,经过的犯人不计其数,过去男人身为警员需要墨守成规的地方太多,现在他们几乎要在监狱里组队出道了。而奇怪的是法庭的人并没有来找他们的事,杰森•托特猜想那可能是外面的情况比较紧张,顾及不到这一边了。

迪克•格雷森则更多在担心蝙蝠侠身边的情况,尽管在后者身边其他伙伴,但法庭的行动力绝不会低于任何一个过往他们所遇见的强敌,稍有差池就会如他们一般陷入对方铺陈的泥沼之中。

 

现在的牢房已经被打乱了,休息的犯人们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就随意入睡,每天夜里哀嚎吃痛的犯人不在少数,甚至是那种古怪的呻吟,人性解放的可怕之处从不在于黑暗的一面,而在于失控到走向毁灭的那种程度。

 

但这对于青年来说是种非常美妙的体验,他们共用一个牢房,在夜里靠在同一面墙壁上说话,接吻,对方的手虽然只仅限于摸到他的腰部,但那也不阻碍他勃起得有多快。

他们轮夜,精神保持得尚且可以,水和面包供应得有些少,那些看守们像是有惊人的体力,不眠不食,像座雕塑般牢不可破地站在原先狱警的位置上,显得分外诡异。

 

杰森·托特穿着条纹衫盘腿坐在大厅的空地上,他从旁边的那个大个子身边抢来了一副半旧的扑克牌,这些行为已经证实在不会触怒那些看守又有一些自由的范围里。

“说说这几年你是怎么过的。”

手上灵活地洗着牌,他头也没抬地说道。

 

在摸清楚具体的消息前,能做的就是享受监狱生活。

 

“替布鲁斯做了一些工作后,戈登提供给我了一些警察署工作的消息。”

替布鲁斯•韦恩做什么,尽管迪克•格雷森在这里略去了详细的说法,杰森•托特依然非常明白,那是他们都做过的事。

一个以“罗宾”为代称的助理,负责在夜里和蝙蝠侠清理哥谭市那些不良于行的家伙们。

 

迪克•格雷森仿佛真陷入了回忆里,“那巡警的工作很不错,但后来我被调换到了阿克汉姆。”他的表情一下子失落了下来,微微地耸了耸肩膀。

“糟糕得要命,不过也有所收获。”

 

“所以首富爹地也没能帮你换到一份作息良好的工作?”

杰森•托特眼前浮现出那个微笑着上扬的血色嘴角,他手中的纸牌掉出几张落在地上,慢慢地又拾了起来。

“难怪没有再听说你的消息,伟大的夜翼都不再出没于夜里了。”

 

“可怜的小翅膀。”迪克•格雷森发笑,声音一点点地压低,“那你呢?跑去了那里?”

 

“我捡了一年多的垃圾。”他看着对方的眼神,看向一旁。“没错,在德克萨斯,直到我解决掉了那个的小头目,他们的军火生意被我接管了一阵。”

那些负气流浪着,漂浮在外的日夜里,每每靠在仓库门后挨吃着干面包,野猫低叫着逃窜过垃圾桶打翻那些被扎紧的塑料袋,慢慢传过来的那阵恶臭和汽车尾气的那股味道都令杰森•托特感到恶心,而他抬起头看见的夜空,在那之下也没有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知道迪克•格雷森在找他,且会一直地找他,就如所立下的“夜翼永远不会放弃朋友与伙伴”那般。

但他不能回去,因为他也必须找到自己的路。

 

他的扑克牌已经理好了,一点一点地铺平在地上。

“然后你都知道了,回来接到了那个破工作,撒手不干没几天又进了这鬼地方。”

 

“哈。”迪克•格雷森轻轻笑了一下,既没有责怪,就像是单纯听一桩普通的经历,“神奇的工作体验,其他呢?”

 

“……没有了,都没有。”

杰森•托特沉默了一下,他很明白对方在问什么。

“你呢?”

在重逢之后他从未去思考过这些,或许正是因为最残忍的时间总是会让人错过许多,即使从来没有带有后悔之心,却也无法轻易地释怀。

 

“唔,并不多。”

男人带着尴尬的笑容抹了抹鼻子,这种表现意味着什么青年非常清楚。和他人交往并不是他该干涉的事情,而且三年来说对于一个人确实也是极为漫长的时光。他想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侧过头看了几眼其他的地方,然后翻看了下手中的纸牌,最后还是把手臂架到对方的肩膀上。

 

那些一切找到所能说服自己的理由都无济于事。

“能说说你是怎么伪装得那么巧妙的吗?——理查德警官。”

被压下的怒火一旦涌上往往只会更加汹涌,尽管知道这种空穴来风的挑衅并不合时宜,但青年仍然选择眯起眼睛凑近着挖苦道。

 

“在于对象太蠢,而非我太聪明。”

迪克•格雷森谦逊有礼地答道,而他所指的“对象”向他回以着注视,脸上那不爽的表情变得更加严重了。

 

五分钟后,这副已经摊平在地上的纸牌被他们两个人互相砸到了对方的头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吹着口哨的亦不在少数,男人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而青年的状态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耳朵已经被对方扯红了。

 

“你就是只愚蠢的小翅膀。”迪克•格雷森用着带脚链的双腿压住对方的下半身,一边警惕着周围的动静,低下头恶狠狠道,“那些都是为你好。”

 

青年拉着对方锁住的两只手猛然撞上对方的额头,后者上半身晃了一晃,他立刻翻身将之压在了地上。

“那你得让我知道你的消息,我们得平等一点,迪基鸟。”

 

“那你呢?红头罩。”

迪克•格雷森冷冷道。

 

这笔糊涂账永远算不清。

或许他们都继承了蝙蝠侠的控制欲,撕咬着抓住对方的肩膀才是最大的追求。

 

“如果你们不想要这副牌,格兰迪想要拿走。”

有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巨大的身体弯下腰从他们的身边把纸牌捡了起来。

“这……是什么?”

 

那是杰森•托特刚刚用铅笔涂在上面的接应号,青年怔愣了一下很快起身,他一旁的男人按住了他的胳膊。

“你想出去吗?”

迪克•格雷森问道,他们需要传达信息出去,中间人是不可缺少的。

 

对方的答案相当诚实。

“格兰迪不想待在这里。”

 

所罗门的智慧让事情再次回到原点,监狱的布置本身是无法变更的,只有人手的安排变得更加复杂,猫头鹰法庭或许在单独的审判上有着独到的处理手段,但他们并不善于管理群体犯人。

 

三十个,最多不会多于四十五人,有一半持枪,剩下的那些站在外围手上配有奇怪的武器。

骗倒第一个利爪不是简单的事,但当大厅里出现了这么一具硕大的犯人尸体,是没有办法不上前仔细端查的。

 

手铐早就被解开了,只是等候最佳的时机才做而已。迪克·格雷森勒住对方的脖子,青年拽拉住对方的枪杆压住背部猛地来了一下。

他们就这样搞定了第一个。


这是个很冒险的举动,接下来的注意力无可避免地集中到了这里,但是格兰迪的身体挡住了火力,他惊人的体质不受这些威胁,青年一边拿起枪对准那里过来的看守,一边思考着对方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没能逃出这里。

 

“干得不错。”

这家伙的同伙已经上来了,迪克·格雷森找到了双棍,他用力击打住对方的颈背,力道强行下压了身体,这个可怜的家伙立刻被干脆利落地踢到了角落里。


而身后而来的人就像是以为能够偷袭成功般冲上来,然后迪克•格雷森带着短棍肘击了他的腹部。

“提姆果然已经在外面了,大门会在十五分钟左右打开。”

迪克•格雷森调整着从第一个人身上取来的收发消息的仪器,确认道,“记住他的代称是红罗宾。”

 

从第一个人被他们解决开始,整个大厅就已经乱了套,牢房的门已经开始关闭了,但有一半的犯人还流窜在外面,迪克格雷森看了一眼这狼藉的场面,弯下身将那两个带枪杀手身上的防弹背心给拆了下来。

 

“事实上你应该已经见过他了,在超市里你的枪没有走火变成杀人案件的缘故就是因为提姆在上面动了手脚。”

 

“我可不记得这种小事,搞定得差不多了。”

双手持着枪的青年向他走了回来,杰森·托特几乎杀出了一条血路,躺在地上的七八个人被他打中了腿部,然后爽快地敲晕了过去。

 

迪克·格雷森怔了一下,将背心递了过去。

“……我记得我们说的是先传送消息。”

 

“顺便就先出去好了。”

青年吹掉一口枪上残留的硝烟,伸出手臂摆出一副厚颜无耻的模样示意着迪克·格雷森替他穿上。

 

“那家伙就是红罗宾?”他们走向外边,趴在城墙上的红色披风露出了半个角来,那些犯人们暂时已经不用管了,青年似乎回忆起来一点点的印象。

“隐藏得真不赖,但——”

他的手按在对方的脖子上。

“你到底藏了多少的秘密?”

 

迪克·格雷森握着短棍往他肩膀后那个靠近的敌人来了那么一下,看着对方倒地后抬起头来。

“等我们回家再慢慢告诉你。”


FIN

评论(3)
热度(28)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