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牢狱之灾 (二)

监狱AU设定,囚犯杰森X理查德警官。

 @c⌒っ.ω.)天然组的攻略 

我纠结了一下,要每次艾特你吗?主要会不会觉得太烦了OJZ

他在大雨滂沱的周末夜晚终于给那个人打了电话,身上的囚服薄得像是偷工减料做出来的一样,青年喘着气,那玻璃上很快透出了一层雾面,等候已久的电话在这个时候终于接通了。

 

布鲁斯·韦恩在半个小时后赶到了这所位于哥谭市中心的监狱。

他没有带律师,更不打算提前保释对方出来,而杰森·托特对此也没有任何的意愿,后者只是想问清楚过去的那一些事情。

 

他眼前的布鲁斯·韦恩一点没有老去——起码从外貌而言,依然英俊,和正值当年的那个蝙蝠侠没有任何的区别。他掌控着的韦恩集团仍然保持着最大最宏伟的规模,人力财力不计其数,尽管这被那些经济学家们批评有垄断市场的嫌疑,但它无疑已经化身成为这个经济市场的隐形支柱之一。

 

在很久以前对于杰森·托特来说,这位养父的成就也是值得称道的。

 

“我们需要谈谈。”

他将胳膊压在桌子上,向玻璃那面的对方如此说道,对方的回答保持着一如既往地本色与嘲讽感。

“在很久之前我就和你这样说过,杰森。”

 

他们谈话的结果无从得知,人们在第二天上的新闻只得知了杰森·托特在对方走后半小时终于站起身来——砸掉了那半扇玻璃。

这导致整个地带都鸣响一片,而在事情发生的当下这刻,迪克·格雷森却没空去管青年的情绪,因为更令人担心的是那片碎掉的玻璃。

 

——它本来该是钢化混合材质的防弹玻璃,此刻却轰然被青年用手砸开了。要知道在这里关的不只是那些留守三个月就可以擦擦屁股离开的无知小家伙,还有那种上百年甚至联邦政府倒闭了都还得在这里坐牢的恶徒。

如果他们听见这些动静是不会像傻瓜一样继续安然度过监狱余生的。

 

这里配备的警卫武力很充足,然而迪克·格雷森却对此不抱以任何乐观的态度,武力镇压势必会激起强烈的后遗症,而他更不想和身边这个蠢货一样再惊扰到蝙蝠侠了,独自解决这种棘手的情况必须冒着很大的风险去警告那些家伙们,他得做好足够的准备。

 

余光中青年已经打晕了进来前来传达情况的警员,弯下身摸住对方的腰边,不出意外地又是常规式的伯莱塔,他拿在手上比了一比。

“你们就用这种东西。”

 

“起码它可以象征警方会提供安全。”

迪克·格雷森对于对方这种袭警行为此刻表现出了意外的冷漠,他只是迟疑了一下,看向准备就绪样子的青年。

“最重要是能够辨别来源,判断敌我……拿好它。”

 

浑然不见前几十分钟时的暴躁和发怒,杰森·托特简单地点了点头,只是在此之上,他顺手把旁边其他的东西也一同拿走了。他们一同往最里面的监狱走去,消息传得很快,吵闹抗议的声音一波响过一波,青年一边向上方鸣枪示意着,而天花板毫无动静。

——牢不可摧才是最有力的证明。

 

那些熙攘的声音渐渐轻微了起来,最深处的那些人并没有说话,他们从一开始就保持着沉默,只是任由手底下的那批兴风作浪。

 

“别再试着自找苦头。”

迪克·格雷森停在中间的范围,扫视着周围,露出一个嘲讽的神情。

“如果你们还不算太蠢的话,就该知道最外层的隔离网做得不算太高,但那是附带电击的——除非你们能把城市电网关掉。”

 

“他说得没错。”

杰森·托特配合地接话道。

他已经戴上了那顺手从监察室取来的红头盔,握紧那把一同带来的步枪的姿势就好像是旁若无人地闲逛,又像是轻松地踩压过一群蝼蚁们。枪械散发出的硝烟味还很重,青年大步迈近着扫过那些牢房的门边与栏杆边,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仍伸头靠向外面试图凑近去抓住枪支,得到的只有自己鼻梁断裂的声音。

 

这场肆无忌惮的威慑力持续了整整三十分钟,甚至更久。

 

“你看起来才像是该被关上个几十年的那种人。”迪克·格雷森站在他旁边用轻得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道,“他们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走吧。”

 

他们拉掉门闸,往原先的路线缓慢地走了回去。

杰森·托特看了看身边的男人。

“你感觉还好吗?”

 

“你改装得很好。”那些气枪的工具摆放在那里,又是在不够亮度的夜里,迪克·格雷森很清楚对方在改装上的速度和手法有多么娴熟,做出的手脚瞒过那些处于兴奋状态的狂徒算是既冒险又天才的举动。“但这对于你造成的情况没有可比性。”

 

“不,我是说。”杰森·托特很快地说完这断掉的半句,而本该更重要的后半句却迟疑得好像不打算说出来一般,“……那些时候,我很抱歉。”

 

他说完后开始专注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男人的声音在他们一同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终于姗姗来迟地降临了。

 

“没关系。”

 

房间里灯火通明,迪克·格雷森将卷宗摔在桌子上,面带着微笑轻松地向他继续说道,“你只需要再在这里多带上三个月,以你袭警和破坏设施的程度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

 

“噢,那挺好的。”青年懒散地说着话,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这是已经扣掉了我帮助你们解决监狱问题的部分了吗?”

 

“当然。”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杰森·托特索性对着另一旁永远记不住名字和相貌的警官抬头道,“让他送我回去。”

 

“他”指的当然是迪克·格雷森。

 

年轻而初来乍到的警官瞪视着杰森·托特,而青年已经忘记了这正是他几个小时前所打晕的那位,但迪克·格雷森却相当清楚。

“辛苦了。”

他拍了拍同伴的肩膀以示安抚,又推了一把已经被检查完全身还靠在椅子上的青年。

“让我带他回去。”

 

他们两个走出房间,整个监狱已经又变回无声而安静的状态了。靠近到转角处的时候,杰森·托特抬起手看了看周围隐藏起来但在他眼里一览无余的监控器——那玩意应该没法监控到这个死角的区域。

 

他的手指弯曲着,紧绷的手背很快压出一点点的青色痕迹,但并不算很难看。

在来回捏了几下后,他用这只手将男人压到了墙壁上。

 

对方的手立刻按托住了他的后脑勺,他们张开嘴互相吮吸着对方的舌尖,口腔溢满着彼此的气息,就好像是一直以来做过的事情般自然而然。


TBC

评论(1)
热度(31)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