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三部曲

kuso向,恋爱脑,就这样。~

 

将锻炼器材放下,接住一旁红头发青年扔过来的矿泉水,青年拧开盖子灌了一口,无视着漏到胸口的液体弄湿着自己身上的背心,这才跑下楼打开了正在发出铃响的大门。

 

站在门口穿着黑色卫衣的男人做了一个跑步的手势,歪头看了看他。

“一起锻炼吗?杰森。”

 

杰森·托特把矿泉水放在门内的边角跟着对方出门了。

 

来公园什么样的人都有。

他和迪克·格雷森并排地绕着圈子慢跑着,那中央的许愿池到了定点开始喷水了,惹来一群坐在旁边玩耍的小孩欢呼雀跃的声音。

他们一共跑了六圈,直到喷水池又恢复平静,天色也黯淡下去才停了下来。

 

站在供给路人们休憩的草丛地上,迪克·格雷森舒展着肩膀,一只手搭上对方的肩膀。

“早饭吃了什么?”

 

“三明治,夹了培根和芝士。”杰森·托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那排树丛道,“还有一杯黑咖啡,半勺糖。”

 

“谢天谢地你没有再吃那干巴巴的法式长棍。”站在他身旁的迪克格雷森露出欣慰的神情,他拍了拍弄到身上的落叶,顺手将对方肩膀上的那片捏了起来。“午饭呢?”

 

“你买的那盒麦片,三碗。”

青年生硬地说道,就像是嗓子眼被麦片堵住了一样,看来他对这份午餐的印象并不好。

 

“别吃太多,不过……”对方刻意地停顿了一下,“我还会再给你买的。”

 

他们两个站得笔直,迪克·格雷森在一次说话了。

“所以晚饭呢?”

他试图用落叶搔弄对方的耳垂,这一次似乎见效了,青年转过头来,看着他。

“……还没吃呢。”

 

被他们身体压住的大树哆哆嗦嗦地抖下不少落叶来,只是接吻却也惊心动魄,杰森·托特呼吸沉重得要命,按住对方脸庞的手还不肯放,而迪克·格雷森则抓住着他的头发,试图要把欲望以这种形式宣泄出来一样。

 

 “停一下。”

男人的声音含含糊糊地发出。

 

杰森·托特放开牙齿咬住他嘴角的那层皮,“怎么了?”

 

“有点岔气了……谢谢。”

男人深呼吸了一下,微笑道。

 

隐藏恋情是针对蝙蝠侠的计策,并不是最好的方法,但两个人好像对此都没有什么意见。他们坐回到那个已经空掉的长椅上,气氛有点沉默,迪克·格雷森试着先一步地说话,他以一种不在意的口吻说道:

“这可是我第一次向蝙蝠侠撒谎。”

 

可杰森·托特看了看他。

“但那次我们在宾馆,你在电话里也对他说了谎。”

 

 “……闭嘴。”

这种揭穿非常不合时宜,迪克·格雷森瞪视着他,神情纠结得要命,最后才强调道。

“那是包括在内的。”

 

事实上,通常来说,当人说了一个谎后,就会有无数弥补漏洞的谎言围绕在它周围,而两个合谋者无济于事,只会让中间的岔子变得更多。

 

他们很快就回去了,打包了一份快餐店的比萨,买了一袋的啤酒,这样就可以找个理由一起看个足球赛或者之类的。

 

而当迪克·格雷森拿着东西如此和来开门的罗伊说着,对方的表情很困惑,脱口而出道。

“你们不是出去约会了吗?”

 

“我明明说的是锻炼。”

杰森·托特立刻向对方挤眉弄眼道,他试图掩盖自己从未掩盖二人关系的事实。

  

“哦对……总是锻炼得浑身带汗。”

接到眼神的青年连连点了点头,然而嘴上一点也没比之前稳妥多少,甚至伸手指了指楼上。

“去洗个澡?”

 

“……当然。”

杰森·托特审视着好友捉狭的表情,然后不知哪来的勇气,他一把抓住了身旁的男人。

“他和我一起。”

 

至于迪克·格雷森的反应,那是浴室里的事了。

 

新闻正在报道女性有望单独生下婴儿的科学研究,而提姆·德雷克站在电视面前,挡住了那些科研成果的宣传,拎着手上的东西不断地说着话。

 

 “所以你到底在说什么?”

杰森·托特终于受够了眼前这家伙没完没了的朗诵,抬起头发问道。

 

青年对此晃了晃手上的文件,得意洋洋地回到着他的提问。

“蝙蝠侠提出的禁止内部结婚的实行条例,这可是第一手消息。”

 

但他显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答案,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反应冷淡到不可思议,青年或许还不理解这意味着什么,但迪克·格雷森却温柔而略带嘲笑地回答着他。

“你都不急,我们担心什么。”

 

这个不太让他的满意回答倒也令他能够再一次振奋起来。

“噢……那是因为我们已经结婚了。”

当然是和可爱的超级小子,康纳·肯特。

 

这一回整个客厅都沉默了片刻,杰森·托特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他。

“什么?难道你上次休假的时候就是为了这个?”

 

“是的,我想顺便就结了吧,反正那个家伙也很高兴。”

青年云淡风轻地说道。

 

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终于面面相觑起来。

 

在成为红头罩之后,杰森·托特从未央求过蝙蝠侠过什么,他有自己的路可以走,不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

 

而现在,布鲁斯·韦恩凝视着现在忽然跪在他面前的青年,缓缓地开口了。

“……杰森?”

他发现对方最近常常有些不对劲的表现。

 

他记忆中的上一次对方背诵莎士比亚的时候可是中学里老师打了电话后的事,然而青年这几天却频频往他的办公室寄了不少类似的信件。

 

现在那封类似于“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信件就在他的桌子上,上面还书写着“熊熊烈焰焚烧我的心,使我每夜都为它低吟”的诗句,布鲁斯·韦恩只看了一眼便再一次立刻抬起头来,凝视着眼前跪倒在地的青年。

“回答我,你欠了多少钱?”

 

“……我只是脚麻了。”

双腿跪倒在地上的青年露出一副坚决不交代事实的眼神,死撑着说道。


杰森·托特现在相当的焦虑,他应该按原来的方法来使对方屈服,但是在这之前他已经忘了自己准备排演的剧本了。

但男人才没空等待他下一步的开演,直接起身从他的身旁走了过去。

 “那我先去开会了。”


“这样可不行,杰森。”

“可我才不会向他屈服。”

 

“然而我们这周已经试过十多种方法了。”迪克·格雷森委婉地说道,“蝙蝠侠在调查你的财政状况,我们的事情很快就会被发现。”

 

他的方法或许更合适一些,但一样毫无作用——他给蝙蝠侠买了许多爱情电影的光碟,以及那些畅销的言情小说。

而它们的结局扑朔迷离一如送出它们的人,因为管家阿尔弗雷德正纠结是听从布鲁斯老爷的话把它们扔进垃圾桶里,还是选择替迪克少爷保留下它们。

 

 

“为了该死的结婚,我不觉得这家伙可以被我们的真情所打动。”

青年不乏郁闷地说道,而他身旁的男人被他所说的“真情”一次逗乐了,揽着肩膀试图安慰道。

“那就算了——我们可以再等几年,总有人会反对这个不科学的条例。”

 

当然。

杰森·托特并不怀疑他们能一直相处到白发苍苍,甚至在战斗中死去的可能都比他们分手告终关系的几率高许多,他只是一天比一天更想见到这个人,他们共用一个浴室的感受挺棒的,一起生活的话也不会太糟糕。

“那就这样吧。”

 青年仰头靠在沙发道。


他趁着迪克·格雷森上班去的时候偷偷地换好了衣服,这一次他感觉自己一定能够说服蝙蝠侠,只要一切都不出错的话。

但从学校逃课回来的少年成了屋子里的不速之客,带来了他还没听说过的消息。

“恭喜你,他自己取消了禁令,就在上周一。”

 

“……”

杰森·托特一时间无法露出喜悦的心情,因为在上周一之后,他们尝试了那么多愚蠢的方法。

 

“大概是想再婚了?反正他也没尝试过结婚的滋味,一点也不会让我惊讶。”

少年幸灾乐祸地道,他嘲讽起自己的父亲从来都很有一套。然后当他转头看向青年的时候,他的下巴才是真的几乎要掉了下去。

“……你这家伙是穿了什么?”

 

面对着他的青年沉着脸恼怒地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

 

迪克·格雷森今年是第三次代理成为蝙蝠侠了。

维护和平仍然需要有人作为典型来威慑那些黑暗中的触类,他就是那个义不容辞的人——当布鲁斯·韦恩因为办公出差而离开哥谭的时候。

 

“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让我来顶替提姆……”

他身边的杰森·托特戴上面罩嘟囔道,打断掉他今夜出行中的思绪。

 

“很合适不是吗?”他看着对方的装扮,歪头打趣道,“相当完美的装束。”

 

自从达米安开始去读书后,那只活泼可爱的小红鸟可算是找到完美的理由去放假了,尽管他留下了足够的讯息以便于大家可以有效找到自己,但显然这也意味着他和康纳·肯特将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要留在外面享受蜜月。

 

“如果衣服能和这傻瓜车子一样崭新就好了。”

青年愤愤不平地踢了一脚新给罗宾配备的摩托车,然而感受到撞击的痛感后,他又缩着脚收了回来。

“我们的蜜月呢?总不见得好处都让那小子占尽了吧。”

他拉了拉身上的披风,掩盖着脚上的痛楚,皱眉说道。

 

已经完全进入到“蝙蝠侠”身份的男人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带着低沉的声音回答了他。

“已经有不错的开始了,不是吗?”

 

是的,不错的开始,他们已经订了婚——就在两个月前。

要知道这个世界可不像从前那么大惊小怪于两个男人的结合了,但当迪克·格雷森牵着青年的手亲自公开这份特别的恋情时,他的一众英雄伙伴们还是惊掉了下巴。

 

蝙蝠侠是最冷静的那个,因为他终于从杰森·托特的财政状况里找到了非常明确的蛛丝马迹,他发现了对方和男人联名共同买下的一套房子。

 

现在青年握住那夹着穷得只加了一个鸡蛋的三明治咬了一口,跟着男人巡逻在哥谭的夜空下。

 

他们都不再年轻了,该是时候稳定一些。初代的少年罗宾二十七岁了,而他身旁的青年也没有过去的那种冲动与急躁。他们都见识过更多的人生,也走过更多的不同的路,然而兜兜转转浮沉之间,还是回到了这里。

 

“哥谭也有许多景点,我们没必要走那么远,比如那个游泳馆。”

迪克·格雷森在巡逻中也试图安抚对方,但后者不太领情地回驳着他。

“你说的是那个高中学校里每天被无数混小子尿来尿去的小池子。”

 

“说得就好像你没有过一样,杰森。”迪克·格雷森端详着他的表情,带着面罩的脸庞居然透出得意的劲儿继续说道,“在哥谭,我们还可以去水族馆,然后吃一顿晚餐,最后再去你最喜欢的宾馆——”

 

“不,我就想去远一点的地方度假——蜜月。”

开着摩托车的青年向他撇了撇嘴,不高兴的样子就像是十几岁不受老师管教的逃课少年。

 

迪克·格雷森用手按住额头无奈地笑出了声。

他才不要哄小孩子,可又忍不住觉得这实在是无聊又可爱的表现。

 

“等到他们回来,我想我该放个假了。”

他抓着对方伸过来的手臂,在咬了一口听见对方的吃痛声后回答着自己。

“一言为定。”

 

这是今年杰森·托特第一次担任蝙蝠侠。

迪克·格雷森如愿请假出去了,然而谁也没有料到蝙蝠侠会又一次暂时离开了哥谭,去火星度过他的新婚蜜月。

 

所以伟大的红头罩被作为剩下的唯一一个蝙蝠家族的成员(尽管此处应有问号,但大多数正义联盟的成员都对此保持认可,只有红头罩本人坚持以夜翼家属而认证自己的身份)

 

青年穿戴整齐这整套的蝙蝠侠套装后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失落,尽管这还是他以前所梦寐已久的玩意。

 

然而这种情绪在他看到那辆摩托车边的小短裤身影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好吧……哥谭蜜月。”

他走上前抱住男人,以一种完全提不起兴趣但却带着满足的语气说道。

“我现在觉得这还是挺不错的。”

 

FIN


评论(2)
热度(48)
  1. SkylarkRichmond 转载了此文字
  2. 五倍根号四Richmond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