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你就是在为难我坑大王

【超短】贺小姐的后半生

原著思维剧版cp粉(´⌣`ʃƪ)

子君坐进车里的时候维持着一声不吭的姿态。
这个生日会不会太过奢靡?一个约会,由贺涵发出的约会——离婚妇人应努力为生活拼搏,而不该重蹈覆辙,陷入愚蠢的爱情里。


但她天生就是个蠢人,贺涵曾无可奈何地评价过她,“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那么他呢?他知道现在他自己在做什么吗?

但她是真真切切愈发蠢了,她已不知道怎么拒绝他。 


空气里还有男士香水的余味,若在过去她不免要讥讽几句贺涵的过分精致,但此刻她却觉得这味道熟悉又安全,他和她的距离已不知不觉拉近到这种程度。 

她伸出手想去找手机,但对方先一步递给了她。

 “给平儿打个电话吧。”贺涵的声音透着点笑意。“告诉他贺叔叔今天会绑架妈妈。” 

子君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随后感到一阵甜蜜的苦涩,他完全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女人总是有一种奇妙的预感,即使蠢笨如她也感觉到了。 

就是他了。偏偏是他,不是其他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就这样落在她三十岁后的人生里,伸出不合时宜的一双手。

而她握住了。 是软弱吧,又像是身不由己。


 贺涵侧过脸去看她,子君正认真地按着手机,明明娟秀的脸已因为妆容残损而憔悴起来,他却觉得对方身上有一种孩子般的笨拙。 

他的心没法不因此牵动而变得温柔起来,即使是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电话通得很快,子君轻声向平儿道歉,细语温抚着这个她的心头肉。恰巧陈俊生也在房间里,她向对方嘱托好了平儿的事情。结束通话,她朝贺涵笑笑。

 “平儿变得越来越乖了。” 她宽慰又失落,为人父母矛盾永远甚多。刚开始的时候不是没有吃过苦的,平儿跟她住到陌生的地方,又回到父亲的家里,然后来回奔波——即使是最娇纵的孩子,也大概懂得这之间发生了多复杂的事情。


 “因此,你更该放松一点,我们要去老卓那里,我订了鱼,最新鲜的那一种,然后——想去哪就去哪。”贺涵缓缓道,他永远有一种气定神闲的样子,握住她的手吻了一下,就好像他做了千百遍似的。 

但子君已见过他最紧张的那一刻面孔,眼睛都泛红,头发乱糟糟地像个失恋逃学的少年学生,朝她不住喃喃着我爱你。 


她想起忍不住想笑。也正是那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她亦是真的爱上了他。


“悉听尊便,贺小姐。”
她回答道。

评论(3)
热度(70)

© Richmond | Powered by LOFTER