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借宿。

写得很夸张,我觉得它相当OOC。

总之是假设了“当两个人去尝试一段恋情的时候,有些多余的情绪会出现在原本不会这样的人身上”这样的故事。


他只是借宿到这里,今夜的哥谭仍然在下雨,杰森·托特听见对方在关门,还顺手打开了客厅的灯,他跟着对方坐在了沙发上,两个人无意间地对望了一眼,他看见男人带着有点想要说话的神情,但是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我去做饭。”

青年站起身来这样说,这类似于交换补偿,对方只要坐着等开饭就够了。


其实借宿到罗伊那里也没关系,甚至科丽还会很欢迎,但是搅浑了他们的约会杰森·托特觉得没有必要。

 

他把对方扔过来的围兜牢牢地接住了,打开了厨房的那些设备。

 

天知道他们曾经也是一对看上去很顺眼的情侣,每天做着无聊的事情也乐在其中,但现在这只是借宿,基于朋友,伙伴之间的帮助。

分手对于青年其实来说也没多大不了的,他们甚至没有向彼此说过“我爱你”,因为这似乎是恋人间最常做的一件事了,但他们却没有。

——当然他也没有向别人说过。

 

他们一起吃完了晚饭,男人回书房看东西去了,他拿着放在角落的健身器材做着饭后的锻炼。

 

是的,他从来没有对男人说过“我爱你”,但似乎在所有人之间,只有迪克·格雷森是让他有过这样冲动的人。但他意识到自己无法说出口,尤其是在一段关系还没有准备好承载这样负重的时候,它会被压垮的。


必须做到克制,才能使它完好无损地走下去。

有个声音一直在这样告诉他,在他的脑海中。

 

健身器材旁边放着一份报纸,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是他们去大都市留下的特产,起码迪克·格雷森是这样说的,他当时很不高兴对方总是带着有些仰慕的语气去称赞超人,但在他们一起和超人解决完突发的意外后,那种情绪荡然无存了。

 

有些人值得被欣赏,这点毫无疑问。

迪克·格雷森自然也包括在其中。

 

男人在书房打好了睡铺,而杰森·托特也并不想睡到那张床上,他选择了躺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张柔软舒适曾被两个人都称赞过的双人床,现在谁也不想要它了,关灯后的房间空虚得难以捉摸,他看向一片暗影下的天花板,一切都空落落的,不叫他失望,但也没有任何值得喜悦的滋味。

书房也已经熄灯了,这一夜好像就这样要过去,他又梦见了过去的事。

 

那是他们感情刚刚出现问题的时候,他坐在警察局对面的茶餐厅,翻看着报纸,那是一起无关紧要的小案件,他却因此在位置上多等了三个小时。

但并不是因此而不高兴,他揽住赶回来的男人的肩膀,和对方一起愉快地回家了。


大概没有人能够明白这一件事情的意义,事实上也不妨说正是这一件事决定了他们的关系。

 

杰森·托特在后来才渐渐意识到这一点,他可以抓住它,也可以扔掉它,但他永远无法主宰对方的悲喜,即使你们处于一段最亲近的关系中。


青年因此而觉得无力,又觉得懊悔,他躲进洗手间借口抽烟却又在云雾缭绕里陷入了从未有的迷茫,最后这一段关系如同预言般走向了告终。

 

他醒来的时候甚至不确定是几点,意识还没有清醒过来,而下一刻他觉得自己不必那么快清醒过来。

迪克·格雷森压在他的身上,黑暗中他并不看清对方所有的一举一动,但对方的眼神却清晰得像在说“你真的这样觉得吗”


他就那样凝视着男人的眼睛,那双湖水蓝的眼睛里甚至倒映出他的样子来,还有那个怔愣的表情。 

 

也许并非如此。

杰森·托特想。

评论(5)
热度(39)
  1. 五倍根号四Richmon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