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Jaydick】分手启示

随便摸的,内容有点坑,勿介意。


当迪克·格雷森匆匆拎着公文包进入咖啡馆时,穿着红色外套的青年已经坐在那里有一刻钟了。

 

“这不是你和康纳第一次分手了。”

迪克·格雷森沉思着说出这个众人皆知的事实。

“你们总是在分手。”

 

青年颔首,“你们却从来不。”

 

迪克·格雷森和杰森·托特——这对从未被评估准确的情侣,已经平安无事地度过了好几个年头,三十岁的男人对这种现状显然很满意。

“大概我们并不确定分手后还有没有勇气像你们这样又厚着脸皮复合吧。”

迪克·格雷森耸了耸肩,喝下半杯温掉的咖啡道:

“别让布鲁斯知道这件事,我想他会考虑有没有监听你们的必要。”

 

“就像你们最早同居那样?”

年轻的红罗宾很快想起了几年前那桩令他记忆深刻的事件,蝙蝠侠当时的脸色可不好看,尤其当录音泄露出了夜翼和红头罩之间谁才是在上面的那一个。

他倒是从未怀疑过两百磅的家伙会具有先天的优势。

 

坐在他对面的迪克·格雷森沉默地转头看向窗外。

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一眼就能看到那个蹲在门外面的男人,还套着显眼的超人黑色T恤,一脸沮丧的模样。他只往那里看了一眼,但接下来的事情谁都知道会怎么收场。

“康纳就在门口。”

 

——我知道。

青年的手势这样做着,嘴中说的却是另一套话。

“我不关心。”

 

迪克·格雷森挑了挑眉。

 

2

当他回到家中的时候,青年正好从厨房间出来。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他说起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

“上次说的那个秘书做事实在太糟糕了,我应该提醒她,但没能来得及。”

男人顺便收拾起了桌上的东西,将对方的杯子放在茶几上。

“午饭的时候布鲁斯建议我去楼下的餐厅,那家的牛排确实做得不错,也许你会喜欢。”

 

青年搂住了他的腰,“我现在就很喜欢。”

 

迪克·格雷森似乎想起了什么而推开对方,往阳台走了两步,指了一指,转身道:

“对了,我在楼下捡到了一窝小猫,保安说如果我们感兴趣可以去选一只收养。”

 

“你的话越来越多了,迪克。”青年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他一边伸手去搂住对方,解开后者的衬衣扣子,一边将吻蹭在那张迷人的脸庞上。

“我暂时还不想请第三者进入我们的生活。”

 

“只是和你分享一下不是吗?——以及我们周末还有一个聚餐,你知道他们的厨艺有多差,所以……”

 

“唔,别说了。”杰森·托特吻住男人的嘴唇来终结这连绵不绝的对话,而后者挣脱的反应有些激烈,但青年的直觉引导着他意识到这一切很快就能被处理好,所以他抓紧了对方的手,吻得更深了。

 

于是迪克·格雷森的一拳将他打到了地板上。

“我在说话,杰森。”

 

“……不可理喻。”

青年瞪视着对方,捂住自己被击中的那一面脸颊,不可思议道:“我只是想亲热一下。”

 

“你总是想亲热……我的大腿淤青还没消掉呢。”

迪克·格雷森撩起自己的短裤,露出大腿内侧那块被对方做爱时狗啃的部位。

 

“有什么错?”青年顺手摸了一把,又蹭了回去,舔弄着对方的脊背处黏黏糊糊道:“这才是男人。”

 

“别让我总是上班迟到。”

 

“老天,你比女人还麻烦。”

 

“所以你想要一个温柔的女朋友?”

迪克·格雷森慈眉善目地问道。

 

青年回答得很快。

 “不。”

 

3

周末早早上门的复合情侣看到的正是迪克·格雷森用毛巾擦洗着头发开门,而青年一旁像极了罚站的姿势站着的样子。

 

气氛显然很不对劲,提姆·德雷克笑眯眯着将自己的男友送上去发问了。

“发生了什么?”

 

拙劣的提问技术。

迪克·格雷森不在意地回答着这个可怜蛋的问题,“没什么,我想你们带了食材。”

 

“当然。”

他们在来之前进行了一次疯狂的采购,康纳提了提手中的塑料袋表示着丰厚的成果。

青年上前接过塑料袋,转过身来看向男人温柔道:

“杰森,做饭吧。”

 

这一顿聚餐吃得杰森·托特食之无味。

他甚至有点想念小屁孩达米安了,倘若后者没有被留在学校的话,起码现在有个人可以和他打架,而不是坐着看眼前这对白痴情侣腻歪着互相喂食。

 

而他身旁的迪克·格雷森就像是个隐形人一般,既不说话也不流露情绪。当超级男孩被迫将自己男友所有挑食的菜色都吃下去以后,他那位深表满意的男友终于开口说话了。

“迪克,上一次你说得很对。”

 

迪克·格雷森看着餐桌上差不多被清空的盘子,“什么?”

 

青年接过身旁那个傻小子递来的啤酒咕咚喝了一口。

“恋人分手和复合的原因。”

 

“哦……很高兴你能明白。”

迪克·格雷森微笑着回答道。

 

4

杰森·托特在斜眼不断偷看男人的反应,遥控器就放在桌子上,电视上的新闻节目乏善可陈,而他身旁的男人却看得津津有味。

 

明明是对方揍了他一拳,现在他却处于始终忐忑的状态里。

他翘着二郎腿,慢慢地拿起自己的马克杯来——

 

“那是我的。”

迪克·格雷森说道。

 

他们的马克杯长得差不多,实际上就是所谓的情侣杯子,有时候混淆也不奇怪。但现在被指出来,显然具有特别的意义。

 

——特别尴尬的意义。

 

杰森·托特非常想抓着自己的头发大吼大叫一番,然后把对方压到沙发干了个爽。

最好弄得男人满脸泪水,声音也沙哑起来,就连布鲁斯·韦恩派警察局局长来敲门也不会停下来的那种。

 

但青年的神情只纠结了一秒,随后迟疑得近乎唯唯诺诺道:

“哦……抱歉。”

 

迪克·格雷森举起他的马克杯喝了一口,转头看向已经落入夜色的窗帘边,露出青年看不到的微笑来。

“没关系。”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从不分手的原因。

 

FIN


评论(7)
热度(50)
  1. 春虫虫窝Richmond 转载了此文字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