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迪克·格雷森的信息素 五 ABO向

可能纯21了,写到哪算哪吧OJZ

哥谭的夜里在下雨,他们回到家的途中,青年踩过不少积成的深浅水洼,使得他那条本身看上去很脏的裤子显得更加落魄了。

这样的状态下,到家淋浴是必须做的事,迪克·格雷森已调好了热水器,他脱得只剩一条内裤踏进了浴室,而青年慢了一步,背对着男人磨磨蹭蹭地解下了裤带。

 

“替我拿块肥皂。”

“要哪种?”

“没有味道的那块。”

 

杰森·托特将肥皂递给了对方。

那也是特别定做的,前用于减轻与控制迪克·格雷森的信息素气味,使得抑制剂可以更好地生成鸟屎味。

当然在没有使用抑制剂前,它只是个块普通的,无色无味的肥皂。

 

他们面对面地淋浴,不时聊一些琐碎的话题,就譬如明天早上加一份煎蛋还是两份之类的。

“你该考虑和达米安保持距离。”

杰森·托特慢慢地说道:“他只见过你一个omega。”

 

“你是在贬低我吗?”

迪克·格雷森轻快地回答着对方,将花洒对准对方的下半身晃了一圈。“别忘了提姆之前也是。”

 

“那是假的,都是他的幻觉。”青年对此很不以为然,“那小子只把自己忽悠了进去,达米安才没有意识到他似乎是个omega或者什么之类的。”

 

“别担心了,孩子的教育还长着呢。”

男人微笑着按掉花洒的开关。


布鲁斯·韦恩的演技非常适用于乔装成不学无术的高富帅,但在养孩子方面他的耐心似乎只比对于超人的戒备提防要好上那么一点点罢了。 

在这点上Omega擅于得多,而迪克·格里森则几乎是个十项全能的家伙,他完全承包了一切对于几个罗宾们的照顾,除了哺乳上的问题。

他们买了由阿尔弗雷德介绍而来的女性omega型的放心奶粉——那玩意声明绝不添加笑气毒液与企鹅酸液。

 

“孩子的教育……就像以前对我那样?”

青年重复着这个有趣的短语,发问道。

 

迪克·格雷森伸出的手抚上青年的胸膛,赤裸着身体将湿漉漉的脚踩在对方的脚上,双手围住对方脖颈,踮起了脚尖。

 “你是不一样的。”


 隔着两个人的浴帘被拉开了,青年圈住他的腰,抱着他走了出来。

“那就让我们试点不一样的。”


在床上显而易见会有什么发生,当杰森·托特黑发上的汗水滴在男人的胸膛上,他低低的喘息后看见的是迪克·格雷森那张失神的脸庞。

青年没有试探也没有犹豫地再一次凑了上去,他低下头尝试着亲吻男人的嘴角,得到回应后右手强制地按住对方的后脑勺,深吻了进去。 


在ALPHA与OMEGA的交往中,成结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一不小心就会导致诞生达米安二世那样的存在。

感受到对方的欲望仍在持续,迪克·格雷森止住喘息,又忍不住叹气道:

“我们暂时还不能到那一步,现在的生活不合适。”

 

他们对视着,拉起了那弄翻的被子卷了进去。

 

超级英雄的生活当然也要吃饭睡觉和例行跑跑洗手间,但比起平凡人来说,还是多上一些神奇色彩的,比如流言蜚语的传播程度——你永远无法想象闪电侠们有多八卦。

 

吃完午饭后罗伊就登门造访了,他迫不及待地拍了拍正在整理账簿的青年肩膀。

“哥们,找我来是想通了吗?”


“想通什么?”

杰森·托特眯起眼睛来。

这家枪支店是绝对合法的,但是ALPHA店主年轻又危险。 

“以及我并没有打电话让你来。”

 

“哦……可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我相当有必要赶过来替你操心一下举办婚礼的流程。”红发青年不甘示弱地眨了眨眼睛,“这对于我和科丽也有帮助。”


 “呃,恭喜你们,不过举办婚礼是怎么回事?”

青年对此一头雾水。


罗伊对于对方这种态度保持了一如既往的热情,他就知道这家伙会不好意思。

“嘿,别装傻了,我该不会是正义联盟最后一个知道的吧。”

 他揽住对方的肩膀。

“迪克答应了你的求婚——不是吗?”



杰森·托特现在手上没有枪。

平时是要备上一把的,甚至多把,最好裤脚管里再塞上两把备用。


他握紧了手头的红色玫瑰花,这是依照着男人对于红色的偏向审美而买的,他出店门的时候手头零钱带得并不太多,所以只买到了这些,但看上去还算令人满意。


站在警察局捧着五十多朵玫瑰花的人,或许他是第一个。


五分钟后,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揉着鼻子从门口走了出来,喊着他的名字。

“杰森。”


“你的鼻子怎么了?”

青年注意他的鼻尖有点发红。


“没什么。”

迪克·格雷森并不想和对方描述听到他前来时那份温热的茶水是如何从自己鼻子里喷出来的,他揽着青年的臂膀,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八卦的警察署同僚们。

“你怎么来了?”


“向你求婚。”

青年的声音不算嘹亮,但后面一排围观群众们的表情显然亮了。 



照顾一个人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alpha和omgea更应该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如果他们不想冒然地发生什么关系的话。

这一系列的规定之间,性行为是被准许的,但杰森·托特却很少有机会去实践,试问身边总是有一个奶妈般的超级英雄相伴,又有几个青春期少年愿意当着对方的面去约心仪的对象。

更何况杰森·托特始终对这些都不太感兴趣。


只是有时候他与蝙蝠侠一同出任务,身为夜翼的对方不在身边,尽管一切妥当却会莫名生出空空落落的感觉。

杰森·托特为此感到很不好。


他一直不在乎对方身上那种猎奇的信息素,身为一个身体素质良好的ALPHA,他只认为这是自己有能力抵抗这样非褒义意义上的诱惑,仅此而已。


可当他一点点地意识到自身行为看法的真正含义是对于一个男人无论怎么样都充满迷恋而不是象征着自身如何的强壮与勇敢的时候,那么沦陷是不可避免的情况。

 

迪克·格雷森也同样为此焦虑过。

闻到对方身上的汗水味都开始忍不住躁动时,他不得不怀疑起自己是否拥有古怪的性癖。

 

他们的结合不是宿命般的,但很契合,没有什么比我对你感性趣的时候你也亦然来得更愉快的事了。


迪克·格雷森就这样陷入了回忆里。

他甚至想起他们第一次接吻的情形,对方还贸贸然地尝试覆盖他的信息素,结果引来了公园的野狗们。

——很滑稽也很有趣,就像现在这样,对方又一次冒失地求婚了。

而他仍然握住了对方的手,鼓励般地笑了一笑。

 

“我想这是个不错的提议。”


TBC

评论(2)
热度(37)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